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 炸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着伸出一根手指。

    她的手指晶莹如玉,很漂亮!

    可是白河是真的怕了这根漂亮得过分的手指了,当场吓得“登登登”的连退三步,然后弱弱的说了一句“陛下,要不咱再想想别的办法?”

    没有对没有伤害啊这是!

    “可是反过来想,陛下,微臣这体质也是最独特不是吗?万一……”他硬着头皮说了一句,结果又被圣后打断了“不妨一试?”

    “你是最好的人选了,为何要想其他办法?”

    圣后闻言顿时一愣,心想这小子刚刚还很积极主动的,怎么转眼间忽然变了个人?

    “虽然你是圣后,可咱总觉得有点心方啊……啊!”白河还没说完,圣后的指尖已经点了过来,正眉心。

    顿时,那场如梦似幻的真实梦境又出现了。

    白河差点哭了。

    他并不是拒绝为人民服务,问题是……用膝盖去想也知道圣后是打算用什么方法了啊!

    一想到那日在甘露台客串了一把天线被圣后光荣榨干,然后灌了半个月灵药的凄惨遭遇,白河忍不住有点头皮发麻,随后再一想到刚才出门前吃到的精美糕点,更腿肚子有点发软……

    忽见他面色有点不对劲,她马便想到原因了,不由失笑了起来“你放心,次只是个意外,这次不一样。”

    “您保证?”

    “朕保证!”圣后忍着笑,哄小孩似的点头道。

    不过这次真的有点不一样。

    首先感应的范围没有次那么大,大约只能笼罩整个神都的范围。其次,白河试着如同次那样招了招手,发现吸引灵气的速度与浓度也没有次那么夸张。

    然后好办了。

    “哈哈,给我过来吧!”

    白河顿时心下大定。

    然后一如次那样,随着他一招手,甘露台的那一幕又出现了。不过相对而言,这次真的慢了很多,水珠也小了很多。

    然而正因为如此,体会反而更加清晰了。

    白河只感觉到招过来的灵气在自己体内一阵乱窜,根本分不清哪跟哪,路线乱得简直跟织娘的线团有得一拼。然后不知怎么的,灵气忽然慢慢的在指尖凝聚了起来,然后慢慢的又变成了一颗小小的水珠,再慢慢的旋转。

    圣后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白河如今的体质虽然免疫了雷电,却免疫不了神识。他如今凝聚灵气所用的神识,是从她这边延伸出去的,所以,她感应得他本人更加清楚。

    “自天灵而入,走百会……神庭三转……风池……转膻……”

    “下自涌泉……走带脉……会阴……”

    “二者汇于丹田……转而玉府……真元成!”

    “太好了!果然如此!”圣后默默将一切的路线记在心里,到这里,真元果然凝成了,不禁喜出望外。

    可是马,她又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真元本应存在体内才是正道的,可是如今……它却凝在了白河指尖,这可咋整?

    她回想着一次的情景,心忽然升起一丝明悟“眉心……是了,应该还有最后一步,自眉心而归!”

    “白河,等下朕松开手后,你试着以指尖点回自己眉心试试。”她对白河说了一句。

    白河瞬间自真实的梦境苏醒,吓得脸都白了“陛下,这……这不太好吧?毕竟这玩意会爆的!微臣死了不打紧,要是误了陛下您的修真大业,那可大大不妙了!”

    为了小命着想,赶紧认怂。

    “言之有理!”圣后点点,深以为然。次的那股危险感,至今仍在心头挥之不去,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白河这小身板还真遭不住。

    她想了想,忽然转头对旁边的小绵吩咐了一句“小绵,你马去书院里请李白过来。”

    “是。”

    事关重大,小绵也不敢怠慢,应了一声便瞬间化身火鸟飞了出去。

    然后,过了大概一、二、三、四……白河心里默数了三十秒后,忽然“嗖”一声,伴随着青光闪过,她跟着李白一起飞了回来。

    会飞的果然了不起!

    “陛下,贤弟,你们这是在作甚……呃……?”人未到,酒气先到,李白一脸懵逼的问了一句——由于时间紧急,小绵还没来得及跟他解释呢,他只是听小绵说圣后有急事传召,立马急匆匆跟过来了。

    然后没等圣后开口,他突然睁大了眼睛,定定的看着白河的指尖“真、真元?!”

    “正是。李白你且站好,别动。”圣后点点头道,然后连一句解释都没有,直接对白河扬了扬下巴。

    白河会意,缓缓一指点出。

    同样是被白河点一下眉心,李白的待遇圣后当日好多了。

    由于凝聚极慢的缘故,如今这滴真元水珠只有指头大小,而不是怡宝瓶,所以这一点,真的只是轻轻一点而已,至少不是糊了一脸。

    “终于轮到我李白了,哈哈哈哈!”李白喜眉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若不是慎重起见,他甚至恨不得主动把头顶过去了。

    虽说一次败给圣后之后,他在也没有起过一较高低的心思,可是这心底里,终究还是有这样的一个想法努力、再努力!离她近一点、在近一点!

    半个月前,圣后陛下一朝炼气直接羽化飞升,李白早羡慕了到垂涎三尺了。

    但问题是……

    灵气他感应得到,也引得入体,但偏偏是凝不成真元。

    他也知道是缺少了那个“引子”的缘故,有心想找白河研究研究的,奈何被圣后轻飘飘的一句“伤势未愈”压了回头。于是眼看着圣后陛下一天天变得越发空灵出尘、飘飘若仙,李白心里那个痒啊!

    “现在好了,终于可以挠挠了,哈哈……”

    轻轻一点间,如同那日圣后的情况一样,无声无息的,那滴“水珠”融入了李白的眉心。

    “成了!”圣后陛下李白还要喜眉梢。

    朕果然猜对了!

    哈哈哈……朕是说嘛,修真,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眼见融合顺利,这位集威严与出尘于一身的女子,此时正开心得简直像个吃到了糖葫芦的孩子,然后……

    李白忽然炸了。

    不是爽到炸毛了,而是真的原地炸裂了!

    真元入体还不到五秒钟,李白体内忽然传来“噗噗噗噗”的一阵放屁似的乱响。在白河以为他真的是放屁的时候,却见到他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庞,瞬间红一阵白一阵的变幻起来。

    然后下一瞬间,嗤啦——!

    一道电光闪过……

    “额……!”李白张口吐出个黑烟圈,脸像是被火燎过似的,两眼发直。

    那头原本梳得很整齐的头发,被电得根根倒竖而起,与白河那“超级赛亚人”相映成趣。

    不同的是,白河那发型是经过无数次水洗、烫熨抚平未果之后才被小萝莉打理得光洁柔顺,笔直到苍蝇都站不住脚的那种“扫把头”,而李白的却是新鲜滚热辣的爆炸头。

    “嘎……!”

    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情况,圣后的笑容瞬间凝固。

    实验明显失败了,本来是应该气馁的,可是她看了看白河,又看了看李白,嘴角忽然抽了抽,想笑,可又觉得太毁形象了,连忙忍住。

    可是……

    可是朕真的忍不住啊!

    哈哈哈哈……

    于是为了形象着想,她只好默默转过身去,那纤秾合度的香肩一直在抖、一直在抖……

    “哇哈哈哈哈……”

    旁边那没规矩的小宫女才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捧着小肚子笑得直打跌,边笑边说道“你们俩……你们俩兄弟,这下可真的……哇哈哈哈……不行了,我笑一会!白河,怎么会这样,哈哈哈……”

    “我……你问我,我问谁去?”

    要说忍得最辛苦的,不是圣后,而是白河。虽说他已经是极品尚书特权派了,可是在座的几位哪个地位不他高?

    他此时想笑又不敢笑的,憋得脸都抽筋了,相当的诡异。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过了半响,李白吐净黑烟了才喃喃的说了一句,有点茫然若失。

    “是啊,陛下,怎么会这样?”白河望向圣后。

    “是啊,怎么会这样?”圣后望了小绵。

    小绵“哈哈哈哈……”

    白河、圣后、李白“……”

    正想着,忽然听见圣后说了一句“朕的功法虽然不合适,但是有人合适。”

    哈哈,我知道天无绝人之路,白河顿时眼前一亮“是谁?”

    “你。”圣后伸手一指。

    “我?!”

    白河顿时愣住了,“刚不是说了吗,微臣一介凡人……”

    圣后打断道“凭你一个人当然不行,但若有朕出手助你,自然另当别论。凡人修仙……凡人修仙啊,白河!”

    说着,她忽然无声无息的飘了下来,那张空灵出尘的脸庞此时显得无的认真。

    “朕刚刚想了想,既然是引领凡人修仙的基础功法,那是否应该从凡人二字入手?但凡我大周子民,哪怕是个刚出生的婴儿,身都具有灵气,却唯独你白河是半点也无。那么,朕是否可以理解为你白河其实是一张白纸,你是最具凡性的凡人?如此想来,舍你其谁?”

    艾玛!

    她说得好有道理,咱竟然无言以对!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天道图书馆我是至尊不死者天生不是做官的命十年几度鬼衔冤帝后之路[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