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万物生长向太阳

第三章 再起波澜

  • 作者:阿懒小哥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7-04 23:12:45
  • 更新文字:7612字

奇怪,黑皮自从放权后很少过问地面上的事,尤其我这边他最为信任,更是好几个月没问过了,“没事啊,哥。火车站那边有什么风声?”

“这几天下的货都拿过来没有?”黑皮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拿,拿过来了啊。”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人头的事告诉他。

“哥,你找我有事儿啊。”门童跟我们都认识,自然不必费劲,左拐右拐就进了直廊尽头的一间会议室。

“峰来了啊。”黑皮皮笑肉不笑,在他身边待久了我自知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这几天你那边可还太平?”

“再想想,确定都拿过来了?”黑皮显然不信,莫非他知道了。

“都拿过来了,一样不少。”我决定还是不说,毕竟是个命案不是普通的缺胳膊少腿儿,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吃痛忙用手捂住左眼,踉踉跄跄退后几步,站稳身子仔细打量,对面站这人身材不高,头上缠着绷带,操着一口南方话,正是昨日那个南蛮子!

我大脑开始飞速运转,到底怎么回事儿!大水冲了龙王庙?搁地面儿上也没听说有个南蛮子啊,一看就是外来户。黑皮的老丈人?这南蛮子岁数也不大啊。他舅舅?可他妈黑皮是东北人啊!

就当我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着烟,脑瓜子嗡嗡的时候。黑皮的电话打来了,黑皮是我们的大哥,也是我们所在区域的一把手,我很早的时候就跟了他,当他还给人家看场子的时候。后来地盘越来越大,听说跟他亲戚的升迁有关,管他呢,谁有势跟谁混,我庆幸找到了个好靠山。

大哥有事儿弟自然不敢怠慢,挂掉电话赶紧就东城区跑。在海天娱乐城那里我下了车,黑皮自从发达后就不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生意,而是开了好几个迪厅、按摩房,我现在所在的海天就是他产业当中比较大的一个,也是我们这帮人聚集地。发达后他把地盘分出去,我跟他时间最长,自然火车站这个油水汪汪的地儿归了我。

黑皮倒是够意思,发达后给我几万块钱让我离开自己租的城中村那个“狗窝”,奈何我这人念旧其实是搁这里住久了,换别的地方心里不踏实。见我没搬家的心思后来又有意提拔点拨我,说让我跟他来共同管理店铺,奈何我这人生性不纯,没去几天歌厅的公主就让我睡个遍。我自知自己不是看店做生意的料,便又主动请缨回到了这个“炮火连天”的第一线。

黑皮看了我好久,我让他盯的有点发毛,“好吧,我让你见个人。”

“谁呀?哥。我去!是你!!!”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人早从门后闪进身来,不由分说冲我脸皮就是一个冲天杵。

“就是他!”来人恶狠狠地说道,“就是他跟另外一子抢的东西!”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这个儿冲上来又要给我来一下子,我可不干了!心说就是自家人打一下也就完了,还非得买一送一?我匆忙一闪身,脚上使个绊儿,把那子弄了个狗啃屎。那子爬将起来,气急败坏又要冲上来。黑皮大喝一声,“好了,不要闹了!”那子倒是规矩,见黑皮发威也不再上前了,就用眼神恶狠狠地瞪着我。

“有事说事,要打出去打去!”黑皮用手指摁着烟头在烟灰缸里拧灭,“你认识他吗?”然后突然把头转向我这边。

“认,认识。”我自知事情肯定是瞒不住了。

“货呢?”黑皮并没有兴趣问我为什么要瞒着他。

“什,什么货?”我继续装傻,我不确定黑皮知不知道里面是人头。

黑皮恶狠狠瞪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杀机,完全不是我认识的模样。随后压低声音贴到我耳边,“阿峰,我待你不薄。你老实跟我说人头呢!”

“人,人头。”我的大脑飞速旋转,心说早知道黑皮这几年水涨船高、混得风生水起,谁知道这子现在胆儿肥的敢杀人了,“埋,埋了。”我怕灭口,不打算隐瞒。

“埋哪里了?”南蛮子一个箭步冲过来,抓住我的衣领子。

“埋西城郊漫开洼了。”

“怎么埋得?”

“拿铁锹埋得。”南蛮子哐就一拳,“少废话,我问埋人头时,有没有那符咒?”

我挨了一拳,黑皮并没有阻拦,算是默许了。我暗暗叫苦,话也立马软了下来,“爷,您说的是那红包袱上的那几张纸吗?扔了,应该有几张还留在我屋子里。”

“扔了!!!”黑皮和南方佬几乎是同时大惊!

看着他们夸张到极致的神情,我自知办了大错事,“怎,怎么了?不就是,几张……”

“啪!”这次是黑皮给我的一个耳光,打得我脑瓜子嗡嗡响,眼前又看见了金星。然后深色慌张地问旁边南方佬,“还来得及吗?”

南方人看了看时间,然后对黑皮讲,“今晚十二点前,要快!”然后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对我说,“崽子,我那块玉呢?”

“玉,什么玉?”我被问懵了。

“少他妈装傻,我手包里那块儿血玉到底在哪?我跟你说那玩意儿戴在身上不干净。识相的趁早交出来!”

我一听原来是手包啊,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没见呢,“皮包儿,皮包儿拿了。”

“那子现在在哪儿?”黑皮接着南方佬的话问道。

“不知道,我们把这位大哥打晕后,还没来得及细翻就被人发现了。我们搁岔路口分手后就再也没见过,电话也打不通,应该是被条子抓起来了。”我捂着半边发红发涨的脸,嘴角在往下滴血。

黑皮和南方佬对视一眼,“我给局子那边打电话问问,估计是哪个不懂事的片儿警的事。”

南方佬看了看时间,又点点头说道,“只好如此了。那边人你抓紧找,我跟这子去取人头。”

黑皮点点头便给我俩安排车辆,我现在完全处于懵逼状态了。往日我犯错事,黑皮大哥看我效劳多年的份上顶多也就是叨唠两句,这次看这架势恨不得把我吃掉。我自知羊落虎口,只能自求多福听天由命了。

差不多晚上八点一辆黑色宾利停在海天门口,南方佬就推搡着我往车上走。“哥,轻点疼,疼,疼。”我哀求着。

“少他妈废话,我跟你说咱两的帐等以后再算,我那一板砖儿不能白挨。”说着南方佬又冲我肚子上招呼了几下。

“是,是,我这命都是您的。要报仇等以后,您想怎么整我就怎么整我,关键是您现在把我弄死,那东西你不也找不着了吗?”南方佬听我说的还有几分道理,便停止了对我肚子的袭击,只不过还是扔用手搡着把我往外推。

“好了,好了。别推了,到了。”我不耐烦地往车上钻。

“等下!”南方佬突然提高音量,把我吓一跳。

“我的亲爹啊,咋了又?”

南方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背部,良久缓缓地说道,“你身上怎么趴着个死人!”

听他这么一说,我激灵打了个冷颤,差点从板凳上掉下去。对人头的容貌我是印象深刻,但那老头儿就见过一面,还戴个眼镜,我自然没有往那方面想。大川就不同了,他天天混的就是那片儿,往大了说他那片有几只耗子都一清二楚,自然见算卦老头的次数比我多,他说的自然错不了。

“你,你确定?”我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大川嘟囔道,“其实搁你那儿的时候我就看出来像了,不过一个是天黑,一个是当时我已经吓蒙了就没说。现在天亮了,事情过去了我才敢说。没事儿的,没事儿的,天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

我白愣他一眼,仔细回忆下,如果去掉眼镜、胡子什么的,算卦的容貌确实和死者很像。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就是长得像罢了,不过讹我的那一百来块钱我再也不敢去要了,我已经对那个容貌产生了心理阴影。我两又都不在说话,店老板煮的馄饨端了上来,我俩大口大口地吞了起来。

草草吃罢早饭,我们很快地回到大川的住处。大川显然比我有钱,租的是某区的一所单身公寓,大川也没女人,像我们这种自称浪子的家伙,永远觉得满足生理需要比谈婚论嫁更实际,也更稳妥一些。

洗漱完毕后已经快上午九点了,我俩蒙头大睡。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多,大川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跑出去了。我本来睡觉就轻,被吵醒后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了,于是便坐起来点了根烟,接着给皮包儿打电话。皮包儿那边手机还是提醒已关机,我又给平时跟他玩儿得不错的几个人打了电话,他们也都说没看见,再一细问最后见面的时间停止在抢包的前一天。也就是说自从我们抢包被追后,他再也没出现过,我有点按捺不住了,这家伙别出事儿了吧?思忖半天后,我决定出去找找他。

找了几家棋牌室、赌馆没见皮包儿的影子;又去吧歌厅瞧了瞧,也没瞅见皮包儿;最后实在没地可找了,我无奈拨通园园的电话。园园是皮包儿的马子,准确点来说是以前的马子,皮包儿把人家搞大肚子后就不管她了,当然他也没钱管她。拉黑园园一切联系方式后,希望对方可以自力更生、自生自灭,我这个电话也还是之前我们几个一起唱歌时存上的。

我开免提后,尽量把听筒拿的远些,我并不把希望寄存在这个女人身上。接通电话说是要找皮包儿后,果不其然那边传来了破口大骂,“老娘还在找他,让他这个七八辈儿、缺大德的孙子赶紧给老娘滚回来,玩完老娘就玩消失拉黑,我他妈……”没等对方骂完我就赶紧挂了电话,花着电话费替人受骂,我想这不是正常人该干的事儿。

在我千方百计的寻找下,皮包儿终于被列入了失踪人员。被警察抓了?不可能吧,一是街面上没听见风声,二是我还安然无恙在大街上瞎逛。如果皮包儿因抢劫被抓,照他那尿性第一个就得把我供出来,我对他这点是毋庸置疑的。那么既然没进局子,又会去哪里了?包里有好几百万拿钱跑路了?呃,那是手包又不是皮箱。

我对皮包儿的死活其实是并不关心的,如果他有一天突然死了或者消失了,我可能只会在跟其他朋友一块儿喝酒时,唏嘘感慨几句。当然如果换作消失、死亡的是我,我相信这帮孙子也肯定会这么做。但是我不希望他的消失跟我们抢包或者与我有关,这绝对是我不想看到的。

阅读万物生长向太阳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