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开那个女皇

第三零四章 无双

  • 作者:发情的野猪
  • 属于:历史军事
  • 收录时间:2018-08-14 00:31:04
  • 更新文字:10361字

可是下一瞬间,当看清楚眼前的李白时,他的心马上又沉了下去。

因为此时的李白,居然已经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

只见他手上的铁木剑断了一截,身上白衣布满斑斑血点,看上去凄惨兮兮的,有一种穷途末路的诗意般的壮美。

“大哥!”见到李白,白河心下顿时一喜。

救星来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境界……

竟然只有金丹!

难怪强如李白也会受伤。

“哎……果然是你!我就知道她留你不住……白河啊白河,你怎么就不能安生一些呢?”李白见到了白河,默默摇头叹息了一声,有点好气,又有点无奈。

谁知宫本武藏却不说了,他看了一眼白河,然后转头看向了远处,好像在等着什么人。

白河心下一动,神识感应中,一股气息正在飞速接近,然后“嗖”的一声,眼前就多了一个人——李白。

大诗仙来了。

今早,哦不,现在已经是半夜,过了子时,严格来说是昨天早上了……昨天早上在辽东城的时候,李白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合体期,可是如今到了平壤,他居然就降到了金丹!

原来,法则压制已经强到这个程度了吗?

难怪强如李白也会僵持不下。

“我也不想……”白河也是无奈,“如果我说,我原来只是想过来看看热闹的,你信吗?”

李白瞪了他一眼,于是白河笑得更苦涩了。

天地良心。

他一开始是真的只是想过来看热闹的,谁知道打仗的人不急,看热闹的人反倒急了,他见大周大军迟迟未动,一个没忍住就……

哎,不作死不会死啊,古人诚不我欺。

不过眼下已成事实,说什么也没用了。李白看向宫本武藏,然后问了一句:“胜负未分,宫本兄为何无故停手?”

“你已经败了。”宫本武藏淡然道。

“白,残躯仍在,谈何言败?”李白道。

他的意思是,眼下两军交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既然我还活着,那就证明我还没败。

宫本武藏明白他的意思,摇了摇头,又重复了一遍:“你已经败了。”

然后李白看了一眼白河,忽然就沉默了起来。

两大高手对峙,画风忽然变得正常了,有点逼格高高的样子。

但事实上,宫本武藏的气机一直锁定着白河,而他的站位,也正好在李白和白河之间。这叫什么?这叫——我有人质在手,所以你已经败了。

我不再跟你打,是因为今时今日的李白,只是一个金丹而已,不配我继续打下去。

那不是我宫本武藏追求的道!

“……很好。”李白沉默了一下,算是承认了他的话。然后伸手一指白河:“既然如此,那城归你,他归我。”

“不。”宫本武藏摇头道:“城归你,他归我。”

“绝无可能。”李白断然道。

“太白君,你应该知道,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宫本武藏底气十足。

“宫本武藏,你这是自取灭亡!”

李白陡然暴喝一声,“你应该知道,白河此人于我大周重要无比,纵然我李白今日奈何你不得,但你若强行带他走,他日圣后定必为之而君临天下,到时候,漫说你宫本武藏,就连日本岛,也必定难以幸存!”

“太白军所言,鄙人当然知晓。”

宫本武藏悠悠然来了一句:“正因为白河君对大周重要无比,鄙人更是非要带他走不可。以他一人之身,换我日本十年安宁,鄙人认为很值。”

“冥顽不灵!”李白有点气急败坏,偏生又奈何不得。

因为投鼠忌器,他不得不低头。

于是又狠狠的瞪了白河一眼。

都怪你!

让你在辽东城好好呆着你偏不,非要跑到前线来作死!

你来就来了,好好看热闹不就好了,干嘛又是金丹又是攻城的?你还真当人家是瞎子啊,这么大的动静会没发现?

这下好了吧?被人给抓住了,开不开心?刺不刺激?

白河领会了这个眼神的意思,不禁老脸一红。

到了这时,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宫本武藏会忽然杀到这边来了,敢情都是自己作的死啊!然后又明白,原来李白和宫本武藏竟然拿自己来当谈判的筹码,去换取日本十年的安宁,心下便不禁腹诽开了。

这宫本武藏……

特么忒愚蠢了!

你堂堂一个元婴,居然这么看得起我白河,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骄傲呢?

你以为,圣后真的会因为我一个凡人,而放你们日本十年苟延残喘吗?

别开玩笑了好嘛!

你怕是不知道吧?大周上至圣后,下至群臣,丫的全是一群好战分子!自从圣后登仙之后,那颗征战天下的心更是像发了情的种马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正愁着找不到借口开战呢!

要不是国内还没完全做好开战的准备,此时此刻,只怕大周铁骑早已经杀到突厥老家去了你信不信?

棉花,白酒,飞剑,轰天雷,圣子学宫,帝河诀……等等等等,这全都是圣后为日后征战天下所作的准备啊!

而且,这些还只是我所知道的而已,可是在我不知道的背后,谁又知道她到底做了多少准备?

你宫本武藏今日抓我回去,明日圣后就立马发兵攻打日本,还美其名曰“为白大人报仇”你信不信?

“蠢货!”

原本见这宫本武藏气质不凡,谈吐有礼,白河还有些看得起这位日本第一剑客的,可是如今,他在他心里形象一下子就降落到了冰点。

至于其中有多少是因为对方要挟自己而产生的偏见,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宫本大叔,听我一句劝……”

千言万语到嘴边,白河只是说了一句:“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投降?”宫本武藏笑了,很认真的问道:“白河君,你是在开玩笑吗?”

“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从来不开玩笑。”白河也很认真的答道:“你现在回日本去,然后劝告你们的天皇,立刻放弃皇位归顺我大周,从此日本国改名日本省,归入我大周版图之中。如此一来,看在两国世代关系友好的份上,我白河可以向你保证,许你日本子民不受战火侵犯,并且在未来的一百年内,保留日本的经济、政治独立,日本人治日本!”

“嘶……”

此言一出,顿时响起整整齐齐的抽气声。

所有人,包括李白、宫本、以及小流氓等,都眼定定的看着白河,好像活见鬼了似的。

他这话说的……够大气的啊!

什么日本国改名日本省,一百年内日本人治日本……什么叫底气?这就是了!

什么叫霸气?这就是了!

且不说那“日本人治日本”是什么意思,首先就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话居然是出自一个素有“贱人”美名的人之口。

而且更关键的是,这死贱人如今还是人家的阶下之囚。

李白摸着光滑的下巴作捻须状,笑道:“大周东瀛世代交好,若能两国并成一国,两家并成一家,实在是再好不过了。贤弟这个提议不错,宫本兄不妨考虑一下。”

于是宫本武藏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然后对白河道:“白河君,这并不好笑。”

白河:“……”

敢情你丫的全当老子是在说笑是吧?!

得!

白河不再劝了,只是叹息道:“圣后常常对我说,得你一人,远胜百万雄师,这句话我本来是不太懂的,可是现在,我忽然有些明白了。宫本大叔,不如咱们来打个赌如何?”

“怎么赌?”宫本武藏问。

白河道:“很简单。今日你若能把我带走,之前的话就当我放屁。反过来,若我今日能从你手中逃脱,我也不留难你,你且回去,将我那番话原原本本的转告你们天皇即可。你看如何?”

“好!这赌约有意思,鄙人就与你赌了!”

宫本武藏顿时来了兴趣,傲然道:“素闻大周圣后神雷天下无敌,乃天上地下唯一真仙,武藏心慕已久,虽不能亲自一战,但若能通过白河君间接与之交手一番,也是生平快事!来吧,就让鄙人见识一下,圣后神雷的威力吧!”

说着猛然拔刀在手,气势开始节节攀升。

白河顿时就愣了一下。

刚才在库房里,自己请出圣后的神念分身,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敢情这宫本武藏也是察觉到了,还以为自己又要出那一招呢。

这时见他误会了,白河连忙摆手笑道:“不不不,宫本大叔,你误会了,赌约虽然是我下的,但是实践赌约的人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谁?”宫本武藏眉头一挑。

“他!”白河伸手一指李白。

李白顿时一愣:“我?”

“对,就是你!”白河笑了笑,然后对宫本武藏道:“你若能打赢他,我白河心甘情愿跟你走,绝无二话,否则……”

他笑了笑,没有往下说。

不是胜,就是负,否则如何,不言而喻。

于是宫本武藏“唰”的一声,忽然就一刀砍了出去。

刚才李白已经说了“残躯仍在,谈何言败?”言下之意,想要他败,唯有赐他一死。如今宫本武藏就是要他死。

元婴级别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首先就是快,无与伦比的快。

白河眼前连花都没花,视线之内就已经失去宫本武藏的影子。

他知道对方的速度已经超出了人类视觉的捕捉能力极限,于是连忙打开神识视界——这才是围观超级高手战斗的正确打开方式。

然后,他就见到李白被宫本武藏一刀劈成了两半。

不过还好,那只是个残影而已。

至于真正的李白,此时已经去到了百米开外。

再下一瞬间,白河就“见”到宫本武藏突然出现在李白的头顶,左手刀,右手剑,呈“十”字状斩落。

李白再次被劈成两半,可那依然是个残影。

他这一招,白河曾经见过。

说起来,那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在金陵,品酒大会正在召开,邀月就忽然杀到,要抓李白回去成亲,结果李白就是也用这一招狠狠的调戏了一把邀月。

那一战,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满室金陵名流被这两尊大神打得心慌心跳六神无主。

而如今,同样是神仙打架,凡人再度遭殃。

金陵名流不在了,却换上了上百个修真者和一个极品凡人。

只听轰的一声!

李白第二个残影当场被劈成了碎片。

他逃得快,当然是没事,可是他脚下的大地却是倒足了血霉,竟被宫本武藏一招砍平了一截。

没错,就是整座山,都矮了一截!

没有光影乱飞的华丽特效,也没有气劲横流的宣泄。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击,众人立足的小山坡就像豆腐似的切开了。

真是……恐怖如斯!

轰隆隆!

余劲未消,已经矮了一截的山体更是当场被削成了四块。

这效果比后世的什么挖掘机、TNT都强多了!

面对着一刀削平了一座山的大神,白河一干人等吓得脸都白了,一个个都“卧槽卧槽”的连连鬼叫,连忙御剑飞起来,避开倾塌的山体,免去了活埋之灾。

可是他们也不敢跑远,就这么在半空中看着。

一来是机会难得,二来么,既然宫本武藏已经出手,那就说明他已经接受了白河的赌约。而包括日本的国运在内,自己等人也是赌约的一部分——主要是头儿。

这时候,如果赌注跑了,那么宫本武藏肯定会不惜毁了赌约。此时的大诗仙自保当然是没问题的,可是要他照顾自己等人,那也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宫本兄,你也接我一招如何?”

那边的战斗仍在继续。

只见李白连避两招之后,真身忽然回到了原处,然后手中铁木剑轻轻一扬,他便画出了两个圈。

很圆很圆的两个圈。

一个大,一个小。

大圈套小圈。

内圈,是李白身周三尺——那是铁木剑加手臂的长度。而外圈,却是一道淡白的剑影。

外圈也不大,百米方圆,宫本武藏刚好就在外圈的边缘上。

剑影旋转绞荡,霎时间,时间、空间就仿佛静止了一般。

白河身在圈外,竟能清楚的见到剑圈内的尘埃、山石、碎木等一切杂物都悬浮在半空,就仿佛在这个圈子里,重力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效用。

他甚至还能见到外圈边缘处的宫本武藏,他后脑出那根绑住乱飞的蓝色飘带形成了一种诡异的静止之态。

唯一正常的,就只有李白。

这种既视感很强烈。

白河开无双的时候,也是这个样的。

唯一不同的是,白河开无双的时候,他自己也是静止的,而李白不是。

就好比一幅画。白河开了无双,自己也是画中之人,而如今的李白,却是在画外。

下一瞬间,李白忽然化身万千。

嗖嗖嗖……

一道……

两道……

三道……

根本数不清。

无数身影、剑光,如同潮水一般涌向宫本武藏,瞬间将其淹没。

“白河君误会了。”

只见宫本武藏笑了笑,然后认真道,“君乃当世高人,身份尊贵,宫本心里敬佩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伤害君?”

“额……”这回轮到白河愣住了,心想莫非这小日本是亲中派?

可是不对啊!

如果是亲中派,他又怎么会率军攻打平壤城,一夜之间攻陷安东都护府?

还有……

既然你说你不会伤害我,那你把我抓回来干嘛?难道说是因为粉丝见偶像,两眼泪汪汪,所以特意来打个招呼?

别、别开玩笑了好吗!

画风正经一点啊妈蛋!

“你就直接说你想怎么样吧。”白河两手一摊,干脆不猜了。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