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七章 杀向战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陛下。”

    白河正准备告退,不料才一转头,忽然又听到圣后有点碎碎念的又来了一句:“……切记朕的话,万不可莽撞。要知道,你可是朕……这大周的宝贝,朕可不希望哪天听到你战死沙场的消息。”

    白河顿时脸一黑,陛下您这是咒我呢?

    听到最后三个字,白河瞬间就底气满满了,笑道:“明白了,陛下。”

    “嗯,你明白就好。如无他事,你便回去准备吧,三日之后起程。”

    随后离开皇宫回到府里,做一番作战准备。

    二小姐、小七、小萝莉三个妹子一听到这个消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反对了再说,理由是:你是凡人,你很弱,上战场的事哪轮到你?

    再说了,如今的白河真的很弱吗?

    那得看哪个方面了。

    说着把胸口拍得山响,只差没立下军令状了。

    圣后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这白河到底是怎么了?刚才还推三推四的,怎么一说到东瀛就兴奋起来了?

    然而,她哪里知道“日本”两个字对于一个带有愤青属性的穿越者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当下也不深究,点点头便道:“你有此决心,朕很欣慰。不过你要切记,冲锋陷阵非你本职,你只需要做好先天聚龙阵即可,其他的,有朕在!”

    小七更是牛气哄哄的来了一句:“不就是修个阵法而已嘛,你把阵法告诉我,本姑娘亲自出马替你搞定!”

    结果……

    当然是没有结果了——圣后亲自点名要白河出手,怎么可能会因为三个女人的反对而取消?

    如果是指单挑肉搏的话,那他当然是个战五渣了,但是……你见过哪个法师会跟人单挑肉搏的吗?

    要知道,虚空画符技术就是他一手研究出来的啊!加上他的神识强度又与圣后同级,手头上还有无数的火灵晶作为能量储备……说实话,单论杀伤力,如今的白河还真不知高到什么程度去了——反正没人见过他出手,也没人给机会他出手。

    于是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尽管二小姐、小七等人很有怨言,但见事已成定局,也是无可奈何。

    随后,白河大人要上战场的消息不胫而走,瞬间朝野震动。

    圣后给了个他三天时间去准备,他本人是没多当一回事,该吃吃,该喝喝,该干啥干啥,就仿佛那只是一趟旅游,而不是打仗。如果非说有什么事要急的话,那就是温习圣后传来的九州先天聚龙阵阵法了。

    可是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了。

    时至今日,金陵林家的班底也全数搬来神都了,诸位管事一得到消息,立马就行动了起来。

    四爷送来十几瓶灵药,内服外敷都有,说这是他最新研究出来的配方,外敷的可以生死人、活白骨,乃修真界顶尖伤药,而内服的却是以快速恢复神识这一类为主,另外还有一些治疗内伤的。

    他还说:“姑爷尽管用,大方用,千万别省着,用完了就派人回来拿,千万别客气。我这别的没有,药是绝对管够的!”

    “那就多谢四爷了。”保命的东西,白河毫不犹豫的笑纳了。

    织娘亲自出手,为他编织了一套贴身软甲,能将脖子以下、脚踝以上的部位全都保护起来,是绝对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穿上它,你就可以战场漫步了。金丹期以下,能刮花一下我冯依两个字倒过来写!”——嗯,这是织娘的原话。

    “嗯,多谢织娘。”白河当场就穿上了。

    然后织娘又叮嘱了一句:“不过这软甲只能防刀砍剑刺,不能防御钝物重击,你可得记住了。到时候别傻乎乎的往人家修真者的巴掌下面撞,多少小命也不够死。”

    “知道了,织娘……”

    然后是小七。

    小七更是夸张,她二话不说就把她珍若性命的机关兽铜虎拆了……咳,这个拆,当然不是真的拆成零件了,只是将动力系统改造一下而已。

    今时今日的铜虎,也不是以前的那个铜虎了。

    这大半年来,小七利用白河的职务之便,狠狠地中饱私囊了一波,早已经将铜虎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升级过一轮。不过这仅限于材料方面的升级,操控系统倒是不变。所以,如今小七要做的,就是将原先“神识+真元”的操控模式,改造成“神识+灵气”。

    没错,她就是要把它改成白河的“专属机甲”——因为这货压根就没有真元,只能以火灵晶来催动。

    这么一改,可是大工程了,白河劝阻无效,同时也知道是她的一番心意,便只好听之任之了。

    铜虎改装完了之后,她又联合铁叔、织娘等人一起动手,给他打造了一整套装备。

    先是头部。

    头部是一根发带,名曰……好吧,因为现做的装备,所以也没什么名堂。有鉴于这货的发型太麻烦了,于是直接强行摁下来,再辅以特殊手段使之软化,恢复正常,然后把发带绑上,这样可以使他的头脑时刻保持清醒,还能增加神识恢复速度。

    “嗯……这是回蓝装……”白河是这么理解的。

    于是就这样,自穿越第一日就陪伴至今的“超级赛亚人”发型终于宣告完成使命。白河虽然舍不得,但是为了小命着想,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然后是衣服。

    衣服直接就一件袍子,式样寻常,增加防御这种基本属性就不用说了,腰带上系着一块圆形玉佩,那是上好的极品蓝田玉,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铭文,再加上裤子那就是一个三件套。只需要神识一动,即可触发套装的铭文效果,聚集灵气,轻身如燕。

    最后是四肢。

    护腕,是集机关术之大成者,不但本身坚硬无比,而且暗含无数牛毛细针,曰暴雨梨花针,一抬手就可以糊你一脸,另外还刻上铭文,有增加臂力的功效。

    鞋子,是一双飞鞋。平地行走时,可以增加移动速度,必要时还可以御“靴”飞行。

    大概就是这样……

    这一整套装备套,可以说是集合机关术与铭文学之大成者,技术含量甚至比机关兽铜虎还高。装备起来后,白河的全属性直接就提升了N个档次,再加上他本身自带的技能“虚空画符”,就算遇上了金丹也可以周旋一番。

    所以说,RMB玩家就是不一样,等级不够,装备来凑……

    至于其他的,比如兵器,那就不用麻烦铁叔了,渊虹剑为当今十大名剑之首,秒杀他手头上的一切周边产品,虽然白河发挥不了它的全部威力,但用来自保还是足够的。

    然而最值得一提的,却是掌管林家厨房的容婶了。

    她神秘兮兮的递给白河一个小瓶子,大概就木糖醇这么大一个,道:“姑爷,这个你拿着,指不定用得上。饿了就吃一颗。不过一次只能吃一颗,你可别贪多了。”

    “什么来的?”

    白河打开看了一下,却发现是一些半个指甲盖大小的小丸子,看上去有点像牛肉丸。这一整瓶下来,怕得有好几百颗那么多。

    咳,虽然咱没见过你这么小的牛肉丸子,但这货看起来是真的像,味道……他闻了一下,倒是没什么味。

    “这叫辟谷丹。”容婶笑呵呵道。

    “屁股蛋?什么屁股蛋?”白河闻言一愣。

    “不是屁股蛋,姑爷,是辟谷丹!看我嘴型,辟——谷——丹——!”容婶一字一句,很认真的纠正了一下。

    “辟谷丹?”白河这回算是听清了,旋即惊叫出声:“容婶,你是说……这个是辟谷丹?”

    “嗯咧……”

    容婶呵呵一笑,又道:“这是我前段时间无意中捣鼓出来的,你别看它小,可是它专治五脏庙,只要一颗就能顶半个月口粮了。一般修真者用不上,不过姑爷你倒是正好,呵呵……”

    “艾玛!好东西啊这是!”白河喜出望外。

    正所谓民以食为天,大家送来的装备那么多,却唯独容婶这个最接地气了。

    想想,东北那边兵凶战危的,大家都是过着刀头上舔血的日子,指不定哪天就有今餐没下餐了,有这屁股蛋……咳,是辟谷丹在手,至少不用饿肚子。

    而除了以上这几位,也有其他人也送上宝贝若干。

    二小姐送上大活人李元芳一只,因为上战场不能带老婆,所以这是给他照应的。

    林夫人以及其他管事,送上至诚祝福。

    由于行李装备太多,小萝莉圆儿还用前段时间别人送来的材料亲手缝了个挎包。

    一说到这个挎包,那可值得大书特书三万字了——这是一只空间包,容量十个立方。

    挎包里面除了众人送来的各种装备、灵药之外,还堆满了火灵晶,足够他挥霍相当长一段时间了。此外还有换洗的衣服啊、美酒啊、解闷用的书啊等等……

    ……总之就是,不管用的上用不上,能带的都给他带上。

    如此这般的武装一轮之后,就差牙齿没有装备了,愣是把白河整成了一个人形自走的宝库。要是谁能把他细节一番,那可就发大财啦!

    三日之后。

    “那么……”

    府门前,白河挥手与众人告别:“晴儿、圆儿、小七,夫人,玲珑妹子、高老三、小兰……各位,我这就出发啦!”

    “嗯,一路顺风,注意安全。”众人挥手道。

    “晴儿……”白河转头看向二小姐,柔声叮嘱道:“我不在这段时间,你要看好家里,安心等我回来,可不许私自出去胡闹,听到没?”

    “白河……”

    二小姐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此时此刻,她也不管有那么多人在场,飞扑进他的怀里,哽咽道:“让我也跟着去好不好?我……我放心不下你!你让我跟着去,我也可以保护你啊……我很能打的,一般金丹都不是我对手……呜呜!”

    说着,她就忽然呜咽了起来。

    “保家卫国乃男儿天职,哪有让妻子反过来保护自己的道理。再说了,我只是去修个阵法而已,不用亲自上场的,另外还有大哥他在呢,没你想的这么凶险,别担心。”

    “可是……”

    “不用可是了,听话。”白河来个摸头杀。

    “嗯……”

    二小姐最吃这一招了,瞬间服软。她沉默了一下,半响才幽幽冒出一句:“那你必须要每天写信回来报平安。”

    “诶,写信?”

    白河愣了一下,总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可是这时他也没工夫想那么多了,失笑道:“必须的。”

    好容易哄住了二小姐,他又转头看向小七、小萝莉这里两个妹子,小萝莉很乖巧的抱住了二小姐,说一句:“少爷你放心,我会听话的。我……我明天就去圣子学宫报到,学习修真和铭文。”

    “嗯,真乖……”

    小七就不耐烦来了一句:“要滚快滚,哪来这么多废话?放心吧,你走后,我会照顾好你的未婚妻和小情人的……”她嘴巴说得硬气,眼眶却悄悄红了。

    “……这丫头,怎么说话呢?”白河当时就就脸一黑。

    这童姥大人,还是这么彪悍啊!这话要不是亲耳听到她说,咱还以为被人NTR了呢……

    于是转头招呼一声小流氓:“元芳,出发了!”

    “等你好久啦……”

    小流氓撇撇嘴,冷不丁来了一句:“其实我想说……从神都到辽东郡,咱们全速飞行的话,顶多半天时辰就能跑个来回了。实在想家的话,抽空多跑几趟就得了。你们这又是哭又是笑,整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到底是闹哪样?”

    “噗!”

    还真是这个情况,白河顿时一口老血。

    如今咱出门都是用飞的,方便得很,不像以前坐马车那样,出个远门那路程都是以月为单位计算。难怪刚才感觉到画风有点不对,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额……”旁边三个妹子愣了一下,纷纷闹了个大红脸。

    当下再无多话,随着嗖嗖两声,两把飞剑破空而去。于是就这样,在一个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早上,白河带着一身装备杀到了东北战场。

    什么叫“顺便”啊,我勒个去!

    圣后陛下您倒是说得轻巧,关键是,您动动嘴是轻松,可咱就算跑断腿,恐怕也不太顺便啊!

    收复安东都护府还好说,毕竟那本来就是九州龙脉的地盘,只等大阵修复完毕,圣后的神雷就可以随时降临了,法则压制之类的也不存在什么顾虑。

    可是南征高丽就不一样了。

    异域作战不同国内,离得越远,法则压制就越严重。到时候,要是棒子们再弄个元婴高手出来,莫说李白还能不能保住咱这小命,不用咱反过来保护他那就该偷笑了!

    然而,事实证明,“君无戏言”这句话还是相当有道理的。只见圣后沉默了一下之后,忽然又很认真的冒出了一句:“待高丽收复之后……”

    收复这个说法有点意思,说得好像高丽本来就是咱们大周似的……

    “……你便顺势东渡出海,前往东瀛……”

    “诶?打小日本?这个可以有!”

    白河本来还想吐槽的,结果一听到这句话,顿时便楞了一下,旋即眉开眼笑,想也不想便豪气干云的来了一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东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微臣虽然不才,但是一个小小日本,还是不在话下的。陛下放心,臣定当竭尽所能,不负圣望!”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漫威之祖巫降临我开直播黑老板的日子我养的偶他活了!鬼妃太倾城都市贵公子大明铁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