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除却巫山不是云【091】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办?”金如意骤然嘶吼,将他的话打断。

    吼完,整个人又颓了下来,“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其他办法,我们就这样死了,任他们快活逍遥,我不甘心。这个蛊只能用三次,这是第一次,我也当试一下。”

    明日再想办法确认一下对方有没有如她一样?

    金御史皱眉,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用这种伤害自己的方式报复她,你能讨到什么好?只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如果果真有效,后面,她死,她就一定要拉她垫背。

    金御史摇头叹息,已经不知该说什么。

    ******

    恐抱到外间去太凉,潇湘云就将郁书瞳放在了池边上,并扯过她原本凌乱在边上的衣袍垫在下面。

    金御史一把打掉她手里的发簪。

    金如意面白如纸,也因为疼痛,五官都皱着,额上冒出细密的汗。

    “我划破自己的手腕,她就也会划自己的手腕……”金如意喘息着,嘴角一丝冷笑瘆人。

    因为自己是官袍,他便撕了金如意的裙角的布料,给她的手腕包扎。

    金如意任由他包着,想起什么,斜了斜唇角。

    “虽然我做什么,她做什么,但她又娇贵又弱小,指不定伤得比我重,或者直接血流不止死掉都有可能。”

    他倾身覆了下来。

    她抖得厉害,一双蒙着水雾的眸子紧张地看着他,那样子,活脱脱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般。

    “书瞳,别怕,相信我……”

    为了舒缓她的紧张,他也没有立即奔主题,细密的吻继续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身上。

    她喘息着,抱住他的头,小脸绯红。

    他同样呼吸粗噶得厉害,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细细缱绻。

    感觉到她的颤抖和情动,他才准备进一步,谁知这个时候,她猛地放开他的头,抬手拔了自己发髻上的簪花,飞快地划向自己的手腕。

    潇湘云根本没想到她会如此,完全猝不及防,待反应过来,脸色一变,伸手一把攥住她拿簪花的手腕。

    但,还是迟了一点。

    簪花的尖尖处已经将手腕划了一条口子,白皙的手腕上一条殷红的血痕立现。

    虽不深,却比较长。

    潇湘云吓住了,连忙自她身上起来。

    “不愿意你就告诉我,做什么要用这般极端的做法?”

    将她手里的簪花接下来扔在地上,他抓起她受伤的手腕,又是气,又是心疼,脸色从未有过的难看。

    郁书瞳怔怔回过神,“我……”

    看着自己腕上的伤,她痛得呲牙,但是,脑子里却有些空白。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这么冲动了?

    其实,她虽然怕,虽然紧张,虽然的确有很多顾虑,虽然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她也并没有到这种誓死不从的地步呀。

    然,事实就摆在面前,她就是用实际行动,表现出了自己的抗拒。

    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见男人脸色黑沉得厉害,她瘪瘪嘴,也是委屈得很。

    因为他们两人皆什么都没穿,垫在下面她的衣服又都是湿的,潇湘云抬手抽了自己头上束发的发带,给她腕上的伤口包扎。

    见他紧紧抿着薄唇,专注着手上的动作,既不看她,也不发一言,郁书瞳觉得还是必须说点什么。

    “那个......我......我其实......”

    “在这里等一下,不要让伤口碰到水!”男人将她的话打断。

    然后起身,迈着大长腿,拾步出了里间的门。

    郁书瞳怔怔的,有些回不过神。

    垂眸看着自己腕上包扎好的发带,她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不多时,脚步声响起,男人再度走了进来。

    此时的他,已穿戴整齐,手里还拿着一叠崭新的衣物和鞋袜。

    郁书瞳愣了愣,不知这些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绝对不可能出去买的,因为没有这么快。

    难道这温泉旅馆里也卖成衣?又或者中间那间厢房的壁橱里本就有?

    为了缓解气氛,她张嘴刚准备问一下,男人已先她一步出了声:“我在外间等你。”

    与此同时,将衣物鞋袜放在她的腿上,然后径直转身,离开。

    留下郁书瞳一人赤身坐在那里失神了好半天。---题外话---

    哎,昨天最后一章你们也知道,本没有写什么,但是还是被退稿了,于是三千字的一章删得只剩下一千九百字了,哎,素子都不敢写了。不过孩纸们放心哈,云叔叔两日之内必搞定瞳瞳哈。另外,今天还有一更,只是要十一点以后了,孩纸们莫等,明天看~~谢谢【zpplecat8941】、【13812162823】亲的花花~~谢谢【13310033718】亲的月票~~爱你们~~

    蜇痛让金御史回过神,一滴殷红的血珠自指尖上冒出来,他蹙眉:“就算你做什么,她跟着做什么,又有什么用?又救不了我们。”

    金如意直接低头,伸出舌尖吮过那滴血洽。

    “是救不了我们,但,我也不能让她好过!”

    恶狠狠说完,她坐直身子,微微闭目,等着血将蛊催动。

    须臾之后,睁开眼钤。

    金御史发现她的眼里已经染了一抹赤红。

    接着,就见她低头,轻轻挽起自己左手的袍袖,拿起方才戳他指尖的那枚发簪,蓦地划上自己的手腕。

    金御史脸色一变,想伸手阻拦,却已然太迟。

    锋利的发簪尖尖已将手腕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有殷红的血冒出来。

    “你做什么?”

阅读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综英美]有话跪下说将军,小皇帝跑了[系统]老干部虐渣手册[快穿]直播之说骚话成神北顾知思冷面将军追妻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