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凡人修仙的故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实在想不懂:就这样的一个人,要武功没武功,要气域没气域,说英俊也不英俊,晴儿为何会对他动心?

    ……

    ……

    “女人心,海底针啊,认真你就输了……”想不通,他就干脆不想了,径自溜回西厢小院。

    殊不知他刚转身,还没走远的大小姐便已停下了脚步,看着他的背影出神,那只掌握千军生杀大权的玉手也悄悄的握紧,紧到连指尖也有些发白。

    回到西厢小坐一会,白河正打算出发前往酒厂看看情况,不料还没出门,林夫人却来了。

    “夫人?”白河顿时就愣了一下,连忙迎上去:“夫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原来是这事!”白河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听完便哈哈一笑道:“夫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钱您就安心拿着吧,晚辈好歹是个官,领着朝廷俸禄的呢,不差钱。这些年来承蒙夫人照顾,晚辈一直无以为报,如今总算是赚了点小钱,您就拿去给晴儿买点灵药好好补补吧。只要晴儿的境界能上去,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

    他想起昨天被丘比特那小屁孩射了一箭,二小姐含羞带嗔的俏脸在眼前浮现,心里就忍不住荡呀荡的……

    然而没走几步,白河便听到身后忽然传来一句:“白河!”

    “嗯?”他停住脚步,转身回望,只见大小姐面无表情道:“好好对晴儿吧。若让我发现你做了任何对她不起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说完还用眼神威胁了一下,然后就华丽丽的走了,只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

    白河看着她的背影发愣,实在想不明白这大小姐到底是闹哪一出,莫非是姨妈还没走?

    “都是一家人,就无需多礼了。”林夫人微嗔道。昨晚兰爸爸带了一大笔钱过来,她压根就一夜没睡,这一大早估摸着白河差不多起床了,就赶巴巴过来了,正好遇上。

    二人一番客套,林夫人便道明来意。

    大意就是:你为了晴儿好,我这做母亲的很宽慰。但是这笔钱是你辛苦赚来的,我这做丈母娘的实在不好意思要,不如你就自个留着做零花钱好了云云。

    林夫人一听,觉得也的确是这个道理,便也没再推辞了。只听了白河的话,她就有点忍不住无语哽咽就是了。

    二十万小钱?还俸禄?就他那芝麻绿豆官,怕是领十辈子的俸禄也不够二十万吧?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林夫人心里也是欣慰极了:钱多少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份心。看来四爷说得没错,这孩子开了窍之后,是个明白人来的,一点也不因为昨日的事而心生怨隙,亏自己还担心他会不会想歪了呢。

    “对了……”白河忽然想起一事,又道:“酒厂那边,夫人最好找个信得过的人前往接管一下。”

    “为何?”林夫人微感讶然,“酒厂是你一手建立起来的,自然由你管理才是啊。”

    白河嘿嘿一笑,不好意思说自己只想做个混吃等死的小纨绔,便找个理直气壮的理由道:“这么大一盘生意,晚辈也是误打误撞才走到今天。如今好不容易开了市,实在是兼顾不来了,还是让府里的人接管比较稳妥。”

    林夫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看穿他的小心思,不过她也没揭穿,只是笑道:“如此也好,这段时间,你也忙坏了吧?那就休息一下吧!酒厂的生意,我自会派人处理。说起来,玲珑那孩子这几天也应该到了。”

    “玲珑?”白河一愣,问了几句才知道,原来林夫人早已经写信让那大管家玲珑小姐回来了,按照脚程计算,她应该就在这几天回到。

    那还真的巧了!白河心下大乐。

    别看兰桂坊开业血赚了一波,瓢满钵满的,实际上,那只是个开头而已,后面的手尾还长着呢!比如说加盟店的管理,总得需要有人去监督吧?蒸酒的技术,总得分批让人去教吧?还有白酒的配方呢?后方的管理、资源的调配等等等等,都是需要专业人士去打理的。

    创业容易守业难,搞发明白河自问是一级棒,但是管理生意这种事,自己就真的不是这种料了!一不小心,把这大好的局面搞砸了岂非得不偿失?

    再说了,这也与自己的“理想生活”背道而驰啊!如果那玲珑亲自回来打理,那就再好不过了。

    听说,这玲珑小姐是个商业奇才,当年她才十三岁,就一手支起了林家的经济命脉,在姚家的压迫之下,为大小姐、二小姐赢得了难得发展的空间,实在惊人。

    有她在,再加上经验丰富的兰爸爸,再怎么滴也比白河自己瞎弄好。

    当下二人又说了一阵,林夫人便告辞而去了,迫不及待的准备给二小姐“加餐”。

    而白河,见左右无事,便带着小萝莉牵上狗出门溜达去了,正式开始享受他梦寐以求的“纨绔生活”。

    如此匆匆过了数日。

    白河每天要么是去兰桂坊坐坐,听听说书先生将自己的“风光事迹”说得个口沫横飞,狠狠虚荣一把,要么就去酒厂“教育”一下小七、再和小流氓吹吹牛、打打屁……除此之外就无所事事了,将“游手好闲”四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顺便好好领略一番这充满玄幻色彩的大周风光,小日子过得不知多逍遥。

    然而没过几天,就有人不干了。

    “少爷,这每天逛呀逛的没个正事,也太无聊了……”

    这日二人逛到天黑才回府,小萝莉便开始揉着小腿埋怨了起来,小嘴嘟得老高,都快挂得住酱油瓶了。

    白河愣了愣,旋即失笑道:“金陵乃六朝古都,物华天宝,新鲜事多了去了。你看,昨天城西那豆腐西施生了对双胞胎,那小鼻子小眼居然像极了隔壁老王,她丈夫说这是天赐的缘分,要孩子认老王做义父呢!这不挺有意思的吗,哪里无聊了?”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哪里有趣了……”小萝莉嫌弃道。

    “那你说什么事情才有趣?”白河好笑问了一句。

    “像少爷你之前造白酒啊、开酒会啊、斗联、斗诗这些就很有趣啊!”小萝莉眼冒星光。

    敢情你小丫头就想看少爷我装逼打脸才觉得有趣,白河暗自虚荣之余,又有点哑然失笑,心道:拜托,你不审美疲劳本少爷还嫌手疼呢。

    “那些风花雪月吟诗作对的风骚事,是文人才子的专利。刀光剑影飞檐走壁,也是江湖好汉的日常,少爷我虽然住在林家,但我本身就一平头百姓,这生活嘛,本来就是一件细水长流的事,每天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哪里有这么多的新鲜刺激?依我看,每天逛逛街、遛遛狗,这日子也是挺好的,至少比那些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人好多了。”他语重心长道。

    小萝莉扁扁嘴,没说话。

    所以说,这人的眼光一旦养叼了,就很难降下来了。白河见她委屈的小模样,心念一转,忽然笑了起来:“如果实在无聊,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讲故事?”小萝莉一愣。

    “嗯哼,讲故事!”白河点点头,忽然阴森一笑,“保证新鲜刺激!”

    小丫头不是要新鲜刺激吗?正好天黑,最适合讲鬼故事了,绝对新鲜,绝对刺激!咦哈哈哈哈……

    “……”小萝莉有点惊悚的看着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又耐不住内心的好奇,便点了点头。

    “很好……”白河鬼笑了起来,“那个,你先去把灯灭了。”

    “哦……”小萝莉哆嗦着把灯灭了。

    “下面,我给你讲一个关于灯笼的故事……”白河说着一关起门,只听吱呀一声,屋内顿时一片黑暗。小萝莉顿时“啊”的惊叫一声。

    嗯……气氛立马就来了。

    “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小山村里,住着一个漂亮的女子……”

    像这种瞎编的鬼故事,白河还不是张嘴就来?要不然,岂不是很对不起那年一起听过的张震?

    天黑,更能增加人的想像力,白河那诡异、顿挫的语调,三言两语就把一个人皮灯笼的故事完全呈现在小萝莉的眼前。

    “……就见那女子手提着一个人皮做的的灯笼,轻轻一点,灯笼亮了,就只见那艳红红的血从灯芯里滴落,嘀嗒……嘀嗒……”

    “嘀嗒……”

    “嘀嗒……”

    “少、少爷……那是什么声音啊……”小萝莉的声音幽幽响起。她的小手都快绞成麻花了,抖得跟筛糠似的,使劲往白河怀里缩。

    白河心下笑到抽筋,藏在椅子后面的手拿着茶杯继续滴水,口中却颤巍巍的说了一句:“难、难道是……”

    嘎达嘎达……屋子内顿时响起了小萝莉门牙撞击的声音。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亮起了幽幽的灯光,忽闪忽闪的飘来飘去,伴随着忽远忽近的声音在门外飘忽不定:“姑爷……姑爷……”

    “姑爷……是我啊……”幽怨的女声近了。

    那昏黄色的鬼火就在门外飘荡,屋内那滴达声还在继续:嘀嗒——嘀嗒——

    画皮里那女鬼的画面突然出现在屋内二人的脑海里,往窗缝处一看,仿佛还能感到阵阵的寒风阴阴地撩了过来。

    “啊!有鬼啊——”小萝莉一下就尖叫了起来。

    “何方妖孽在此作怪,还不速速现形!”这下连白河也有点慌了,大喝一声冲出门去。结果一出门,只听“嘭”的一声,好像撞到了什么,紧接着传来“哎哟”的一声惨叫,连忙定睛一看,白河顿时傻眼了:“你们……”

    只见屋外不知何时竟然来了三四个下人,男女都有,其中一个人正捂着鼻子在地上打滚,旁边有个灯笼被打翻在地,里面的灯油正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嘀嗒、嘀嗒……

    “我们……我们见姑爷你回来了,可是……屋里又没亮灯,就过来看看……结果就刚好听到……”一个小丫鬟弱弱的解释着,说着抿嘴一笑,仿佛在说:惊喜不?意外不?

    白河:“……”

    小萝莉:“……”

    ……

    ……

    十分钟之后。

    “少爷,不如再讲一个?”小萝莉刚才明明是吓得要死,可是一转头,她就央求着one more again了……

    白河哭笑不得:“还讲?你不怕?”

    “怕。”小萝莉认真点头,旋即又道:“可是我还想听……”

    白河:“……”

    事实证明,世间从来不缺乏用于作死的勇敢者。正因有他们的存在,这个世界才更加丰富多彩,比如眼前的小萝莉。

    不过,既然听故事的人都不怕,那讲故事的人怕什么?白河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年头没有什么消遣的,便大笑道:“好,讲就讲。你先去把灯灭了……”

    “等等!”小萝莉忽然说了一句,然后跑了出去。过了半响,她便带着一帮小丫鬟跑了回来对白河道:“好了,少爷你现在可以讲了……”

    “哇!有故事听……”众丫鬟两眼发亮。

    白河:“……”

    看着一群双眼冒光的丫鬟,再加上小萝莉,白河顿时就正经了起来,轻轻咳嗽一声,道:“既然人这么多,那我就给大家讲一个……凡人修仙的故事……”

    “话说,这是一天晚上……二愣子睁大着双眼,直直望着茅草和烂泥糊成的黑屋顶,身上盖着的旧棉被,已呈深黄色,看不出原来的本来面目,还若有若无的散发着淡淡的霉味。

    在他身边紧挨着的另一人,是二哥韩铸,酣睡的十分香甜,从他身上不时传来轻重不一的阵阵打呼声。

    离床大约半丈远的地方,是一堵黄泥糊成的土墙,因为时间过久,墙壁上裂开了几丝不起眼的细长口子,从这些裂纹中,隐隐约约的传来韩母唠唠叨叨的埋怨声,偶尔还掺杂着韩父,抽旱烟杆的啪嗒、啪嗒吸允声。

    二愣子缓缓的闭上已有些发涩的双目,迫使自己尽早进入深深的睡梦中。他心里非常清楚,再不老实入睡的话,明天就无法早起些了,也就无法和其他约好的同伴一起进山拣干柴。

    二愣子姓韩名立,这么像模像样的名字,他父母可起不出来,这是他父亲用两个粗粮制成的窝头,求村里老张叔给起的名字。

    韩立被村里人叫作二愣子,可人并不是真愣真傻,反而是村中首屈一指的聪明孩子,但就像其他村中的孩子一样,除了家里人外,他就很少听到有人正式叫他名字韩立,倒是二愣子、二愣子的称呼一直伴随至今……”

    ————————————

    哎呀来晚了,抱歉抱歉!

    这回话是听清楚了,可是话里的内容却白河有点摸不着头脑:这高冷无敌的大小姐居然会主动开口向自己道歉?什么情况啊?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他看着一脸冰寒的大小姐,真的很想问一句:“大小姐,请问贵姨妈走了吗?”然而终究还是没这个胆气,只是换成一句:“没关系……”

    话音方落,忽听大小姐又道:“我向你道歉,是因为昨日确实是我不对,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我知道。”白河点头道,他本来就没指望这大小姐会对自己有所改观。

    还是那句话: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虽然从穿越以来,白河连出惊人之举,但是以前那二愣子的形象也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点,想一下子让所有人扭转这个看法,那是不可能的事。要不然,昨天为何那么多人反对他入主议事厅?

    很明显,这大小姐就是没有扭转的其中之一。

    只是不知道,她这毫不掩饰的敌意又是从何而来?这很让白河怀疑,以前“自己”是不是偷看过她洗澡、摸过她的屁股之类的,以致她怨念了这么多念……

    不过想着以前没什么交集,自己也不想去拍她马屁,白河示意自己听到后,便拱手说了一句:“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嗯。”大小姐微微点头。

    于是二人就此错身而过。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归来[快穿]综影视寄居而生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你的口红真好吃我儿奉先何在御掌天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