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零章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浑然天成。

    邀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跑了一圈、一圈、又一圈,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那五色灵气循环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再眼睁睁地看着白河的气势节节攀升。

    从炼气,到筑基,到凝元,到凝元巅峰,最后……

    一阳,一阴。

    一正,一负。

    金丹!

    当所有人的力量汇聚在一起之后,竟将身为凡人的白河生生提升到金丹级别,仿佛举手投足之间,都集合百人之力。

    “匪夷所思!简直匪夷所思!”这时候,邀月终于不能淡定了。

    要知道,金丹之所以是金丹,那是因为到了这个境界之后,生命的本质已经得到了升华,金丹以下,皆为凡人,唯有金丹之上,才有资格称之为仙。

    “一二一,一二一……”

    随着的古怪口号陆续传来,五色灵气在大阵内来回激荡,最后汇聚在两个阵眼之间来回流转。如果说此时的白河是一团光,那么李元芳就是光下的黑影。

    只见半空中,灵气被他们的气息牵引,竟形成了一个巨大又模糊的阴阳鱼虚像,蔚为奇观。而身为阵眼的白河与李元芳二人,正好就在阴阳两极。

    哦不,不只是白河一个人而已,而是所有人都是是金丹。或者更准确来说,那是一个金丹级别的整体。

    他们所有人聚在一起,那就是一个金丹。

    而身为阵眼的白河,就是最能发挥出金丹威能的那一个点。

    那完全不是光凭数量就可以堆砌出来的境界了,可是如今,白河却仅凭着一个阵法而做到了。

    实在匪夷所思。

    但是不知为何……邀月却很敏锐的感觉到,此时的白河空有金丹级的境界,却并没有与之匹配的真元。

    “可惜了……”她不知道那是所有人都自封了修为的缘故,只以为是阵法还有缺陷,不禁有点遗憾。

    不过已经够惊人了。

    “若是万人成阵……啧!”邀月想想就不禁心驰神往。

    不知不觉间,天边已是微曦初现,然后狂奔中的众人忽然回到了,然后“唰”的一声停了下来。那股灵气潮汐却过了半响,才慢慢散去。

    “爽!”

    沉默中,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人都有种如梦初醒的错觉。

    到了这时,众人才明白,为什么头儿一再强调要保持阵型,原来阵法还可以这样子玩的!

    真的……太爽了!

    回味方才奔跑时的感受,凝元的境界,却体会了一把金丹的世界,所有人都有点欲罢不能。虽然阵法一散就马上打回了原型,但也终究是体会过了啊!

    这种体验,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极其难得的。

    不过爽归爽,后遗症却马上就显示出来了。

    方才奔跑中不曾觉得,这时一停下来,阵法散去,所有人都觉得疲倦欲死,身体软绵绵的,仿佛被十万头草泥马碾过一遍似的,连动一根手指头都觉得变成了奢望。

    只听“哎呀哎呀”的呻吟声此起彼伏,上百修真者瞬间倒了一半,就连那几个妹子,也毫无形象的大字型瘫倒在地,软得跟条美女蛇似的。

    更扎心的是……

    头儿居然一点也不体谅大家的辛苦,马上又开始折腾了。

    “起来起来!都给老子起来!”

    只见白河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根皮鞭,甩得“啪啪”作响,一边在人群里面转悠,一边恶狠狠的骂道:“特训才刚刚开始呢,谁让你们休息了?”

    “瞧瞧你们那熊样!才跑几圈步就不行了?还修真者呢,连老子一个凡人都不如,丢不丢人?这要是上了战场,等收尸吧!”

    “啊呸!”

    众人心里大骂,你个死贱人说得轻巧,有本事你别画符,实打实的跑几圈试试?

    要不是看在打不过他的份上,众人跟他拼命的心都有了。

    不过说也奇怪,跑了三十圈之后,就连最强的外挂者……咳,神通者李元芳都累趴了,可是头儿却依然活蹦乱跳的,别说疲惫了,特么的连大气都不喘一下,还真是奇了怪了……

    然而白河哪里管他们在想什么,只是甩着皮鞭继续骂。

    “都给老子好好记住刚才的每一个细节!步伐,节奏,呼吸三者合一,神识的走向,灵气的波动,法诀的运转等等!以后每一天早上,都特么给老子跑上三十圈!要是少一圈,小心老子拆你的皮!”

    “起来起来!都给老子起来!”

    “如今你们体内空虚,正是修炼的大好时机!所有人听令,解除封印,原地打坐一个时辰,现在开始计时!谁要是敢偷懒的……哼哼,试试看?”

    “坐都坐不稳了,怎么修炼?”众人心里又开始骂了。

    不过骂归骂,他们也知道白河说得一点没错,此时朝阳初升,正是阴阳交替、否极泰来的时刻,自己体内又空空如也,的确是修炼的最好时机。

    于是纷纷强忍着疲累爬起来,然后开始打坐。

    霎时间,空地上就多了一百零一尊泥菩萨。

    微黄的晨光照在脸上,倒是有点宝相庄严的赶脚。

    这时,邀月终于忍不住了,她趁机走过来问白河道:“小白啊,你刚才那阵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个凡人,是怎么掌握到如此高深的阵法的?我记得鲁班书里面,好像没有这个阵法的记载吧?”

    “阵法?什么阵法?”白河装傻。

    “你再给我装?”邀月柳眉一竖。

    “嘿嘿……”白河干笑一声,也不打算隐瞒了,于是便很坦白的道:“阵法的来历我不能说,不过你要是想学的话,我倒是可以教你。”

    “当真?”邀月眼前一亮。

    身为金丹一枚,在场恐怕没有人会比她更加清楚金丹的奥秘了。能汇集众人之力,催生出一枚金丹来,哪怕只是临时的,那威力也绝对不是其他任何阵法可比的。

    若真能以万人成阵的话,绝对是神挡杀佛,佛挡杀神的存在!

    “骗谁也不敢骗嫂子你啊!说白了也是铭文的另类应用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白河两手一摊,认真道。

    “那敢情好!”邀月顿时大喜。

    关于阵法的来历,的确是不能说的秘密,因为……它其实是脱胎于九州先天聚龙阵。

    先天聚龙阵,圣后说了,这是大周的最高机密,关乎到九州龙脉的气运。别说外传了,就连提起,那也是禁忌。

    不过如果只是传个阵法出去的话,问题倒是不大。

    先天聚龙阵无比复杂,几乎包含天地间一切法则。白河这个连名字都还没起的阵法,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而已。就算传了出去,别人也绝对不会想到与先天聚龙阵有关。

    更何况,人们甚至连先天聚龙阵的存在都不知道呢。

    “快说快说!”邀月有点迫不及待,一个劲的催促道:“快说你这阵法到底是有何奥妙?若能全军推广……”

    结果没说完就被白河打断了:“拉倒吧!不可能全军推广的!”

    “为何?”邀月傻眼了。

    “因为阵眼难求。”

    “阵眼……”邀月继续傻眼。她指了指白河,很想说一句:阵眼……不就是你么?你就一个凡人,有何难求的?满大街都是……

    不过她知道白河说得出这样的话,肯定有他的理由,于是闭嘴,听他解释。

    “……我这个阵法呢,姑且称之为五行聚元阵吧。”

    白河耸了耸肩,然后解释道:“这聚元阵的作用,你也看到了,就是化零为整,借众人真元为己用。它的原理很简单,先让所有人的呼吸、吐纳、心跳、神识波动、真元流动等调整到一致的频率上,形成灵气共振……然后再把共振慢慢放大,就可以根据五行相生的原理,将真元层层增幅,以一化五,五化二十五如此几何递增……”

    “咳,这个说起来有点复杂,以后再慢慢跟你解释……”

    忽见邀月一脸懵逼的神情,白河连忙跳过:“总而言之……就目前来说,我只研究出金丹级的阵法,至于元婴乃至更高的,暂时还没头绪。然后问题就来了……”

    “若以金丹为阵眼,那就是画蛇添足。因为金丹就是金丹,就算经过阵法的增幅,充其量也只能变成强大一点的金丹,并不能产生质变,把你推上元婴境去。可要是换成一般的凝元境修真者来当阵眼,本身却又无法承载金丹级的力量。到那时,只怕阵法一成,阵眼就立马爆体而亡了,所以……”

    说到这里,他摊了摊手,“你懂的……”

    “那为何你却……”邀月问。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白河很理所当然的答了一句。

    “……”邀月立马不说话了。

    因为她知道,“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这句话不是白河在强行装逼,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白河是谁啊?

    没错,他的确是一个凡人。可是,他是一个体质最为奇葩的凡人。

    打个比方。

    若将一个体质正常的、能修炼的人比作一个封闭的桶,真元就是桶里装着的水。桶有多大,就能装多少水。那么白河,他很显然就是一个篮子。

    因为篮子千疮百孔,所以不能装水。可是反过来,水也不会对篮子造成伤害。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真元容纳上限的问题。一个人的境界再高,比如李白,他所能容纳的真元也是有上限的。除非到了圣后这个层次,直接超脱了“桶”这个范畴,变成了“水”的本身,那样才能免俗。

    然而白河这奇葩……他是没有上限的。

    有真元流经他的身体,他就可以借来使用,可是真元流过之后,他又会被打回原形。正因如此,他才可以作为五星聚灵阵的阵眼。

    连圣后的真元他都能借来用,更何况区区金丹级?

    弄明白了这一节,邀月忽然又问了一句:“那另外一个阵眼呢?”

    “你说李元芳?”

    “嗯。”

    “他是神通者啊。”白河道。

    “你是说……”邀月眼前一亮。

    “没错,五行聚元阵的阵眼,非神通者不能担任。”白河给出最后结论,然后又补充一句,“又或者……你能找到第二个像我这般天赋异禀之人,那也是可以的。”

    “原来如此……”

    邀月直接把“天赋异禀”四个字忽略了,轻叹一声,心里有点期待,却又有点小失望。

    那可是神通者啊!

    又不是大白菜,哪有这么容易找得到?而且是两个……

    邀月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了,轻叹道:“不管了,你先把阵法传我吧。”

    “给。”白河二话不说,很干脆的从挎包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纸递了过来。

    邀月接过来看了一下,顿时就哽咽了。

    只见满纸涂鸦,看得她眼花缭乱……一琢磨,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阵图,压根就是阵法的推演过程嘛!

    就连纸张,也神特么的居然是一张草纸!拿去擦屁股都嫌糙的那种……

    邀月越看,脸就越来越黑了,狠狠一个板栗,骂道:“好歹也是能催生出金丹的奇阵啊!你小子正经一点会死吗?!营里那么多上好宣纸你不用,偏要用选一张草纸?!”

    只见军营外,那夺你命三千猎团,正在一言不发的疯跑。

    他们穿着黄、白、青、黑、红五色的服装,队形错落有致,暗含玄机。以神识察看过去,却发现中间又有一股黄、白、青、黑、红五色的气流在每一个人之间来回流转。

    黄色转到白色,白色转到黑色,黑色转到青色,青色转到红色,最后红色又转回到黄色,如此循环。

    那是五行相生。

    “这是什么阵法?竟能以人成阵,形成五行回转,简直前所未见!”邀月心下震惊。

    这个阵法,与自己常挂嘴边的军阵不同。军阵,它是指行军布阵,更多的是指一个阵型。而眼前这个阵,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法阵。

    有阵法,自然就会有阵眼。

    结果很快,邀月就找到阵眼了。那是游离在阵法之外的两个人,一黑一白,很显眼。白衣服的那个是白河,黑衣服的那个,却是李元芳。

    然而此时此刻的二人,邀月却几乎要认不出来了。

    阵眼之所以是阵眼,因为那是法阵的中枢所在。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