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没……没喝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话音方落,就见到青莲先生的身形忽然模糊了一下,好像动过了,又好像没动过。兰爸爸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来着,可是一看身边,发现刚刚那帮同行居然不见了,然后再看店门外,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死当然没死,只是不知为何,他们都没法动了,此时正躺在地上呻吟。

    “高人,绝对是高人!”

    兰爸爸也是见多识广,心知眼前这青年绝对是自己生平仅见的高人、高人、高高人!只怕连林家二小姐也比他不过,连忙感激道:“多谢这位大侠仗义相助——阿福,赶紧上菜!先给这位爷上了!”

    “请问掌柜的,可需要在下代劳,帮你送一送这帮恶客?”青莲先生笑吟吟的问兰爸爸。

    兰爸爸闻言也是愣了一下,旋即笑逐颜开:“那就有劳这位大侠了!”

    “来嘞,这位爷,请!”

    闹了这么一下的功夫,后厨已经准备好,结果来得最晚的青莲先生,反倒成了第一个尝鲜的顾客。

    他一念及此,不由得有点来之不易的感慨。

    不过眼下酒已经在眼前了,旁边还有人眼馋着呢,青莲先生也不多想了,便慢慢斟出一小杯。

    兰爸爸那一句“送客”可把他给乐坏了。

    他昨晚打听得清清楚楚,兰桂坊的规矩是“先来先到,送完即止”,顶多也就是前一百份的量,之后就得看天意了。他本来就来得晚,刚才人群蜂拥进店的时候,他又自持身份落在最后,结果一进到门来,他就差点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这时正懊悔着呢。结果没想到,这帮酒楼的同行们居然闹了这么一出,兰爸爸一声“送客”直接就让赠酒的名额一下子空出了一大半,他又哪能不乐?

    混迹红尘虽然是要讲规矩没错,但是既然店老板都开口要送客了,店小二又忙得紧,那么举手代劳一下,也不算是坏了规矩啊,不是吗?

    这时,兰爸爸又拿来一小壶酒,酒壶不大,顶多就白河前世一次性杯三杯的量,里面装的当然是白酒。兰爸爸把酒壶放在青莲先生面前,恭敬道:“这是小店的新品,暂名白酒,大侠请慢用。”说完,他便径自去招呼其他客人了,态度不卑不亢。

    “这就是那白酒?”

    看着眼前的酒壶,青莲先生心下意外之余,又有些唏嘘,别人都是一杯,而自己却是一壶,那么想也知道,肯定是掌柜的念在自己出手相助之恩额外赠送的。想想自己地位何曾尊崇,平时多少人哭着喊着要送酒上门,自己都不屑一顾呢,此时竟然要念在“恩情”的份上才能喝上这么一小壶……

    清澈的液体在酒杯中微微荡漾,青莲先生不禁两眼一睁:“酒水清澈如练,实乃生平仅见,这白酒之名,果然有些门道!”再闻上一闻,他的鼻子就开始抽抽了:“酒香辛辣,甘醇浓郁,竟丝毫不带甜味,令人闻之欲醉,果然不凡!”

    紧接着小酌一杯……

    腾!

    味蕾瞬间爆炸,只感到一股灼热的暖流顺喉而下,然后在腹中疯狂造反,星星之火瞬成燎原之势,青莲先生不禁拍案而起:“这也是酒?!店家的,你给我送的是什么东西?!”

    兰爸爸闻言一惊,还以为出了什么岔子:“大侠,这酒……”

    正要解释,便听到青莲先生大笑道:“这哪里是酒,分明是琼浆玉液啊!哈哈哈哈……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白酒一出,天下无酒,此话果然不假!”当下便连干三杯……

    没错,是连干三杯。

    一共就三杯的量,被他脖子一仰,没了……

    然后他就不乐意:如此美酒,竟然只有三杯?洒家这酒瘾刚起呢,居然就没了?!不够!大大的不够啊!

    青莲先生舔干了杯子,咂咂嘴,然后问兰爸爸:“掌柜的,怎么才三杯?”

    兰爸爸刚刚被他喘的那口大气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呢,这时又听他问起,不由苦笑道:“这位大侠,实在抱歉,规矩就是如此,小老儿也是没办法。看在您方才仗义相助的份上,给您三杯已经是破例了,您看别人才一杯呢。”

    青莲先生想想,的确是这个理,可是就算如此,那也才三杯而已,哪够啊?然而他也不好坏了规矩,于是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酒葫芦道:“那我用我这葫芦里的酒,跟你换一杯行不行?”

    这葫芦里面的酒要是让江湖中人见到,莫说全部了,就算一滴,恐怕也得打破头来抢,用来换一杯白酒,那是绰绰有余了。

    然而兰爸爸并不是江湖中人,闻言只是笑道:“客官莫要说笑了,小老儿自家就是开酒楼的,哪有向客人买酒的道理?”

    “可我这酒不一样。”青莲先生道。

    “我这酒也不一样啊。”兰爸爸两手一摊。

    “实不相瞒,这位客官……”他正要开口回绝,不料四周突然涌出一大帮人来,全是同行的,七嘴八舌的围着兰爸爸追问这白酒什么时候能正式上市,是否能接受预订,大批量订购的话,价钱几何,有没有优惠之类的,甚至有人更离谱的是,竟然旁敲侧击打听这酒是怎么酿造的。

    兰爸爸的面色顿时冷了下来,心道白公子果然神机妙算!

    其实他昨晚回了一趟酒庄,大周酒厂的总监造白河大人已经交代过了:如有同行问价,一律回绝,并且拒绝让其再次品酒,别问为什么,照做便是。

    兰爸爸本以为白河想得太严重了,这才第二天呢,同行的哪里会这么快有反应?然而今日一见,才发现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这时,见这帮同行们围得紧密,兰爸爸干脆也懒得扯皮了,扯开嗓子毫不客气的喊了一声:“阿福,送客!!!各位,请——!”

    这下,顿时就有人不乐意了,扣着大帽子叫嚷道:“兰老板,你这做法可就不太厚道了啊!须知道这白酒乃产自我大周,理应由大周人共同经营,你岂能一家垄断?”

    还有人叫嚣道:“正是!兰禄湖,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把经销权交出来,不然的话,恐怕林家也保你不住!你可知道我身后的人是……”

    忽然“嗖”一声,那人还没来得及说出他身后是哪尊大神,就凭空不见了!

    众人顿时一愣,旋即大惊失色:有高手架梁子!连忙回头一看,便正好见到远远的墙角那边坐着一个手执葫芦腰携长剑的白衣青年,正笑吟吟的望着自己这边。

    这青年正是青莲先生。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我姐很多血溅黄昏僵约:最强死神皆斩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白银霸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