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 圆儿的心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二白酒呗。”小七笑了笑,又强调一遍“黑市价千两白银一坛的二白酒,还有价无市呢。”

    “靠,果然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白河一下子跳了起来,连“元芳你怎么看”这句经典台词都懒得问了,直接大吼了一声“李元芳!老子以大周酒厂总监造的身份命令你,现在、立刻、马跟小七去印刷社!有多快死多快!”

    小流氓睁开眼睛,一脸懵逼“谁?谁在背后说我帅?”

    什么?!天天偷酒,还熬出了黑眼圈?

    白河心里顿时咯噔一跳,那得偷喝了多少啊?他干咽一下,然后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什、什么酒?”

    ——啪!他还没反应过来,被勃然大怒的白河一只飞鞋砸下了墙头……

    教训了一顿那小流氓,并将他的工资扣到了一百年后,白河才又教了小七两种墨方的解法公式,小七默默记住了之后,便毫不停留的带着一大帮机关傀儡和她的“充电宝”出发了。

    白河目送他们以及它们离去的背影,眼皮忍不住狠狠的跳了几下鬼子进村即视感啊这是!

    跑了一整天,这时候天色也将将入暮。

    还“而已”……白河顿时哽咽了。

    由于跟李白这种已经修仙的大神混过,他的眼界早已经高到天去了,所以还真不知道一品、二品之间的差距居然会大到这种程度。这时,他指了指小流氓,有点发愣的问“那他的黑眼圈……”

    “哦,那是他天天半夜偷酒熬出来的。”小七毫不犹豫的把小流氓卖了。

    至于酒厂这边的建设,由于材料暂时还没到位,正好可以歇一歇,给时间村民们清理干净,以备下一步的工程。

    当下,只见百机关傀儡迈着整齐的步伐,浩浩荡荡的向着出版社前进,童姥大人一骑当先,胯下的变形金刚铜虎拉风又闪电,那场面简直不要太……反差萌了!

    而精力旺盛的小流氓,则在众多机关傀儡头跳来跳去,一路高喊为其呐喊助威,仿佛自己是统率三军的大元帅似的,只惹得路鸡飞狗跳,人畜回避。

    只见夕阳的余晖落在兰家村,将这一片废墟映衬得分外荒凉,东一堆,西一坨,原本挺美的村庄,如今变得跟被狗啃过似的,别提多难看。

    “唉……”

    白河叹息一声,实在没眼看下去了。随意在酒厂里转几圈,激励一下员工,巡视了一下生产进度什么的,如此瞎忙活了一阵子,然后带小萝莉打道回府了。

    三滚“汪汪汪”的叫声之,村庄渐行渐远,古城却越来越近。

    白河漫不经心的观赏着周围纯天然无污染的风景,只觉得连吹来的热风都充满了清新的气息,不禁心情大好。

    而共乘一骑缩在他怀里的小萝莉却明显在想着什么事情,小眉头不时皱一皱,偶尔仰头看看半抱着自己的少爷,薄薄的嘴唇忽然张了一下,随后又合,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显得颇为纠结。

    在远远见到金陵城墙轮廓的时候,她终于叫了一声“少爷,……”

    “嗯?”

    其实她后面还有一句什么的,可是白河没听清,闻言只是发出一声鼻音表示自己听到了,并提问什么事。

    “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了?”小萝莉冷不丁冒出一句。

    “嗯……嗯?”白河一愣,光顾着看风景,没听清“你说啥?”

    “我是说……”小萝莉忽然自他怀转过身子,仰头看着他的下巴,圆圆的大眼睛透着莫名的担忧,“你以后会不会不要圆儿了?”

    “额……傻丫头,怎么这么说?”白河这回听清了,不由一愣。

    “……”小萝莉抿了抿嘴,不答。

    “三滚,停下!”白河皱了皱眉,勒住三滚的狗头,然后很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番,这才才发现……这小丫头好像有心事。

    “想什么呢,说我听听?”他有些怜爱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自穿越以来,这小萝莉可以说跟自己形影不离,连睡觉也是睡在隔壁房的,近日只顾着逍遥快活,实在是有些忽略了这丫头。

    只是他没想到,这丫头整天跟个开心果似的,居然也会有心事罢了。

    这是什么情况?她到底是想到了什么?

    小萝莉闻言迟疑了一下,白河又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她才期期艾艾的开口道“你看,自从那天少爷你被圣后劈了一雷之后,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又是造白酒,又是开酒会,还能跟青莲先生对诗,并做了结义兄弟。举办了酒厂,还让金陵那~么多酒楼……”

    她说着两臂一张,做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夸张动作,接着道“……一夜之间加盟了兰桂坊,一下子赚了二十万两白银!二十万两诶,我做梦都没见过那么多钱!现在你又要出书了,还想出了活字印刷术和流水线标准化生产这么妙的法子来……这些事情,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呢!”

    “这不挺好么?”白河失笑道。

    “是挺好……”小萝莉看了他一眼,又弱弱的说了一句,“可是太好了,我怕……”

    “怕什么?”

    “少爷你如今一飞冲天了,身边的朋友又是青莲先生啦,又是怜星小姐啦,又是江湖巡察使狄大人啦,另外还有小七姐姐和李元芳这两位,他们哪个不是大名鼎鼎的大人物?最不济的,也是兰少爷那种富贵子弟,而我……却只是个笨手笨脚的小丫头,连做个衣服都做不好……”

    这些话小萝莉其实已经憋了很久,如今终于把话说出口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嘚啵嘚啵的说个不停。

    在这个时代,一个丫鬟敢对少爷说出这样的话来,严格来说,已经不是“越矩”那么简单了,简直可以说是大逆不道。要是往重里说,大可以套一个“勾引少主,不知廉耻”的罪名然后拉去浸猪笼都毫不为过。

    只是小萝莉的情况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因为白河——无论是以前的白河,还是现在的白河,其实都从没拿她当过下人来看。想当年白家破败,至主母,下至丫鬟,四个人从长安一路逃难至金陵,最后却只死剩她和白河两个,个艰辛,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而在大少爷白川死后,二少爷更是变成了傻逼,无疑是雪加霜。

    他们相依为命,彼此共过患难,同过生死,在彼此的心里,是亲人更多过主仆。

    苦,小萝莉不怕,她怕少爷不肯让她陪他吃苦。因此,如今的白河越优秀,她心里越不安。因为,她怕自己跟不少爷的脚步。

    共患难易,共富贵却难啊,世情皆是如此。

    “……圆儿出身卑微,从没想过要大富大贵,也没想过要什么名分,我只想……只想一辈子服侍在少爷的身边足够了,生是白家的人,死也是白家的鬼……”小萝莉继续说着。

    白河只听到一半已经听出苗头来了,不禁呆了呆。

    都说古代女子普遍早熟,尤其是小萝莉这种经历过巨变的女子,如今看来果然不假。她要是不主动说出口,自己还真不知她的小脑瓜里居然藏着这么多事情呢。这时见她越说越入戏了,白河便忍不住笑问了一句“所以你担心自己没用,少爷我有一天会不要你了?”

    “……”小萝莉沉默了一下,终究还是默默点头“嗯……”

    她的小手紧紧拽住白河的衣袖,仿佛一松开手,少爷会飞走了似的,委屈之余,又有点惊惧,我见犹怜。

    “……”白河定定的看着她,呆了呆,心里有些复杂。

    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个无耻的小偷,偷走了那个二愣子最珍贵的宝贝,然后忍不住妒忌。

    “你看元芳他那样……”

    “哪样啊?”

    白河的顾虑还没开口,当场被小七堵了回去,只见她冷笑一声道“你别被他那样子给骗了。手机端机关傀儡虽然多,但都是相当低级的,连试验品都算不,那丁点真气消耗对他李元芳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连调息都不用即可自行恢复。”

    “是这样吗?”

    “九牛一毛”这种字眼让白河觉得有点惊悚,因为太夸张了。

    要知道,小七本身有二品阶的修为,连她都说自己一个人应付了一大帮傀儡那么大的“电量”了,而李元芳不过是一品下阶而已,高她两级,居然变成了“九牛一毛”?!

    他瞄了一眼小七,总觉得这小丫头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如趁机逆推小流氓那抖什么的……好吧,这不太可能。

    小七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冷笑了一声,又道“我说你也别太小看‘一品’这两个字了。须知道,境界每提升一品,真气总量以及质量都以倍数增长,一品下阶与二品阶之间,你可知道有多大?”

    “多大?”

    “也没多大,十几二十倍而已……”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窥梦探灵兵王归来当男神[综英美]天使之吻春江花月昧尸之谜英灵之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