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刀剑无情人多情

第13章:封神之路,通天之梯

  • 作者:烟雨恰江南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6-13 16:36:36
  • 更新文字:14499字

“天”的威严,永恒的规则——逆天者死!

世人都在“天”的怒火下颤抖,万族预感九州大劫将至,天下将要陷入无尽的战火之中。

但那一天的主角并不是“天”,而是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个身影看起来佝偻如老人,却手持一把古剑与天对峙,战天而不败,成就一段惊世传说。

那位,被称作“天”的神秘存在。

他从亘古的沉睡中醒来,带着怒火降临九州之上,降漫天神雷,遣无尽黑甲,只为震慑自己的威严。

“你是说······”刀离尘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除了他,没人能教出这样的徒弟。”

有人说幸亏神帝不用剑,否则剑狂必会去挑战他,届时九州第一或许会易主。

也有人说他是剑神转世,一手剑法可比肩神明。

那棵树······它不是早就灰飞烟灭了吗?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十年前,那个漫天神雷的日子。”断无天问道。

那一天,九州万族恐慌,各路大能留下后手,只因为那位存在被惊动了。

咕噜。

刀离尘握紧拳头,眼神复杂的看向落情村。他可是知道那个人的故事的,九州唯一,剑道至强。据说那人在整个九州都可称无敌,凭一把剑可叫板神州那位号称九州第一的存在。

神帝不出,“天”劫不现,剑狂不败!

总之,他的故事无论在哪里都是强的代表,强到镇压了一个时代,甚至还能威慑往后的数个时代。

“九州之大,万族之强,这些都是我魔地遥不可及的。”没来由的,断无天突然感慨道。

饶是狂傲如他,也不得不承认,在九州悠久的历史沉淀下,他和魔地的底蕴还很薄弱。当然,这也只是现在而已。

总有一天,他会带着魔地,称霸天州,站在九州之巅,领略高处的风采!

总有一天,他会提着刀,会一会那个传言中未尝一败的神州帝王——神帝!

届时,九州会臣服在他的脚下,万族以魔地为尊,天下以魔主为皇。

总有,那么一天······

“对你们魔地来说确实遥远,可惜对我来说也就几步的距离。”刀离尘扣着鼻孔道。

“······”断无天无言,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才忍不住问道:“你到底什么境界?莫非真的跨过了那道门槛?”

“你猜。”

“······”断无天。

“哈哈哈!!”

看着断无天一脸吃瘪的模样,刀离尘大笑,一头黑色乱发凌乱的摆在头顶。

“唉,你和三弟都是怪物,只是三弟怪的更离谱些。”断无天无奈道。

若是被他在魔地的手下看到他这幅无奈落寞的样子,一定惊得下巴落到地上。曾几何时,他们一度以为魔主是不知道何为无力的,他们眼中的断无天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样子,仿佛没有人能让魔主皱一下眉头。

就算有,也只有皇朝的那位皇主一人而已。

“说到三弟,他到底是怎么打败你的?那位存在出手了?”刀离尘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那位存在?”断无天呢喃一句,而后自嘲笑道:“三弟一人便败的我无比服气,又何须‘他’出手呢。”

那一战,他至今都影响深刻。

“三弟真是个神秘的家伙。”刀离尘感慨道。

“是啊,他真的很神秘······”

望着悟刀石所在的位置,断无天陷入了回忆之中······

昨天,中午时分

“什么悟刀石,什么刀经,都是幌子!本座一刀劈开你这破石头,看有谁能阻我!”

“封魔刀典——一梦刀来!”

不甘的声音响彻云霄,断无天对着天穹、对着只存在于过去的刀祖大声吼叫着。

刀光闪烁,他一身黑衣站立在朦胧的白光中心,这一剑是他的底牌之一,目的不为杀人,而为诛心!

有时候,诛心不一定就代表是残酷的噩梦,也可以是让人忘却现实的温柔乡。相比起灾厄,温柔往往更难破解,也更具杀伤力。

他这一刀,可将刀光覆盖范围内的人全部入梦,造一个温柔且真实的梦让中招者进入,让其沉浸在过去的回忆当中。

一梦刀来,刀如其名,刀未至,梦先来。

看着都已入梦的众人,断无天不屑冷笑,旋即扭过头盯着悟刀石思索。

“没有动静吗······”

按他的想法,这一刀下去尽管不能让悟刀石彻底修改设定,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扰乱试验的结果,好让他趁乱取得刀经。只是没想到刀祖遗迹竟有如此强的保护能力,他的刀气刚触碰到悟刀石,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抵御消除,化解了他的底牌刀技。

“刀祖遗迹唯有真正的刀道妖孽可以破解,你,还差了些许。”

一道淡然的声音从断无天身后传来。

阿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断无天身后,手里把玩着一根树枝,漫不经心的说道:“强行获得传承,对你来说有害无益。”

“找死!”

铮!!

断无天头还未回,手中刀气就迸发而出,银白色的刀气如利箭般破空袭来,呼吸间就已到阿四身前。

嗖!

刀气就要劈到阿四身上,他突然一个闪身,瞬间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在断无天面前三四米处。

“瞬步!”断无天沉声道。

这等瞬步,实在匪夷所思,世上怎会有如此诡异莫测,难以察觉的瞬步?

“不,是剑步。”阿四反驳道。

“剑?”断无天眉头微挑,看向阿四依旧淡然沉着的面庞,先是狐疑了片刻,而后冷声说道:“你是那个提前开启遗迹考验的家伙?你是个剑客?”

剑客,是对所有用剑者的统称,和刀客一样,都是江湖称呼。

阿四闻言,手掌一摊,一道金黄色的剑气由掌心飞出,散发着摄人心灵的威压。

“我不是剑客,我是阿四。”

“阿四?什么鬼名······金黄色剑气!?”甫一看到阿四掌心的剑气,断无天像见到鬼似得惊呼,“那······那不是······”

咕噜。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因他心中的傲气不允许他向别人低头,无论对方是谁,无论对方有多强。

傲,是他的道,也是他的心。他的武心便是“无惧执傲”,一生因傲而生,傲骨天成。

金黄色剑气又如何?我自一刀破之!

“哼!敢与我为敌,即便你有这等传说剑气,我也会将你斩于刀下!”

仅仅几个呼吸,断无天就又恢复了锋锐的眼神,语气丝毫没有惧意。

“我不欲与你为敌。”阿四道。

说话间,他还用余光扫了眼君落情三人,在确定三人暂时没有大碍后,才放下心来。

三人虽与他没什么交情,但毕竟一路同行,能保护他还是愿意保护一下。

“你拦在我前面,就是与我为敌。”断无天冷声说。

阿四背后就是悟刀石。

“我说了,你强行获得传承,有害无益。”

“你怎么知道有害无益?”

“因为有他在。”阿四指着天穹说道。

“天?”断无天突然沉默了,他也纵横天州数十载,自然了解了一些旁人不知道的秘辛,其中就包括了那位神秘的古老存在。

从九州诞生之初就存在,和刀祖剑神是一个时期的人,刀祖剑神创世,他执掌天道,赏罚万族。

天,是世人对他的称呼,也是世人对他的恐惧。

忤逆他,就是忤逆天。

“你现在还要继续强夺传承?”阿四问道。

断无天没有回答,他深深地看向了阿四,两人目光对上,如刀剑碰撞,迸发着锋锐的气势。

“你要战?”阿四突然笑着问道。

从断无天的眼神中,他读到了战意,而且是极其强烈的战意。

“你敢战?”断无天反问,语气讥讽。

阿四听到断无天言语中的讥讽,先是一愣,而后失声一笑,摊开双臂,嘴角微微扬起。

“何惧一战?”

金黄色剑气,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等剑意意味着什么,他也不会以为断无天会不知道。但即便如此,对方仍旧坚持一战,语气还带着讥讽,他再不应战就不合他的武心了。

剑客,最是锋锐,虽不如刀客般霸道强势,但却有着自己的狂,与不容玷污的无惧之心。

一往无前,首先指的是剑客,其次才是刀客。

“好!接我一刀!”

猛然撤步往后爆退,断无天随手一招,袁尘背后的挽月刀就自动脱离,飞到了他的手中。

他要战,还要赢!

横刀于前臂,重心稍稍下沉,断无天双手握刀,眉心圣火燃气,背后浮现出潺潺流水,又有高山树木在高处屹立。银白色刀气迸发而出,化作一只水龙翱翔在空中,随着一声狂傲地怒吼,水龙咆哮着冲入挽月刀刀身,化作点点光芒散去。

哗哗哗······

水龙甫一冲入挽月刀刀身,挽月刀就发出水流流动的声音,刀身更是从原本光亮的银白色,变成了如水流般流动的晶莹蓝色。

此时的挽月刀犹如是水流铸就的一般,不断地流动,却一直保持着刀的模样。

“这一刀,蕴含水的意蕴,这是······水的锋利与无孔不入!”

略有吃惊地看着断无天,阿四摇了摇手里的树枝,金黄色剑气瞬间覆盖在树枝上面。原本还是灰褐色的树枝,瞬间变成了金黄色,其坚硬程度甚至也和黄金一样,坚不可摧。

金黄色剑气,又称帝皇剑气,触之可生金,附着在剑上,可轻易劈开一座百米高山。

······

落情村

“阿四动手了。”老蛇“自言自语”道,他的身旁空无一人。

“他已沉寂了十年,是时候走出这弹丸之地,迈向更广阔的九州大地了。”

说话的是树老,它的声音很平淡,但却给人一种很威严的感觉。

“你的伤······”老蛇迟疑道。

“无碍,本就是苟延残喘,也不稀罕这条老命了。”

“唉,你我都是被他束缚了一生的人啊,从他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完成他留下的任务。”

叹了口气,老蛇望向没有尽头的远方,在天边的虚无中,他仿佛看到了多年前那个一手持刀,一手握剑的身影。

世间万物,唯爱永恒······

恶人山顶

刀气纵横,哗哗流水声萦绕在两人四周,这时候向对面的幽虞山望去,会发现其上的瀑布横流此刻出现了多个旋涡,在水流里如龙卷风般搅拌着。

断无天这一刀和一梦刀来不同,这是蕴含水之意的一刀,刀气可影响天地水流、湖泊,甚至包括那汪洋大海。

借天地之力而成势,以势而影响天地,这便是这一刀的深意。

势,虚无缥缈,是强者之间对决的标配。

刀客剑客的战斗,往往是在一招之间分出胜负的,因此,势就尤其重要。

剑势、刀势,这些都是势的一种,它们能牵引天地之气,为施展者提高更强的攻击力,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对手。

势强的人,在气场上会占据上风,因此也就能在对决时占据先机,强者甚至能靠势的强大压垮弱者,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势的种类千奇百怪,难以收集记录,其中大多数都以虚影呈现而出,如断无天此刻背后的流水高山虚影,便是他的刀势。

这种势称为“天地势”,是借天地景色灵气乃至万物生灵化作虚影,浮现背后,增加对敌气场,也是势中所占比例最多的类型。

“出刀吧。”

阿四云淡风轻地站在断无天对面,手里的树枝如燃烧着金黄色的火焰般耀眼,细细看去,隐约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期待。

“你很强。”猛吸一口凉气,断无天忌惮地看着阿四,“金黄色剑气,还有那诡异的剑步,我该庆幸你是剑客而不是刀客,否则刀祖遗迹必然是落于你手。”

“只是你阻拦我获得刀经,那便唯有一战!”

“你怎知刀祖遗迹就不会落在我手?”

阿四很无奈,为什么就没有人会去猜测他得到了刀祖遗迹传承呢?

“你是在讽刺我?”

“并没有。”

“哼!我苦练刀道数十载,尚得不到刀祖遗迹认可,你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还是个剑客,若你都能得到刀经,那我算什么?苦练数十载刀道,却不如一个少年剑客?”

断无天的声音已经很冷了,他尊敬强者,特别是阿四这种天资妖孽之辈,但也只是稍有尊敬,断然容不得对方肆意讥讽的。

对于刀,他自信到了极致!

“我说过,我不是剑客。”阿四无奈道。

到底为什么会以为他是剑客,刀剑双修很罕见吗?

“多说无益,能接下我这一刀,万般说辞你都是对的。”

话音刚落,断无天刀指阿四,体内灵力翻涌,无尽的刀气自他脚底迸发而出,几近冲到云霄,蔓延了整个恶人山。

凡躯锻体境第八重,从本质上说已和普通人不同,他们所拥有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超脱了世俗力量的范畴。

第八境,也被称为封神之境,在这个境界的人就相当于走上了一条封神之路,路的尽头是什么没人知道,但在这条路上的人都是有资格成神的存在。

封神之路,披荆斩棘,只为一朝封神!

阿四见此淡然一笑,右手伸前,做出请的动作。

他并未说话,但行动已经代表了一切。

战!这一刀,他必会完完整整的接下来。

断无天也笑了,他亦读懂了阿四的眼神,那是和他一样的眼神,不畏战,不避战,甚至,但求一战!

九州偌大,又有谁能和他一般狂傲?

没想到今天竟碰到了一个,这个看起来沉着少言的十六七岁少年剑客,居然有如此心境,实在难得。

这一刀,他必定要竭尽全力,拿出最强的实力,这是对对手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刀鸣声响起,两人对峙,一触即发。

挽月刀刀尖朝地,断无天战意冲天,背后的天地势化作点点星光,在他身后闪烁。

意动,刀随。挽月刀夹带着恐怖的刀意刀气向上、向前挥去,刀光刀气斩断路径上的一切障碍,势如破竹,如一片大江汪洋,淹没一切存在。

“我有一刀,借天地之水,纳万里冰川,断无尽虚空,斩举世之敌!”

“封魔刀典——刀技·抽刀断水!”

抽刀以断水,借水碎山河。这一刀最是重势,“抽刀”的过程便是将势的力量转化为断水之力,斩灭一切敌人!

哗哗哗······

翁翁翁······

刀鸣之音夹带流水之声,挽月刀聚集了天地大势,化作汪洋大海,又似最锋利的战刀,劈开这天,断了这地。

汪洋、战刀,这一式抽刀断水如风卷残云一般,席卷了整个恶人山顶,刀气劈出一道道裂痕,树木摇曳,恶人山都在晃荡。

“这一刀,已经能敌过大多数第八境的强者了。”

眼见断无天的至强一刀将至,阿四仍然面不改色,云淡风轻。风卷起他的黑发,却动弹不了他手中的树枝;抽刀断水可断灭万里冰川,却断不了他心中的信念。

我有一剑,可破九天!

我有一剑,一往无前!

我有一剑,名曰——落情!

“万剑听令,随我而战!”

抽刀断水将至,阿四冲天大喊,树枝上的金黄色剑气形成剑的形状,一剑出,万剑随。

这一剑,承自老蛇,习自通天岛,今日,他要以此一剑,君临九州!

“落情九剑,其九,剑来!!!”

一剑初来临九州,一剑光寒百万里。

剑之河流自树枝而出,冲进断无天的抽刀断水之中,汪洋与剑河搅乱在一起,刀剑之气肆虐,银白色与金黄色交相辉映。

刀气冲天,剑气更甚,刀剑搅乱在一起,汪洋、剑海。

“这是······那一剑!?”

断无天心头猛地一颤,他的思绪仿佛飘回了十年前那个漫天神雷,无尽黑甲的“黑夜”里。那天明明还是午间时分,但天怒了,天地色变,白日也被永恒的黑暗代替。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与天为敌的身影。

“落情村······奇迹之村······”

这一瞬间,断无天想了很多,心中也隐约有了个惊人的猜测。

“走神?你会死的。”阿四幽幽地说道。

“死的是你!”

断无天连忙收回思绪,挽月刀用力甩出,刀尖直指阿四眉心。

“小看落情九剑,你会后悔的。”

阿四低头叹气,眼见挽月刀就要刺到他的眉心,他一个闪身躲过刀尖,挽月刀只碰到了他留下的残影。

乾坤游剑步,他自创的剑步,速度超绝,步法奇诡,神出鬼没。

“又是这个剑步。”断无天先是一惊,而后连忙用出瞬步,躲避了阿四身后的一击。

没错,阿四躲避挽月刀的一瞬间就运用乾坤游剑步来到断无天身后,一掌拍出,却被对方用瞬步多了过去,掌劲虽强,却砸在了地上。

“剑归剑来,剑无尽!”

内心一动,万千剑影在阿四的领御下从四面八方刺向断无天,几乎封断了他所有的退路和死角。

“抽刀断水,水无尽,刀无惧!”

牵制汪洋刀气的剑之河流转为攻击断无天,断无天也借势控制抽刀断水,与阿四的“剑无尽”对抗。

嗖嗖嗖!!

电光石火间,两人分别运用瞬步和剑步不停的躲避攻击和攻击对方,剑之河流与汪洋刀气杂乱无章似得在恶人山顶撺掇,树木断裂,尘土飞扬,两人的身影不停地变换位置,残影也不断更迭。

他们的身影神出鬼没,谁也奈何不了谁。

“吃我一掌!”

“来得好!”

又是一次乾坤游剑步,阿四突然出现在断无天面前,猛地一掌袭来。

断无天也不甘落后,随即也是一掌,两掌轰击在一起,震得两人接连爆退,都是踉跄了一下后才稳住身形。

“你到了什么境界?”站稳之后,断无天突然问道。

他特别留意了一下,这一次碰撞,阿四只退了三步,他却退了四步,虽看起来没有什么,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两者的强弱。

“那条路的尽头,通天之梯,我在其上。”

大夏历11226年

恶人山顶

“没错,击败我的人正是三弟。”

“三弟······他有那么强?”刀离尘咽了口唾沫,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断无天,同时用余光扫了眼山下的落情村,疑惑道:“那个村子难道有什么特殊之处?”

“落情村,位于北漠和魔地的夹缝之中,在中土皇朝也被称为奇迹之村。”

顿了顿,断无天突然微微一笑,而后继续道:“传说这个村子本是一片贫瘠之地,是他们的村长来到此地,驱散这里的贼寇强盗,种植花草改善环境,方才有了今天的落情村。”

“什么花草树木能改善北漠魔地的夹缝之地,还能改造成如今这幅世外桃源的模样?”刀离尘语气怪异,眉宇之间透露着狐疑。

“看到那颗树没有?”断无天突然微眯起眼睛,指着树老所在的方向,“那棵树不简单,可能是······”

他突然压低了声音,细微的字语飘进了刀离尘的耳朵。

“真的!?”刀离尘惊呼道。

阅读刀剑无情人多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