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偷袭得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嗯,我刚才来的时候已经探查过了,那家伙似乎真的受创了,刚刚他的气息一下子很混乱,不过很快就调息过来了,所以你们别抱太大的希望,我预计,情况最好也只是轻伤而已。”棘泽沉声道。

    “什么?居然最多只是轻伤,这怎么可能,这可是我跟啸威威力最强大的招式,居然最多只让他轻伤而已。”

    昊天还没说完,场中就传来一声惊天怒吼:“该死,该死,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让高贵的血议员,伟大的血亲王手上,死,我要你们死,我要你们不得好死,啊~~~~”

    昊天和啸威两人全力出手的风火凤凰钻的确准确命中了血亲王凯尔,但是能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甚至,能不能对他造成伤害,啸威他们自己也没有底。他们两人一个翻身,稳稳的站住了脚步,受伤的长剑和长枪紧紧的握在手中,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两人警惕的看着四周,尽可能的提防来自任何一个方位的攻击。黄光一闪,两人身旁的的土地波动,将龙飞与棘泽吐了出来。

    看清楚了来人的啸威,稍微移开长剑,如临大敌的昊天也送了一口气。啸威问道:“阿泽,你能感觉出那个家伙怎么样了吗?”

    “呼~~~”一阵狂风从尘土弥漫的中央吹出,将所有的烟雾清扫,露出了中央的情形。只见一个身影站在中央,这是很高大的北欧老人,整张脸都被皱纹占据了,只见他一脸恨意,原本华贵的红色长袍破破烂烂,皱成一团,好几处都是焦黑,露出里面雪白的衬衣。老人的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整个人灰头土脸的,狼狈不堪,唇上还有一丝几乎不可见的血渍。

    “怎么办,没想到这个老不死的这么强悍。”昊天面带忧色的问道。

    “小心”昊天一惊,手上长枪如出水蛟龙,化成一道银芒。点在龙飞身前。“铛”原本空无一物的龙飞身前,现出了凯尔的身影。

    “哼,想不到你这个卑劣的圣星种居然跟得上本亲王的速度,不过你又能撑得了多久呢。”只闻凯尔在空气中留下这句话,整个人又再次消失不见了。

    红影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找到这里来,而且还设下埋伏,不过他迅速的回过神来,愣了不到十分之一秒。正要躲开,突然察觉下身一凉,不知何时,身边的大地化为泥沼,将其裹住,而后又冻结成冰,将他整个人冻成一个大冰坨。

    “可恶,什么时候。小小的天段武者,居然敢冒犯我血族亲王。简直是不知死活。”凯尔怒吼。就在他调动血斗气,要挣开束缚的时候,却发现身上的冰坨纹丝不动,在这大团的冻土里面,蕴含着水、土两种精纯的斗气,其纯度不在他体内的血斗气之下。一时半会还不能挣脱开。

    轰,一声滔天巨响,凯尔所在的位置发生了惊天的大爆炸,猛烈的气浪卷起了满天尘土,就连昊天两人都被推出老远。现场被一片尘土笼罩,根本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哪个血亲王凯尔是否受伤了。

    “拖,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单对单我们谁都不是他的对手,就算他现在受了伤也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只能拖住他,让阿天有时间解决掉那个诺费勒,到时候我们几人合力,应该可以干掉这个老家伙。”龙飞冷静的说道,右手蓝光一闪,三人只觉得一阵寒气袭来,龙飞的手上出现了一把蓝莹莹的唐刀。

    “嗯,现在只有这样子了,准备拼命,不拼就没有活路了。”棘泽大喝一声,从gando中抽出他庞大的巨剑。

    “该死,你们都该死,你们这些该死卑劣的低等圣星人,我要让你们哀嚎三天三夜。”老人凯尔一脸恨意,大手一挥,整个人就像一支箭矢一样,向着四人冲了过去。

    “可恶,这老家伙速度上的优势对我们很不利。只有昊天一个人跟得上他,我也只能勉强看到。”啸威狠狠的收回劈出去的长剑,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落空了,每一次他都只差一点点就能攻击到凯尔,但是就是差那么一点点,毫厘之差,却让他连凯尔的衣角都碰不到。

    “我来,你们护住我,不要让那家伙打扰我。”棘泽说道。然后整个人退到三人中间,双手重重的印在大地上。昊天,啸威和龙飞三人将棘泽牢牢的围在中间,闷声不吭的承受着凯尔亲王的攻击。

    凯尔的攻击势大力沉,总是将三人的斗气击散,打在他们身上,要不是三人全部都是肉、体强悍,紫级强度。只怕早被震伤內腑了,但就算没有震伤內腑。打在身上也很痛,三人的身上一处青一处紫的,十分狼狈。

    隐藏在一旁的晓破天见状就要上去帮忙,但是被李云岚一把抓住。

    “破天,冷静一点,你现在就算上去也无济于事。只是多了一个被压制的人罢了,先看看,找个合适时机出手,争取一举建功,我打算用无极剑中的以身化剑。合我们二人之力,务必要破开这个僵局,不然拖久了对我们不利。”

    “可是,现在战场离我们这么远,就算我们成功只怕也是功力大减啊,必须想办法跟他们联系,让他们配合。”晓破天焦急的看着被凯尔不断压制的四人说道。

    “嗯,这我知道,不过,这个就要靠你了,老伙计,用你的‘秘音天下’,跟他们联络上。”李云岚胸有成竹的拍了拍晓破天的肩膀说道。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还有这一招啊,你等着,我马上就联络他们。”

    场上的龙飞三人不断的抵抗着凯尔的攻击,同时没有放弃挣扎,都进最大的可能给凯尔照成伤害,昊天不用说了,速度上不输给凯尔,要不是现在需要守护棘泽,他肯定要出去跟这个凯尔血亲王大战三百回合,可惜他现在只能硬抗了,不过他也没有客气,手上的长枪就像活物一般,一直往血亲王难受的地方钻去,不断的骚扰他,凭着长枪的锋锐与他凌厉的风之斗气,凯尔断然不敢无视他的攻击。龙飞不如昊天那般极速,但是他对水元素的操控让他不断的用水元素对凯尔进行狂轰乱炸,一时之间,凯尔居然收拾不了他们。只是可怜啸威,他没办法像昊天龙飞一样反击,只能见招拆招。

    就在啸威凝神应对凯尔的下一次攻击时,突然耳中钻进一个声音。

    “小伙子,我是晓破天,我跟老李现在就埋伏在你面前四百多米的草丛里,你们想办法将那个老东西引过来,我们再阴他一次。”

    这个声音吓得啸威差点被凯尔抓到双眼,还好最后关头龙飞救下了他。

    “啸威,你搞什么东西,战斗中居然还出神。”昊天回头怒斥了啸威一句,突然发现不对,只见啸威眼中爆发出一种奇异的神采,他说道:“兄弟们,相信我吗?”

    “你这不屁话吗?不信你信谁啊,有屁快放。”

    “我也找到压制这老家伙速度的方法了,有什么事你说。”这是棘泽也也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并没有立即拖慢凯尔血亲王的速度,他看啸威显然有什么计划,便按捺住出手的冲动,这种办法只能用一次,要是不能给凯尔造成伤害就白费了。

    “既然相信我,就不要问,跟我冲,我们转移阵地。”啸威并没有告诉他们两位老爷子就在旁边,毕竟他没有晓家老爷子这种神奇的传音术,要是说出来了就失去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了。

    棘泽他们也没有多问什么,突然出手,斗气完全爆发,将凯尔亲王震开,啸威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龙飞三人紧随其后。

    “哈哈哈,卑劣的圣星种,这就是你所谓的办法。你以为你能够逃出本亲王的手掌心吗?”本来挺他们四人在讨论,凯尔还以为这几个小子真的想出了什么克敌制胜的办法呢,结果一看他们转身头也不回的跑掉了,不禁嗤笑一声,闪身追了上去。

    “昊天,那个老家伙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听到凯尔追了上来,啸威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阴阴的笑,转身问昊天。

    “没问题,那老家伙为了尽快的追上我们,现在就在我们的正后方。”

    “好”,啸威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右手对前方的草丛比了一个隐晦的姿势,转头问棘泽。

    “阿泽,你的办法是禁锢住拿老家伙还是降低他的速度?”

    “我能够降低他的速度。”“降低多少?”“突然发动的话。能够瞬间降低三成。”

    “三成吗?很好,等一下我一喊回头,龙飞你佯攻,我们三人,用上次的那个流星雨合击技,我有个大惊喜给这老家伙,知道吗?准备。”

    昊天三人没有出声,坚定的眼神已经告诉啸威答案了。

    “回头!”

    啸威一声大吼。龙飞率先回头,双手一展。大喝一声“接招,老杂毛。水瀑天华。”龙飞的头上瞬间凝聚以大片水元素,化为一道大瀑布,直冲凯尔血亲王而去。

    “哼,臭小子,本亲王老早就防着你们。血王晶盾,给我挡住。”只见凯尔也不停下来,双手往前一撑,血色的斗气像流水一样从手中飞泻而出,在他面前能成一道血色的晶体盾牌。

    水瀑天华铺天盖地的撞在了血色盾牌上。连绵不断的冲击在盾牌上,一阵玻璃碎裂声,只见晶体盾牌上面布满了裂纹,就如同一只只丑陋的大蜘蛛。凯尔大惊,正打算再度输出血斗气补全盾牌时,突然听到头顶上突然传来呼啸的气劲之声,耳边传出一个少年的怒喝。

    “老杂毛,尝尝这个,殛爆流星雨!”

    凯尔抬头一看,吓得面无血色,之间头顶上,一间卧室大小的陨石,夹杂着爆裂的火焰在狂风的推动下,以雷霆万钧之势想自己压来。那陨石是完全由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土斗气凝结而成,那上面炽烈的火焰与狂风也不是寻常之物,他哪还敢迟疑啊,双手一勾,将原本置于身前的血王晶盾移到头顶,双手如开闸的水龙头,血斗气如不要钱似得,不断涌入血王晶盾中。

    没有声音,一圈超越了声音的冲击波,以血亲王凯尔为中心,往四周扩散开来,整个战场就像是被沙尘暴袭击了一般。全身没有一丝斗气,连站都站不稳的昊天棘泽啸威一下子就被掀飞出去,还是尚保留了一点斗气的龙飞拉住三人,向外逃去,才免去了三人以平沙落雁式着陆的结局。

    “哼哼,我们三人拼尽全力的招式,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用来砸的,殛爆流星,给我爆。”

    随着啸威的话语,原本被烟雾淹没的中央,再度传出一声巨响,如同远古荒兽的怒吼一般。火光,青光还有土黄色的光芒在中间亮起,只觉得周围空气一阵收缩,然后猛的涨开,一股比刚才撞击更强大的冲击波,将还在逃命的龙飞四人全部击飞,没有一丝力气的啸威等人齐齐吐了一口血,而龙飞的脸色也是十分惨白。

    冲击波过后,就在众人好不容易站稳之后,似乎觉得眼前灰光一闪,但是眼睛一眨就什么都没有了,真当龙飞想要看看那个血族老妖怪死没死的时候,突然从烟雾中央传来一声张狂的大笑。

    “小杂碎,你们根本想不到亲王级有多么强大,在我全力防御下,你们那个看起来声势浩大的合体招数也不过给我带来一点轻伤罢了,而你们却已经全部力竭了,还是乖乖受死。”

    “那可未必,破天手第九式——只手擎天”

    “无极剑——以身化剑。”

    “哇~~~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居然,居然还有人,呃啊~~”(未完待续 W W W 。D U X I A 。O R G。。)

    ps:对不起,这一更迟了,有点卡文

    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众人一愣,本来以为斩天就算能胜过诺费勒,也应该要经历一场很长的拉锯战,没想到众人才来到这里短短的不到几十分钟,诺费勒就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吼,诺费勒,我的兄弟,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到,哪里来的狂妄之徒,居然胆敢伤我伟大的血族亲王,就不怕我们血议会将你们赶尽杀绝吗。”

    听到诺费勒亲王的求救之后,花坛大门里的人发出一声怒吼,一股庞大的精神威压如潮水一般,从大门内涌出来,看来诺费勒的求救让这个叫凯尔的血族亲王又惊又怒,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

    感受到这股强大的精神威压,埋藏在四周的六人顿时流出了冷汗,那是一种不在同一层次的强大,就像是狂暴的怒雷一般,击打在众人心中。啸威硬顶着如同天威一般的强大气势,手肘碰了碰愣在一旁的昊天,将其唤醒,他使了一个眼色,随即闭上双眼,气沉丹田,将所有的精神全都集中在体内,缓缓的调动起丹田里盘踞的大量斗气,不敢有一丝气息外泄,用精神力紧紧的包裹住,不断的往手中调动。

    被啸威唤醒的昊天暗骂了自己一声,居然在这种生死危机的关头失了神,要不是啸威在一旁,只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再有下一次,随后昊天也将所有的心神全部沉入体内,小心翼翼的调动起身体里的斗气,就等着那个凯尔现身,然后给他来个雷霆一击。

    一道红影从大门里一窜而出,势若奔雷,气如长虹。疾似闪电。

    “休走,飓风螺旋钻”“飞凤烈焰击”

    “组合技,风火凤凰钻”

    之间从花坛右边树冠上射出一道直径半米的淡青色圆锥斗气能量,紧随其后的是一只火红色的斗气飞鸟,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赫然是传说中的神鸟凤的雏形。只见火焰飞凤双翅一振。追上了前方的螺旋钻,身躯一纵,从螺旋钻中空的地方转入其中。然后一声大响,原本圆锥形的螺旋钻化为一头风火凤凰,向着红影掠去。

    “什么!”

阅读圣魔剑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源世界之天衍我脑子有病的呀纣临神话版三国造化之门东逃西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