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这酒……真有这么好喝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再加上她堪称完美的琴技和嗓音,真应了那一句“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晓,无一不精”的评语。

    白河默默欣赏着,不禁为之心折:这样的女子,实在很难让人与前世的那些花瓶明星联系在一起。如此风采,如此才学,也难怪她能风靡大周,通杀男女老少,就连圣后,也亲自召她入宫。

    不过龙肉吃多了也会腻,于是看着看着,白河慢慢的有点审美疲劳了。

    不得不说,能把逼装到这个高度,那也是一种天赋了。

    而怜星小姐呢,居然也是出口成章,无论那些才子说什么话题,她都能引经据典一一对答,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大至政策时局,小至柴米油盐,她都能应对如流。而且还将所有人都照顾得面面俱到,既不会给你过度重视的错觉,也不会让人觉得她无视了自己。

    反正他们说的诗词歌赋他也是兴趣不大,歌又听完了,看脸怜星那样子,怕是一时半会也不会再来一首的了,于是把头一扭,他就干脆不再看她了,专心应付眼前优酸乳……哦,是美酒。

    这三楼上的酒,可不是一楼二楼的那些黄醅酒可比的了。在这个时代,黄醅酒虽说也是有一定档次的好酒,可是与三楼的琥珀酒一比,就有点相形失色了。

    直到过了不知多久,情况终于出现了变化。

    不知道是谁引开了话题,引得那边的怜星小姐忽然轻笑着说了一句:“听闻白河白公子楹联功夫乃是金陵一绝,就连小女子所出的那三幅上联,也让白公子对出了十几个不同的版本来,不知可有其事?”

    这时,坐得远远的白河也没留心听她说了些什么话,只是三言两语的功夫,场间的气氛就忽然热闹了起来。

    只见众才子就像蜜蜂见了蜜似的将她围了起来,他们心里明明很想扑上去的,可表面上却又装出一副“视红粉如骷髅”的清高模样来,保持着若即若远的距离;

    他们心里明明很想唱一首“十八摸”的,可是话到了嘴边,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诗词歌赋圣云子曰。你一句清风明月,我一句云淡天高,你吟诗一首,我作赋一曲,话题十分的有深度、有内涵,要是让不明就里的人听到了,还以为他们在开诗词大会呢。

    只见此酒明亮橙黄,倒在杯中如同晶莹琥珀一般,看上去粘稠浓腻说不定还会挂壁,正所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故因之而得名“琥珀酒”。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酒终于有点酒味了,不再是纯粹的优酸乳了,这对于酒鬼白河来说,简直是比美女更加有吸引力的极品。

    就这样,这边斟酒独乐,那边争相献媚,两边相安无事,十分和谐。

    众才子一听,唰的一下,就很诡异的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便传来一阵“咯咯咯咯”的古怪声音,仔细一听,全是咬牙声……

    自从见到怜星之后,他们一个个都只顾着献媚,激动得有点忘乎所以,一时间竟忘了还有白河这贱人在场了,如今听怜星小姐主动问起,众才子都觉得有点牙疼。

    嗯,脸也疼……

    转头一看,就见到那贱人正在跟一坛刚开封的琥珀酒较劲,连整张脸都埋进去了,只有那头高高耸起的“超级赛亚人”露在外面一抖一抖的,细心听还能听到“咕嘟咕嘟”的声响。

    见他喝得是如此的专注,就好像在对付一个生死大敌似的,众才子都下意识的跟着“咕嘟”了一下,颇为意动:“这酒……真有这么好喝吗?”

    “咳!”姚公子见状不妙,连忙干咳了一声。

    汗……众才子齐齐反应过来,都觉得有点汗颜:一不留神,差点又被这贱人带节奏了,果然是被虐出阴影来了吗?旋即反应过来,心下暗喜:“这贱人只顾着喝酒,莫非没听见怜星小姐的话?哈哈……那再好不过了!”

    “咳咳!”

    这时姚公子又干咳了一声,他见怜星小姐询问的目光看过来,就想把这一茬糊弄过去算了,免得惹火烧身,于是便不动声色道:“怜星小姐,那白贱……咳,那白公子的确是有几分急智……”

    刚出口,他就想抽自己一巴掌了,没事赞那贱人干嘛呢,真是吃饱了闲着的!

    可是既然已经出口,他当然不可能收回来的了,只好接着说下去了:“可是要说他楹联功夫乃金陵一绝嘛,那小姐就未免太过高看他了……”

    怜星小姐笑而不语。

    姚公子硬着头皮突然话锋一转,继续道:“据在下所知,这白公子,乃是金陵城里有名的纨绔,身为林家赘婿,非但不知自强自立,还仗着林家地位尊崇,日日坑蒙拐骗,人品极为低劣。怜星小姐你所方才所出的三联,就是此人不知从哪里抄来的几幅下联给对上去了。你是不知道,他那些下联啊,啧啧……简直是狗屁不通,实在是侮辱了怜星小姐你的上联,我都不稀得说他了。难得今晚诸位才子共聚一堂,不必为那白河而扫兴了,怜星小姐,不如咱们聊聊诗词如何?”

    看着那帮才子的猪哥样,白河就不禁大为鄙视:“亏你们这帮才子还饱读圣贤书,说什么正气浩然,敢情都是精神抗性为零的废号,书都读到狗身上去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不免大为得意:“还好哥有无敌穿越大礼包,洞玄子三十六散手护身,不但免疫媚惑,还能催……嘿嘿……”

    淫笑几声,他才慢慢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至于过去与怜星搭讪?他是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毕竟咱是来追星,不是来捧星的。

    追星的本质是什么?是看戏,而不是登台演戏。要是咱也登台演戏,那还要明星干嘛,对吧?

    当然了,如果能与明星同台表演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只可惜,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那是不可能的。强行登台的话,最终只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不免又是一番“装逼”与“打脸”之间的博弈,那多累啊!

    “还是看戏好,既丰富了夜生活,又能看妞养眼,多妙!”白河如此想着,便抓起酒坛便有一口没一口的喝了起来,边喝便打量着怜星小姐。。

    不得不说,这妞儿真是得天独厚的宠儿,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能牵动着男人的心神。

    她身材满分,样貌……即使蒙着面纱,那隐约的轮廓也难得一见的极品,声音更是完美到让天下所有的乐器都恨不得自毁的程度。只是奇怪的是,她明明是可以靠自身硬件大杀四方的,却为何偏要动用气域这种“外挂软件”……

    那也只解释为大神的世界你不懂了。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神图师我的老公是主神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哥儿如此多骄重生之民国女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