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放开那个女皇
本章:4828字

第三十六章 哥这心——痛啊!

    他们如今看着白河的眼神,简直就跟看财神爷差不多,只差没有叩头跪拜了。

    自汉朝以来,受儒家学说影响,华夏士、农、工、商四个阶级之中,以商人地位最为卑贱,被读书人指着鼻子来骂也不敢吭声,就跟楼下卖笑的小姐姐差不多,从来没有人会为商人仗义执言的。可如今,却出了一个白河白公子,一张利嘴将这帮才子骂得哑口无言,简直大快人心。

    “等回去以后,一定弄一个白公子的雕像,放上神台好好供着!——嗯,他这么贱,还是偷偷来好点,毕竟咱丢不起这个人……”神豪们都纷纷打定主意。

    兰清明平日没少因为“商人”的标签而被那些读书人指着背脊辱骂,如今见自己兄弟不惜犯上众怒也要为商人正名,哪能不激动得热泪盈眶。

    “白公子英明!圣后更英明!”那帮子神豪也纷纷道。


    白河不知道这些神豪已经把自己当死人拜了,他冷笑着扫视眼前一众鹌鹑般的才子,只觉得余怒未消,于是继续骂道:“你们这帮子读书人——目无圣后,是为不忠!”

    “家有老父老母待养,却不知自食其力,只会死读圣贤书,还跑来青楼风流快活,置父母于不顾,是为不孝!”


    如果我凭自己的本事赚点小钱这种行为也是无耻的话,那我便大方承认又如何?我就是无耻,怎么了?我再无耻,那也是自食其力!可是你们呢,你们连我一个无耻之徒都不如,又算得了老几?怜星小姐登临笼烟楼,文会天下才子,不也是要收门票吗?那也是一种商业行为啊,怎么不见你们骂她无耻?!去啊,去骂个痛快啊!”

    说着,他抬掌狠狠一拍!

    一时间,场上沉默得像个义庄似的,那一个个面如考妣的才子就是死了爹的孝子。

    可是就在这时,兰清明却忽然很激动的大喊了一声:“当然是圣后!圣后英明!圣后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小鲜肉家里就是经商的,而且算得上是金陵城的头号“奸商”。金陵大街上最热闹最繁华的酒家“兰桂坊”,就是他家的——据说是因为他爹姓兰,他妈姓桂,所以才叫“兰桂坊”。
    “同为大周子民,你们盲目歧视商人却不知反省自身,又因为我赚了点小钱而心生不忿,不问缘由便口诛笔伐,是为不仁!”

    “平白伸手拿了姚公子的名额却无半点作为,那就是无功受禄,是为不义!”

    他指着那帮才子,骂到狗血淋头:“你们这帮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平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事生产,不事劳作,要是好好呆在家里等死,我眼不见为净,那也就算了,可是如今,你们却居然还有脸跑来骂我无耻?
    只听“嘭”的一声,身前那张案桌应声而裂,桌上白纸纷飞,墨洒如雨,刮得众才子脸上火辣辣的疼。

    兰清明感动得差点就哭了,心想,老白为了赚点零花钱而扯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是挺不容易的,就连怜星小姐都被拖下水了。那桌子那么坚硬都一巴掌拍裂了,也不知道他手疼不疼。于是连忙跑过来安慰道:“老白你快消消气吧,为了这帮人而气坏了身体不值啊!”

    白河唏嘘道:“没办法啊,这帮人就是犯贱,非得讨一顿骂才安心,哥只好成全他们,谁让哥就是这么好心的一个人呢?”

    兰清明劝道:“他们犯贱是他们的事,咱犯不着跟着一起贱啊。”

    “哎,小兰啊,哥的寂寞你不懂……”白河仰天长叹,痛心疾首:“想我大周在圣后的英明领导之下,安定繁荣,商业发达,国内安居乐业,国外万国来朝,这是何等完美的繁华盛世!可是却偏偏,眼前却还活着这么一帮贱人,他们的存在,就是对圣后威名的最大侮辱!他们的存在,就是对圣后努力的最大否定!”

    他拍了拍兰清明的肩膀,神情无比落寞:“一想到这,哥这心——痛啊!哥就算再犯贱又如何,只要能骂醒他们,保住圣后的心血,那都是值得的……”

    “老白,我真是服了你了!”

    兰清明不禁为之倒绝,这丫的连骂人都能找到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简直让人不得不服,于是崇拜道:“没想到老白你如此忠君爱国,为了圣后威名不惜如此作践自己,兄弟我真是与有荣焉啊!你们——”

    他转过头对着那帮才子,厉声道:“还不快感谢我兄弟,要不是我兄弟牺牲了自己的名声,你们如今恐怕还活在梦里呢!”

    “不用了,小兰。”白河摇头叹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要他们明白哥的一番苦心就好,哥这小小牺牲算不了什么的,让他们给个十万八万两银子来,随便意思意思就行了,不用太多,太多了扛不动……哎,谁让哥就是这么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人呢?”
    “就侮辱他怎么了?!”

    白河呸的一声,不屑道:“你们的圣贤重农抑商,可是据我所知,咱们英明神武的圣后陛下,却是开放政策,大力支持经商。你们辱骂商人,莫非是在质疑圣后的决断?那好啊,烦请你去那张龙椅去坐一坐,下令扼杀天下所有商业,然后再回来看看我大周朝如何繁荣安定,如何?”

    “不敢、不敢!”大帽子一扣,众才子当场就是怂了。

    给他们天大个胆子也不敢质疑圣后啊,更别说去那张龙椅坐上一坐了,那不是谋反么?不禁当场就冷汗一身,结结巴巴道:“这、这……你这是强词夺理!”

    “哼,说我强词夺理?那你的意思就是,咱们那位正值春秋鼎盛的圣后陛下,不如你们那些早已化灰的所谓圣贤咯?”

    白河大帽子接着扣,脸上不屑之色越加浓烈:“在回答我的问题之前,我麻烦你们这些饱读诗书的所谓才子,先用你们的猪脑子好好想一想,到底是谁平定了大唐内乱,建立大周?是谁率兵拒敌,卫国边疆?又是谁劳心劳神日夜以神念巡视天下,惩治宵小,保我国内安定繁华?是所谓圣贤?还是当今圣后?”

    众才子顿时为之沉默。

    其实答案显而易见的,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敢回答。

    回答是圣后吧,那就等于否定了圣贤,否定了圣贤,就等于否定了自己,否定了自己,那显然就等于将自身与那些最为不齿的商人放在同一地位——这对于心高气傲的才子们来说,是断然不能接受的。

    可是回答是圣贤吧,那就显然中了那贱人的奸计——你说圣后不如圣贤,那就是说你小子不服圣后咯?那好,请上龙椅……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