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 大周江湖监察部金陵临时分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至于生产这一边,如今配方已经研究得七七八八,大型蒸酒设备又还没做好,那么目前能做的,就是用实验用的十个小甑子,开始有目的地蒸馏白酒了。虽然效率低了点,但也聊胜于无。

    兰家本来就有自己一套成熟的运作体系,如今只是加入了白酒这一种产品而已,不可能说一下子来个颠覆性的变化的,这样太得不偿失。当然了,日后的生产重心,肯定会向白酒转移的。这种事交给兰家的人去做就好了,胜过自己亲力亲为一百倍——毕竟术业有专攻嘛。

    搞实验,白河凭借远超这个时代的见识和眼界,自问还是有两把刷子,但是论经营实操,那就真不是那块料了。

    这情况就好比前世的流动治安岗亭,里面有没有“破里斯”驻守、驻守的“破里斯”有多能打,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里有个治安岗亭。

    于是干脆不管了。

    如此一来,整个酒厂都忙起来了,而白河这个挂名的“大周酒厂总监造”,却忽然一下子就变得十分的空闲了,这甩手掌柜做得也是够彻底的。

    时隔两日回到林府,这时候关于那三个关键词的谣言已经传开了。

    如此一来,便导致下午才回到林府的白河还没进门就被守门的家丁当面“呸”了一声:“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负心汉、白眼狼!对得起二小姐、对得起我林家么你!”

    ——嗯,这个是二小姐的死忠粉。

    结果小流氓让人做了一块大木牌,写上“大周江湖监察部金陵临时分部”一行字,然后在村口找间茅屋一挂,再拿出印章一盖,完事!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如今金陵巡察使告老回乡,新任巡察使还没定下来,金陵这一片江湖就小爷我最大!像这种临时分部,我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只要有这块招牌在这里,哪路小毛贼敢再来这里作案,那都是挑战整个大周江湖监察部的权威!

    白河想了想,还真是这个理。

    而与此同时,也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风声,说目前这姑爷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好像那天被二小姐一巴掌打出大街之后就突然开窍了,大家都悠着点。

    信者有,因为他们看见当日姑爷“火烧厨房”的成果如今正在兰桂坊引人垂涎。而不信者当然也有,因为根深蒂固的观念,一下子难以扭转。

    但是总体来说,大家都是将信将疑的。

    对谣言一无所知的白河感到莫名其妙:“招谁惹谁了我?”想着大人有大量,便懒得跟他计较了,径自进府。

    结果没走几步,又被人拦住赞了一句:“姑爷真有你的,尽享齐人之福,羡煞旁人啊!改日指教小人几招如何?”

    ——嗯,这个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最后一路走来,竟尽是各种各样的唾弃和膜拜,搞得白河更加迷糊了,便抓住一个家丁盘问了一番。那家丁也是爽快,对于这个传言中“左拥右抱”的姑爷很是佩服,便言无不尽地将这两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白河听完又是惊讶又是好笑。

    惊的是,没想到那青莲先生被自己放了飞机之后,居然会做出“堵门”这么荒唐的事来。而好笑的是,这时代的八卦党真可怕,这种捕风捉影的能力也是没谁了。

    不过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真相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机会啊!这是宣传白酒的大好机会啊!自己昨晚不是想让那青莲先生连本带利还回来么,现在正好,机会来了!

    当下一笑置之,白河先去后花园看了看。两日不归,也不知道那棉花苗长得如何了,先去看看比较放心。

    结果去到后花园,那位被二小姐称为“四爷”的老头子并不在,但是棉花的长势却十分喜人。

    只见当日“祈祷”过的那一半种子如今已经发芽了,还长出三四厘米高的叶子,长势明显比没有“祈祷”过的好得多。而最先种下的那一批棉花之中,当日被穿越大礼包又电过一遍的花苗也明显比没电过的精神,如今都快有膝盖高了。

    这就证明了一件事:并非这个世界的棉花本来就如此变态,变态的只是自己的穿越大礼包。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咱将来还真有可能会变成古代版的袁隆平了!啧啧,水稻之父啊,想想就忍不住激动了……”

    证实了猜想的白河乐不可支,暗自YY 了一番,又将所有的花苗电了一番,雨露均沾,这才溜回了自己的小窝西厢小别墅。

    结果一进门,便听到小萝莉的声音从书房传来:“少爷少爷,你快过来看看!你变成名人了,好多人送名帖来邀你过府呢!”

    “名帖?”白河好奇的走过去,果然见到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小摞名帖,虽然没有二小姐房里的挑战书这么夸张,但粗略数来也不下二三十张了。想来应该是这两天自己不在,府里的下人送过来的。

    怜星闻言又是一愣:“师兄,你这几日在金陵逗留,无非就是为了见那白公子一面而已。如今人你也见到了,为何还要下帖?”

    “这点酒哪够啊?”青莲先生答非所问。

    “……”怜星顿时明白,亏她还以为他是想趁机摸那白公子的底呢,敢情这没节操的师兄为了赚口酒喝,真是什么都做得出的!

    “三日……”她想了想,忽然冷笑了一声道,“你今日当众施展青莲御剑诀,整个金陵都知道你李白现身了,三日后,你就不怕邀月师姐闻风而至?”

    “邀月……”青莲先生此时正在奋笔疾书,一听到“邀月”两个字,手腕忽然一抖,在名帖上划下长长的一道墨痕。

    过了半响,他默默将那张价值不菲的烫金名帖揉成一团,然后找过一张新的重新再写:“等她来了再说吧……”

    ……

    ……

    第二日,白河交代好酒厂的事宜,便动身返回林府。

    其实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了,主要是敦促李元芳那小流氓尽早拿出一套完善的保安方案来,免得他一个人忙活不过来,让人钻了漏子。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我姐很多仙武之绝世武神神图师猫爷驾到束手就寝我的1979重生之红包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