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有点陌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青莲先生亲自邀请你去见面,你敢不去试试看?”二小姐道。

    “人家请我我就要去么,真是的……都把哥当成什么人了……想见哥他不会亲自上门?”白河正嘀咕着,忽见二小姐玉掌一竖,连忙跳了起来:“去!既然娘子有令,那我必须得去啊!可是那抄……”他迟疑了一下,问道,“抄袭的事……?”

    “你……!”

    “你敢!”

    “当然敢……啊、不是!当然不去……啊、也不是!诶?不对啊……”白河终于反应过来,觉得有点懵逼,“你这话几个意思?”

    二小姐崩塌的世界观还没重建起来呢,见他哪壶不开提哪壶,心里不由得又是气苦又是纠结,也忘了追究他叫自己“娘子”的事了,干脆破罐子破摔道:“抄吧抄吧抄吧……只要不被人拆穿,你爱抄就抄个够吧!”说完鼻子一酸,忽然觉得有点委屈,心想,合着我一片苦心,到头来只赚得里外不是人了,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

    白河见她泫然欲泣的样子,不觉好生心疼。

    “少爷,二小姐!”正说着,小萝莉忽然抱着酒坛子晃了进来,她见气氛有点奇妙,不由楞了一下:“你们这是……”

    “咳咳……”二小姐连忙收起小心思,正襟危坐。白河讪讪的缩回了爪子——他刚见二小姐委屈,情不自禁的想给她顺毛来着……

    白河秒怂:“我说你别难过了……”

    “后面那句。”

    “这约会……我不去了……”

    这妞儿打起人来的时候就是个母老虎,可是一温柔起来,却比母老虎还要可怕——因为老虎只是吃你的人,可这妞儿却会吃掉你的心,钢铁也化绕指柔。

    他越想就越羡慕另一个自己了,不过再想想,如今自己就是“自己”了,那么羡慕他不就是羡慕自己?怎么感觉怪怪的……好自恋啊!

    暗叹一声,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白河便安慰道:“放心吧,二小姐,没人能拆穿的、咳……我是说,我那根本就不是抄袭!哎,算了,总之以后你就会慢慢明白的了……”说着举起了手。

    这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男人就是这样,见得血,就是不见得女人泪。越坚强的女人,哭起来男人就越心软——尤其是二小姐这种刀子嘴豆腐心、武力值又爆表的女人。

    不过天真单纯的小萝莉却没那么多花花心思了,她见他们俩口子没再打架了,就由衷的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嘛,两夫妻就应该和和睦睦,相敬如宾。”

    “人小鬼大!”二小姐俏脸一红,戳了一下她的脸蛋,小萝莉嘿嘿直笑。白河也嘿嘿直笑,不过笑的是什么,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对了,少爷,这酒咱还送兰公子家里去吗?”小萝莉晃了晃那坛白酒。

    “送!当然送!咱还得亲自送——”白河果断道,不然他蒸来干嘛?说着瞄了一眼二小姐,询问道:“可好?”

    毕竟是要出门,而且是去找那所谓的“狐朋狗党”,当然得问过自己老婆的态度了,哪怕是走个过场也好。

    二小姐闻言便想起方才闻到的酒香,便指了指那坛白酒问道:“这是什么酒?”

    “二小姐你看,这叫白酒,是少爷亲自蒸出来的,你尝尝……”小萝莉嘚啵嘚啵的把蒸酒的事说了一遍,说着拿过杯子倒了一杯。

    二小姐很是豪迈的举杯一饮而尽,结果……

    “这——咳咳咳!”

    她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就呛得俏脸通红。好在她功力深厚,真气一转便已恢复过来,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河:“这酒……真是你蒸出来的?”

    “千真万确。”白河笑道,一时嘴贱又补了一句:“放心,这次真是我原创的,绝对不是抄来的方子……咳!”

    说完他就给了自己一嘴巴,连忙转移话题道:“哈哈……那啥,我这不正打算拿去给兰清明那丫的尝尝吗,他家是开酒楼的,应该能估个价出来,到时候再根据市价,酌量生产……嗯,我想应该能赚点小钱帮补一下府里。二小姐,你觉得如何?”

    二小姐闻言不禁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不认得眼前这个人了,他明明是自己相处多年的未婚夫,却为何感觉有点陌生?

    二小姐惊到麻木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莲先生他、他不是漂泊江湖、四海为家吗,怎么会突然现身金陵?还邀请我家相公相见?”

    高手兄道:“青莲先生与怜星小姐是同门,听闻怜星小姐来了金陵,刚好他又在附近,便专程过来一见。昨晚白公子前脚刚走,青莲先生后脚便到,结果就错过了。后来他听怜星小姐说起白公子的事,很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非但能生受圣后神雷一击而不死,还突然由一个草……咳,突然变得才华出众,所以才借怜星小姐之手,送名帖来邀请白公子前往一见。”

    “……”二小姐久久无言,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正在崩塌。

    一个是传奇人物,一个是林家赘婿,一个是云端之上,一个是地底之泥,可是忽然有一天,有个人跑来告诉你,云端之上的传奇人物要下凡下来亲吻地上的泥了,换谁也接受不了啊!

    ……好吧,说亲吻太污了,而且自家相公也没这么低贱,不过大概是这个意思就对了。

    她正发着愣,高手兄已经起身告辞道:“二小姐,如今话已带到,在下便不叨扰了,告辞。”说完拱一下手,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是见二小姐那呆若木鸡的表情,他心下却忽然有点暗爽:敢情受惊的不止自己一个,哈哈……

    白河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

    青莲先生什么的,他是听都没听过。再说了,江湖上的人跟咱有关系?没关系啊!他打他的架,我赚我的钱,大家都不是一个片场的,听来干嘛?

    不过看二小姐的反应,他也知道自己“抄袭”这一罪名算是洗脱了——没办法,高手兄那番话实在太有理了,别说二小姐,就连他自己也是无言以对。这时,他见二小姐还在发愣,还以为她被高手兄落了面子不开心呢,便于是壮着胆子安慰道:“二小姐,你也别难过了,那啥……大不了这约会我不去了呗。”说着拿起那张名帖就要撕掉。

    结果二小姐忽然一把抢了过去,杏眼一瞪:“你说什么?”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复仇女神:异能重生回归重生之拐个仙男当老婆特种兵之至尊养母难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