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血亲王凶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哼,想不到你们两个蝼蚁还蛮有见识的嘛,不错,本王就是血族十三氏族的十三亲王之一的诺费勒亲王。蝼蚁们,你们好大的胆子,连十三氏族的地方都敢闯,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诺费勒血亲王冷声说道。

    晓破天没有接诺费勒的话,转头对李云岚说:“老头,这下麻烦了,本来以为是一个小家族,没想到居然是诺费勒氏族的据点之一,血族亲王居然在亲自坐镇,看来今天我们只怕会交代在这里了。”李云岚看着诺费勒,冷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敢帮我的外孙女,别说他血族十三氏族,就算是他们血皇,我也敢闯,而且,想留下我,他们也得付出代价,老头,你不会是害怕了。”

    晓破天恼火的敲了一下李云岚的后脑勺,说道:“你个老骨头才害怕呢,老子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个血亲王吗?不过咱们得先把孩子们送出去。君雅,兰雅,你们带着妹妹去外面去,找到你们晓烈叔叔,叫他先撤退,我们随后就到,你们几个也跟着他们走,知道吗?”晓圊雅还想反驳什么,但是被晓兰雅一个眼神制止了,晓兰雅点了点头,拉着担忧不舍的晓圊雅和君雅,向尼古拉庄园的中院走去。

    “是啊,他们五个是我的同班同学,不过他们这一学期休学了,怎么了吗?”“天啊,十五岁的天段高手,整整五个十五岁的天段高手,天啊,我一定是疯了,而且还是五个十五岁,比我们两个还强的天段高手,想我晓破天四十二岁突破天段,六十岁排名天榜二十一,心里还有一些小得意,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渣。”晓破天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五人,口中喃喃道。身旁的李云岚也是震惊得不能自已。

    “折腾完了吗?你们这群蝼蚁,本王仁慈,还给了你们这么多时间,让你们亲人团聚,让你们互诉情感。那么,如果你们折腾完了,那就到下地狱去,今天所有闯进我尼古拉家族的人,全部都要死!”在二老还在震惊的时候,一个冷漠苍老的声音,从中央大厦传出,声音中满是杀意,二老认出了这跟将他们两人引来巨大吼声是同一个声音。两位老者抬头看向大厦中央那个漂浮的身影,心神一震,不禁失声道:“血族亲王”

    “本王说过,今天闯进来的人,一个都别想走,全部都得死。”血亲王冷哼一声,单手一会,一道半月形的血色斗气波向着离去的晓家三姐妹袭去,“老妖怪,你敢!”晓破天发出雷霆般的怒喝,双掌白光一闪,破天手出,正面的击中了血色斗气波。只闻一声巨响,两道攻击发生了强烈的碰撞,空气全部都被挤空了,形成了一个真空区,强烈的风压让场面一片混乱,飞沙走石,只听见一声闷哼,晓老爷子的身影从烟雾中飞出,李云岚立马冲上去,接住了晓破天,只见晓破天脸色苍白,嘴角带血,显然在刚才的交锋中吃了亏。

    晓破天看到李云岚靠近的身影,不但没有半点兴奋之意,反而大惊,大喝:“老李快躲开,那道斗气没被我打破。”气息本来就混乱的晓破天大喝一声后,脸色一黯,嘴角又溢出鲜血,伤上加伤。李云岚一听晓破天的大喊,心中大惊,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就看见血亲王发出的血色斗气波从烟雾中冲出,势如破竹的冲向李云岚。“无极剑——千刃归一”千钧一发之间,李云岚手中软剑化成万千剑影,铺天盖地的笼罩住那道斗气,最后剑影全部合归一处,化为一道剑影,点中了血色斗气的正中心,两股能量僵持不下,李云岚凝重的持剑直刺,体内的斗气源源不断的注入手中的宝剑,突然李云岚脸色一红,怒目一睁,手中软剑,一震一收一挑,血色斗气波就犹如冰雪消融一般,在空气中化为虚无。李云岚收剑伫立,脸色涨红,不断的喘着粗气,很显然,刚刚接下这一击,他已经用上了全力。

    二老手足无措的抱着三个宝贝孙女,轻轻的拍着她们的背,口中喃喃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晓兰雅最先发现两老身上的血迹,担心的问道:“爷爷外公,你们受伤了吗?”晓破天说道:“没事,没事,那是敌人的鲜血。没事的,爷爷跟你外公没事。好孩子,擦干眼泪,有爷爷跟你外公在,不会有事的。”

    晓家三姐妹依言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晓破天像宝贝一样的看着三个孙女,认真的检查她们的身上是否有伤势,突然感觉身上的衣服被扯了一下,耳边传来自己老伙计的声音:“破天,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看错了,我是不是在做梦。”晓破天闻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老家伙,你发什么疯。”李云岚没有理他,呆呆的看着前方。晓破天觉得奇怪,顺着他的方向看去,瞬间整个人像被雷殛击中了一般,整个人都呆滞了,他愣愣的举起手来,指着说道:“一,二,三,四,五,天啊,我一定是在做梦,谁来告诉我,我是在做梦啊。”三女看着两位老人奇怪的举动,回头一看,才发现他们是在看着斩天五人。

    “爷爷,外公,怎么了吗?斩天同学他们有什么不对吗?”晓圊雅忐忑的问道。”“同学,闺女,你说那几个高手你的同学,真的?”李云岚不敢置信的看着晓圊雅。

    血族亲王,竟然强悍至此,随手一击,居然两个天段高手接连出手,还一伤一力竭。

    在冲天的巨吼中,中央大厦中间开一个大洞,一道人影笼罩在冲天的血色斗气中,缓缓漂浮着。很显然,此人应该就是自称本王的血族老祖。啸威四人如铜墙铁壁一般屹立在黄色光影的身后,与血族老祖对峙着,他们所布下的斗气护盾,将血族老祖的攻击尽数挡下。

    黄色的光影的光芒逐渐的散去,露出了其中的三个曼妙的身躯和铁塔般的身影,晓家三姐妹的脸上明显还带着惊魂未定的神情,毕竟刚刚才与死神擦身而过。而那铁塔般的身影则显得有些狼狈,棘泽的脸色苍白,大汗淋淋,身体有些虚弱,当他收回斗气的时候明显的踉跄了一下,似乎受到了重创。

    斩天脸色凝重的看着那被血色斗气笼罩的身影,头都不敢回的对龙飞说:“龙飞,你去看一下阿泽怎么样。”龙飞没有说话,慢慢的向后退去,但依然死死的盯着那让他们兄弟几人如临大敌的身影,直到走到棘泽身边,才转过脸来,认真的检查棘泽的情况。

    “还好,只是內腑受到了震荡,没什么大碍,阿泽你忍着点,我帮你治疗一下了。”龙飞详细的检查了一下棘泽的伤势,松了口气,右手放在棘泽胸口处,缓缓的散发水蓝色的斗气光芒,随着水蓝色光芒的治疗,棘泽的脸色也逐渐的红润了起来。棘泽伸手按住了龙飞的手,制止了他继续治疗,说道:“我没什么事,不要浪费你的斗气为我治疗了,还是留着战斗,小心一点,那家伙十分的强大。很不好对付,我调息一下就没事了。”

    “嗯,我知道了。”龙飞没有反对,起身走到三兄弟身旁,跟他们说了一下棘泽的伤势。

    晓圊雅愣愣的看着身前那那个少年,虽然他的发色已经不一样了。虽然他的眼眸变成了幽暗的紫色,虽然他的脸上布满了冰霜,满脸的凝重,但他就是他,他就是那个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她从没想过两个人再次相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小妹,你看啥呢,整个人都呆掉了,谁跟我说一下现在到底什么状况啊。”晓君雅问道。

    晓君雅的一句话,将晓圊雅拉回了现实。很显然,她们现在还没有脱离险境,看斩天他们几人凝重的样子,就知道,只怕非常危险。晓圊雅温润的樱唇轻启:“斩,斩天同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告诉我一下吗?”

    听到“斩天”这个名字。晓君雅与晓兰雅眼中异色一闪而过,而斩天在听到晓圊雅的声音的时候。身体肉眼难辨的颤动了一下,随后依然紧紧的盯着血族老祖,没有回头,开口道:“你们被血族家族尼古拉家族抓来了,你们的爷爷和外公赶过来救你们了,他们就在那边。这边危险,你们快到他们身边去。”

    “可是…”晓圊雅显然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晓兰雅伸手拦住,“小妹,走。现在我们在这边很不方便,要是他们边战斗还要分心保护我们,反而会让他们陷入危险中,我们还是先走,有什么事等战斗结束在说。”说着,晓兰雅将不舍的晓圊雅和一脸好奇的晓君雅拉走。这时,从她们背后传出一声惊喜交加的大喊:“兰雅!君雅!圊雅!”

    三女闻言转过头去,惊喜的转过头去,只见李云岚和晓破天身上血迹斑斑的站着,老泪纵横,李云岚手上的剑还滴着血,女孩们再也止不住心中的惶恐和不安了,泪水就像洪水一样,哗哗的从脸颊旁流下,她们飞快的像二老跑去,就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惶恐,不安,乳燕归巢一样的扑倒二老的怀抱中。

阅读圣魔剑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大隋之我是罗成回到1999[军婚]我的外挂是影帝女相师[重生]末代阴阳道士珠河儿女之我的一家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