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萝莉之约

第二十六章 狗熊救美

  • 作者:风寻洛
  • 属于: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2019-06-12 08:46:48
  • 更新文字:11395字

“抄家伙!”看着霍启雄拿起了酒瓶,我们也各自拿起了武器。

大家就地取材,有拿酒瓶的,也有拿凳子的,只有我因为太过紧张,一不心拿了两串烤肉。

意识到手里的烤肉好像并没有什么用,我赶紧把两串烤肉扔一边,然后搬了只木凳子。相比他们手里拿的塑料凳子,我手中的木凳子显然更有杀伤力一点。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下一个剧情就应该是……

果然,怒不可遏的霍启雄咬着牙,提起了酒瓶子,愤怒站起来,大喊了一声:“兄弟们抄家伙!”

最引人注目的其实是霍启雄手里的半个酒瓶。他刚站起来的时候就把酒瓶砸了一半,带着玻璃刺的半个碎酒瓶在灯光下闪着寒光,威慑力明显比我们的武器都要大很多。

威慑力虽大,但杀伤力就不敢说了,看霍启雄走路那歪歪扭扭的脚步,我真怕他不心没看准,一个劲的砸自己人。

他身后的弟也都眼神不善地围着我们。

“知道我们是谁吗?”黄毛问道。

“就是就是。嫂子,我都叫你嫂子了,你今天就跟黄毛哥回家吧。以后这摊,我们帮你罩着。”一个混混起哄道。

兔低着头,不敢说话。然后他们又哈哈大笑起来。

我靠,在大马路边上吃着烧烤,结果看到美女摊主被混混调戏,最后英雄救美,见义勇为上去打一顿,这不是电影里出现的桥段吗?

霍启雄砸酒瓶的声音明显被那些混混听到了,而且我们一堆人就这么直接围过去,想不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也难啊。

注意到我们五个人围了过去,几个混混相视一眼,也纷纷围了上来。

“怎么?哥几个不服,想英雄救美?”黄毛走上来问道。

“估计他们是不认识黄毛哥,哈哈。”

“打一顿就知道了。”

他们哈哈大笑地看着我们,好像是要尽情地嘲讽我们。

“滚一边去,老子不认识傻逼。”霍启雄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破口骂道。

“真嚣张,还不知道我们黄毛哥的威力吧?”

“哈哈,毕竟只是大学生啊?”

“我最喜欢打大学生了,除了会死读书,还会干啥。哈哈哈。”

“就是,看着细皮嫩肉的,待会儿肯定不经打。”

“打一顿不就服了?你看这个摆摊子的妞,刚开始不是也不肯交保护费吗?砸了一顿摊子之后,不照样服服帖帖的。”

听了他们所说的话,我们都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们,一股怒气不由冲上心头。

霍启雄是领头人,我们都站在他后面,只等霍启雄一声令下,就冲上去打。

他们那边有六个人,我们这边五个人,人数上我们并不占优势,而且我们得分心照顾一个兔。

虽然我们手里拿着的啤酒瓶和凳子,但是这些东西摊子上都是,他们也很迅速装备上了武器。

“草泥马的,说谁呢!”霍启雄本来不是胆的人,现在喝了酒,更是什么都不怕了。他拿着半个酒瓶站在最前面,指着黄毛就开始骂。

“他么的,一群杀马特,还染一个傻逼一样的头发,难看的像屎一样!”霍启雄往地上呸了一口,然后继续骂道:“老子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有考古价值的人。”

霍启雄的意思是他们这些非主流,头发这么长,就像是山顶洞人一样。当然,估计这些混混的文化程度是听不懂了。

不过就算他们再笨,前面霍启雄所说的那些话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黄毛和其他混混被气的脸色都变了,估计已经很久没有被别人这样骂过了,以至于他们一下子都气得忘了要做什么。

然而听到霍启雄的话后,我也开始慌了。

我记得说里总是有一些人,在打架之前会说很多很多的废话,然后这帮人会被另外一帮不说废话的人打个半死,这就是传说中的“死于话多”。我想着,如果霍启雄再多说一些废话的话,很可能输的就是我们了。

毕竟霍启雄现在说的话可不是在给我们提士气,而是给对面加&buff啊。

“我艹,兄弟们,都给我上!”黄毛挥了挥手,带头冲了上来。

听了黄毛的话,我心里觉得很悲哀。人家都是二话不说冲上来打的,我们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废话呢。

看见对方已经动了,霍启雄提着酒瓶第一个就冲了上去,我们也拿着武器,紧紧跟在他后面。

在叮叮当当一堆清脆的响声中,一阵“腥风血雨”开始了。

冲得最快的是霍启雄,他看见兔被欺负,早就忍不住了,拿着酒瓶就直接往黄毛头上招呼,顿时鲜血四溅。

“砰——”黄毛应声倒地。

而我们也都被霍启雄的打法惊呆了。打假不应该是往手上脚上招呼吗?怎么直接打别人头呢,万一打死了,这可是要坐牢的啊。

估计这些混混也不是真正见过大场面的,居然都直接呆住了,愣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冲上去包围了霍启雄,为黄毛报仇。

“啊!”鲜血溅到兔脸上,她惊慌失措地喊道:“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此时我们已经是剑拔弩张,根本不可能再停下来了。也不知道是哪边先动的手,双方拿着武器,再次“哇哇”喊叫着开始混战。

一个紫色衣服的混混冲到我面前,拿起塑料椅子就向我砸过来,我险险躲过一招,拿着木头凳子就向他头上招呼。

此时我也不管打架能不能往头上砸了,反正霍启雄都已经砸了一个了,也不怕多一个。再说了,让他们进医院治疗的时候刚好可以“成双成对”,免得黄毛一个人太孤寂。

看见我的凳子往他头上招呼,混混吓了一跳,赶紧拿着手中的塑料椅子上前阻挡。“铛铛——”两个椅子在空中交汇了好多下,但始终都没有落到对面的身上。

因为木凳的重量和结实度明显大于塑料椅子,所以在几次交锋中,都是我占了优势。但是我也知道,挥动木凳所需的力气消耗明显要大于塑料椅子,也就是说,“攻势凶猛”的我,其实很快就会面临脱力的危险境地。

为了不落下风,解决的办法只有两个,一个是保存体力,和他慢慢周旋,另一个办法就是速战速决,乘着自己现在有优势,直接把他打趴下。

“去你他妈的!”我大喊一声,用力把凳子抛向他,赤手空拳地向他扑过去。

混混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我竟然直接把武器扔了过来。慢半拍的他虽然下意识地用塑料凳子挡着,但是那冲击了还是让他往后退了几步。

我冲上去一脚踢向他手里的塑料椅。

这把塑料椅本来就没有我的木头凳子结实,在对抗中也裂了好几个地方,刚才我把木凳扔过去那一下几乎让它报废了,现在我又用力踢了一脚,直接把塑料椅踢了个四分五裂。

紫衣混混看着手中拿着的两块凳脚愣了一下,刚要挥舞着拳头冲上来,就突然直直倒在了地上。

在他后面,王涛拿着手里的扫把,很装逼的扶了扶眼镜,自言自语道:“唉,跆拳道高手出场就是不一样。”

“啊?这就都打完了?”我看了看四周,好像已经没有一个混混站在我们面前。

“打完了,不过就剩我们两个了。”王涛指了指倒在地上的人。

对面六个混混不是被打倒,就是被打晕,还有两个捂着裤裆倒在地上求饶。而自己这边,也只有我和王涛还站着了。

因为我和混混的斗争刚要进入到激烈阶段,就马上被王涛结束了,所以我没有挂彩,王涛则是打了好多人之后才来支援我的,身上一堆伤。再看剩下几个人,杨不然捂着头从地上慢慢爬起来,王有基右手又不少血,霍启雄半张脸都是血,两个人现在还倒在地上。

“这……这下怎么办啊……”兔带着哭腔问我们,有些不知所措。

刚才我们的斗争不但好几个人受伤,而且摊子上的桌椅也有一部分被砸了个稀巴烂。

这条街就在湘城大学外面,平时学生或者过路人也不少的,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围观了,估计也有人报了警。

“先送医院再说。”我和王涛把杨不然扶到椅子上坐着,然后蹲下来看王有基和霍启雄的伤势。虽然都受伤了,不过还好两个人到现在还是醒着的。

相比之下,霍启雄有半张脸都是血,头上也有几块伤,应该是这次打架受伤最严重的了。而王有基的手则是受伤了,被刀子划了一道。

问过王有基伤势由来后,我这才知道对面的混混里有几个人是带了刀的。

还好提前打晕几个,而且王涛又在后面偷袭,不然的话可能就是我们被放倒在地上了。

“打10。”我对兔说道。

“啊?哦哦。”兔惊慌失措地拿起手机打给10。

“我艹,痛死我了。”霍启雄挣扎着想起来,不过他的伤的确很严重,我们让他乖乖躺好,等着救护车。

“我靠,居然用刀子!”王有基气愤地骂了一句。他的右手还在不断流血,但这里没有医用纱布,也没其他东西止血。

“痛不痛,还能坚持住吗?”我关切地问道。

“不知道啊,万一以后打不了游戏可怎么办啊,哎呀我操。”王有基首先想起的是前段时间刚下起来还没有玩过的触手游戏。

“有没有止血的东西。”我向兔问道。

“止血?没有啊……我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兔慌慌张张地说:“我去找找。”

然后她从包里翻出一包卫生巾过来,红着脸,害羞地问我们:“这个行吗?血应该不会流出去。”

“行行行,他们也算有福了。”王涛跑过去接过来,然后拆开就往王有基身上贴。

我赶紧一脚把王涛踹出去:“你他妈滚开,卫生巾是吸血的。”

随后我让王涛去黄毛身上把他的白色衬衫扒下来给王有基当纱布用。

还好有我在这里,不然绑了卫生巾的王有基真的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止住王有基身上的伤口后,我们又拿了一件白衬衫捆在霍启雄头上。他流的血不多,但因为是在头部,所以我们特别担心会有什么后遗症。

王有基很快能站起来了,只是他的左手要一只捂着右手的衣服,以保证伤口的血不流出来,王涛扶着他走了几步,试试腿上有没有严重的伤。

王有基走到混混们倒地的地上,看着一个还醒着捂着裤裆的混混,狠狠地踢了一脚:“让你们在这里闹事!”

王涛想了想,也跟着踢了几脚:“虽然我想不出什么话骂你,但是踢人一定要说话才行。”

捂着裤裆的混混都快哭了,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是你不能这样侮辱我啊。你说几句狠话再踢我,你也有面子,我也有骨气是不是。

“大哥,我们错了,你饶了我们吧。”倒在另外一边的一个混混挣扎着爬起来哀求:“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打搅了大哥们的嫂子,我们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来这边了,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混混求饶道。

“大哥们的嫂子是什么意思?”王有基受了伤,心情很不好,一脚踹了过去。

“大哥,都是误会啊。放过我们吧。你看我们头儿现在被打晕在地上,还生死未知呢。要是有个不好的……你们被警察抓到了也是要坐牢的。”混混看着赤裸着上身的黄毛说道。黄毛的白衬衣已经被王有基拿去缠在手上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放了他?”王有基问道。

“对对对。”混混像鸡啄米一样一直点头。黄毛昏迷不醒倒在地上,如果要放他走,肯定还要有几个人抬着他走,到时候再再说几句好话,估计自己就能以抬黄毛的名义开溜了。

“行啊,那就他能走的话,就让他自己走吧。”王有基说道。

“是是是。那我是不是……”混混问道。

“你留着录口供,警察已经来了。”

“这……”混混傻了眼:“咱们不能和平解决吗?”

“没打起来之前你他妈怎么不说这句话呢?”王有基一脚把他踹倒在地。

这些坏人真奇怪,没打架之前要和你讲拳头,打架输了之后却要和你讲道理。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警察很快来了,救护车也紧跟其后,我们把霍启雄抬了上去,然后杨不然和王有基也上了救护车。王涛是皮外伤,基本不影响活动,便打算去医院照顾他们,不过兔说这件事是因为她而引起的,所以坚持要去医院陪他们。

这就造成了一个新问题。因为刚才的打架事件,围观的人已经围了个两三层,再加上打斗现场一片混乱,今天是不可能恢复营业了,满地都会血的,谁能这么有兴致坐着吃烧烤。所以最后,我和王涛两个人决定留下来收拾摊子,清理痕迹。

而受重伤的只有霍启雄,相信有王有基和杨不然在那里,再加上一个兔,还是照顾的过来的。

警察说晚点回来医院找我们录口供,然后记录了一下现场,抬着倒在地上的混混上了警车。救护车只来了两辆,所以警察叔叔也必须辛苦下,帮忙运送伤员。

“我去拿包。”救护车就要出发时,兔发现自己没有拿包,然后跑下去拿。

我们几个看着霍启雄,安慰了他几句:“你看,兔都跟着你,要和你一起去医院呢。”

霍启雄沾着灰尘和血的难看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你他妈在寝室里不是说不喜欢兔,只是单纯得过来照顾她生意的吗?”杨不然骂道:“你他妈的冲这么快,直接提着酒瓶冲上去就砸,你知道我们当时有多担心吗?”

的确,当时霍启雄的样子就像和黄毛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估计别人老婆被骑了都没有恼火到这个程度。

“你们那时没看狗熊的眼神,简直像打了鸡血似的。”

“就是,还说不喜欢她,你都打得满身是血了。”

“伤疤是男人最好的勋章嘛。”霍启雄自豪的说道。

“他妈的哪有人一次性发这么多勋章的。”

“不喜欢兔你拉着我们这样去拼命?下次你再说不喜欢她,我先跟你拼命!”王有基还想说什么,我把他拉到旁边。

兔从后面上了车,我们都主动给她让出通道,让她走进去。

不能动弹只能望着天空的霍启雄喃喃道:“是啊,我是不喜欢兔,但是,我爱她呀。你们不知道,我从第一次见到……”

刚好走到霍启雄面前的兔羞涩得满脸通红,只好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听到王有基焦急的喊声,我们都赶紧回过头去看向烤炉那边。

刚才来的几个客人,啊呸,是六七个混混,他们围在烤炉周围,还有一个带头的,头发是黄色的,和兔靠得特别近。那阵势,摆明了就是要欺负兔。

果然,那个黄毛凑了过去:“兔啊,你黄毛哥又来看你了。”

和霍启雄说的一样的垃圾台词,我听了忍不住想笑。

“黄毛哥,我给你挑张大桌子,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想吃什么随便说,我马上给你们做,不要客气,黄毛哥来这里都是不要钱的。”兔有点害怕地不敢看他。

“哈哈,果然砸了一次摊子就老老实实了。”

“之前好像还不肯交保护费的对吧?”

那几个混混都笑了。

“操蛋的!”霍启雄握着拳头,满脸愤怒地看着那边。

“交什么保护费啊,要是跟着黄毛哥,以后还需要出来摆摊子吗?”有个混混笑着说道。

阅读萝莉之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