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五章 “九州龙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篇文章流传千古,读过的人很多,但是读懂的人却很少,能领悟其中真意的更是寥寥无几。

    但是鲲鱼不一样。

    它的血脉中,有着最纯正的梦蝶传承。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她所念的,正是千年前圣人庄周所作的《逍遥游》。

    如果连它也不懂,那么天底下就没有谁能懂了。

    鲲鱼一听,顿时就停止了挣扎。

    “你本为神兽之后,继承先圣道统,然而庄圣既能化蝶,你又何必执着于鲲鱼之躯?如此拘于一格,怎成大器?”

    说着,她忽然抬手一指,一道雷芒电射而去,没入了鲲鱼的躯体之内。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

    “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

    “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它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圣后念完又道:“庄梦蝶!”

    渡劫乃天之造化,是劫,也是缘。

    劫雷内蕴涵无穷天地法则,你渡过了,就是缘,若渡不过,那才是劫。

    虽说渡劫之时外人不得干扰,否则有害无利,比如大内侍卫统领高烈,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如今圣后所做的,并非干扰天劫,而是其他。

    ——劫雷我固然动不得,却不代表我不能相助渡劫者。

    神雷刚猛无匹,犹凌驾于劫雷之上,但是在圣后的操控之下,却滋生了别的妙用。

    顿时,鲲鱼忽然僵直了一下。

    而后,它的身体忽然开始出现了一些玄之又玄的变化。

    本来,在劫雷的冲击之下,它的身体已是遍体鳞伤的了,尤其是背部那巨大的洞口,更是深可见骨。可是如今,随着神雷入体,它的身体居然开始融化了,哦不,贴切点来说,应该是融入了海水之中。

    就仿佛它的身体就是海绵做成的,只是吸了水才会变得这么庞大。如今被圣后一电,脱水了。

    ……嗯,大概就是这个情况。

    只见水流模糊了视线,鲲鱼的身体开始慢慢缩小。

    它一直缩。

    到最后,鱼还是那条鱼,只是它的身体却缩小了百倍不止,直到只剩三米多长的时候,才终于停止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半空中的内丹也出现了相应的变化。它不再挣扎变化了,而是返身投入了鲲鱼的体内。

    顿时,失去了内丹的抵抗,劫雷轰然直下,直击其本体。

    然而诡异的是……

    在刹那之间,鲲鱼的身体忽然模糊了一下,下一瞬间,劫雷直接透体而过,在海面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轰隆隆!

    紧接着天空中传来几声闷响,而后大放光明。

    劫云……

    竟然开始消散了。

    而那条缩小了的鲲鱼,却静静躺在水中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雾氤氲的缘故,它的身体看上去有些虚。

    不是虚弱的虚,而是虚幻的虚。

    模糊,又清晰,彷如一个幻象。

    “这……”

    奇异的一幕,就连在喷火炼血的小绵都停了下来,呆呆的问了一句:“媚娘,它这是……渡过了还是失败?”

    圣后闻言,只是笑了笑:“你觉得呢?”

    小绵:“……”

    心想我要是知道,我用得着问你?我又没渡过劫……

    正想着,却见到鲲鱼忽然动了。水汽氤氲间,随着鲲鱼尾鳍一摇,它的背上就忽然出现了一个……青年。

    是的,一个人类的青年。

    只见那青年盘膝坐在鲲鱼背上,他低垂着头,一头绿发遮住了面容,只露出光滑的下巴。而裸露在一身蓝短衣外面的肩膀,却又是如此的细嫩。

    用“细嫩”、“光滑”来形容一个男人,或许有点……娘炮,但是说真的,用来形容眼前的这位青年,却正是恰到好处。

    因为他的身周,还飞舞着点点湛蓝的光点,仔细一看,才发现那赫然是一只只水光斑斓的蝴蝶。

    海面有水雾,雾中有条鱼,鱼背上有个小鲜肉,正在伸懒腰,“啊”的一声呵欠,水蝶翩然起舞,那画面……

    多唯美。

    多咸鱼。

    小绵:“……”

    圣后:“……”

    愣了半响,小绵才回过神来,迟疑叫了一声:“你是……小庄?”

    “啊……”那青年自喉咙间发出一声不知是回应还是呻吟的呓语,抬起头来,一双水蓝翻红的眼睛睡眼惺忪,“是啊,是我啊,小朱雀……”

    他的语调很慢,也很困,好像刚睡醒。

    小绵:“……”

    是他了!

    绝对是那死懒鱼没跑了!

    这语调,这神态,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懒的人……鱼?不管了,反正都是他……

    只是……

    刚刚是怎么回事?

    最后那道劫雷……好像压根就没有打到这家伙吧?想起刚才那一幕,小绵不禁有些好奇。

    想着反正这时候已经没有新血加入了,自己也不用再费力气去提炼精血啦,于是她变回了人形,然后飞了过去,有些好奇的伸手摸了一下那青年的头。

    结果……

    小手透体而过,他的身体果然是虚的!

    “别闹了,小朱雀……”

    鲲鱼……咳,既然化形为人了,那还是称之为庄梦蝶吧……只见庄梦蝶抬手一拍,却居然“啪”的一声,将小绵拍飞出数十丈远。

    小绵凌空翻个跟头停了下来。

    这一巴掌虽然没把她打伤,却打得她有点懵逼,楞了一下之后,她突然大吼了一声:“你条死鱼居然敢打我!”

    “额……”见状,庄梦蝶也愣了一下。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忽然点头哦一声,“啊……那个……我刚突破……力道没控制好,抱歉……下回……我会记得大力点的了……”

    下回……

    大力点……

    “啊!”

    “我跟你拼了!打死你个”

    尖叫一声,小绵便飞了回头,当头就是一巴掌。

    结果……

    压根没打着。

    如同刚才那样,她的小巴掌毫无意外的透体而过。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媚娘,你可得替我做主啊!”小宫女要哭了。

    圣后闻言摇头失笑。

    突破到元婴之后,鲲鱼不但当场化形,还练成了庄圣人的真传绝学《梦蝶心经》,只要心念一动,身体就可以在虚幻与真实之间变换,若无非常手段,旁人又如何伤得了他。若非如此,朕又怎会费煞苦心,让他当白河的守护者?

    不过威严如圣后,当然不会跟着小绵一起疯闹。

    一转头,她便对那小庄说道:“庄梦蝶,如今你已破境化形,该履行你的诺言了。”

    “嗯……”

    不愧是懒鱼,哪怕与圣后说话,他也是懒洋洋的,闻言淡淡嗯了一声,便多一个字也欠奉了,就连坐姿也是丝毫不变,完全没有行礼的打算。

    圣后胸襟广阔,当然不在意他有礼无礼了,她想看到的,只是结果而已。

    于是玉手一引:“请。”

    看了一眼旁边的一大二小的三个血球,庄梦蝶的面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咦,是我的血……”

    圣后:“正是。”

    把人家的精血当成了唐僧肉,还被人当场抓包了,是有点过分了。还以为他会有什么怨言的,谁知庄梦蝶忽然又来了一句:“这么少……”

    圣后:“……”

    “……他好歹也是我的现任主人了,这点血够吗?”

    “……”

    “要不我再给多点?”

    “……”

    “圣后陛下,我现在化形了,精血纯度不比以往,要不……试试效果如何?”

    圣后:“……”

    明明是懒惰成性,可一牵涉到自己的“主人”,这货居然就变得如此殷勤了。

    眼看他好像真的要当场献血似的,圣后连忙摆手道:“虚不受补,过犹不及,免了。开始吧!”

    “也对……反正不差这一点。那……我开始了。”说着,庄梦蝶终于站了起来。

    只见他离开了脚下那条鲲鱼的背上,然后晃啊晃,晃啊晃……一路晃晃悠悠的飘到白河所在的血球旁边,然后竖起了一根手指。

    嗯……

    这个时候,应该说是血茧更贴切点。被小绵的朱雀真火提炼过一波之后,原本巨大的血球已经变得跟泥浆似的,浓稠无比。

    庄梦蝶的手指插进了血茧之内,直接点在白河的眉心,白河顿时眉头皱了一下,好像有点不适应。

    随后,一点金光自庄梦蝶的指尖亮了起来,若是仔细点看,可以发现那是一滴血。

    一滴金色的血。

    这时,庄梦蝶忽然迟疑了一下。

    这滴血,不是一般的精血。

    在修炼界,它有一个专属对面名字叫:真魂精血,又称心头血。

    里面含有他的一缕真魂,只要这滴血与白河的金丹结合,那么从此以后,自己就是他的人了……啊不对,应该是跟这个人类结合为一了……啊,也不对……

    总之,很麻烦就是了。

    一句话总结:两位一体,命运相连。

    在自己倒下之前,这个人类将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直到他寿命终止之后,契约法则才会自行消散,到那时,自己才会重获自由。

    庄梦蝶身为神兽之后,妖躯何其坚韧?天底下除了有数的几个人,比如圣后和李白,以及大雪山上的那位神秘莫测的巫尊,能伤他性命的人犹如凤毛麟角。加上水火同源之躯,恢复力更是惊人,所以他不怕伤,不怕痛,也不怕死。

    但是他怕麻烦。

    更怕没自由。

    “唉……”

    转头看了一眼圣后,庄梦蝶长叹一声,忽然低声吟唱了起来:“我盼自由,啊……失自由……伤心痛心……我眼泪流……”

    “……”

    听他唱了两句,圣后面色开始沉了下来,还以为他要反悔了。不料庄梦蝶冷不丁回头问了一句小绵:“小朱雀,这契约该如何缔结?”

    小绵顿时一愣:“你……你不知道?”

    “卖身的把戏,我懒得学啊……是不是把真魂精血滴进去就可以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小绵哽咽了。

    你才卖身!

    你全家都卖身!

    不过这货懒是懒了点,却从来不说假话的,他说不知道,就是真的不知道。

    然后……

    问题就有点纠结了。

    自己当初与媚娘缔约时,是媚娘主动的,说真的……过程该如何进行,她也是两眼抓瞎。

    再说了,如今要与庄梦蝶缔约的人是白河,而白河却又在昏迷之中……就算他不昏迷,他又会知道?

    “媚娘……”小绵看向了圣后。

    圣后一头黑线,还真是败给这俩货了!

    于是她伸出手来,隔着血茧一抓,竟当场抓出了一条神龙来。只见神龙两眼紧闭,眉心之间却镶嵌着一枚金丹,正是白河的神识。

    “咦!”

    “九州龙脉!”庄梦蝶顿时惊呼了一声。

    “莫非你真以为朕会害你不成?”圣后轻哼一声。

    “岂敢、岂敢……”庄梦蝶眉开眼笑,连忙赔礼道。

    说实话,他一开始的确是这样想的,毕竟横看竖看,这人类也是个战五渣啊!

    可没想到,他体内居然藏着一条神龙。

    虽然苗条了点,但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九州龙脉,与圣后陛下同级,难怪圣后会对他如此看重。

    如此看来,缔结契约非但不是坑了自己,反倒是便宜了自己呢……

    随着圣后指尖轻动,那滴真魂精血便融进金丹之内,紧接着雷光一闪,瞬息消失不见。随后,圣后又将神龙塞进了白河的体内。

    至此,契约正式缔结完毕。

    整个过程,加起来不到三秒钟。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劫雷可刚而不可久,于是很快,第六波劫雷便已经到了尾声。

    圣后说得没错,鲲鱼庄梦蝶本身资质极佳,比之小绵也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懒了点,但架不住他底子雄厚啊!

    只见那颗内丹在劫雷的持续冲击之下,没多久,就变得好像橡皮泥似的,开始渐渐软化。一团小小的虚影浮现其上,随着内丹的软化而幻化出各种各样的奇怪形状。

    那就是鲲鱼的神魂。

    神魂无声嘶吼着,挣扎着,仿佛十分痛苦,但是看得出,它在努力成型。所谓成型,实则复原——它想恢复原来的的形态。

    就仿佛终结者里的T1000机器人被阿诺丢进了熔炉里作最后挣扎的画面那样,鲲鱼的神魂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但是在劫雷无情的冲击中,它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如此反复。

    慢慢的,它的动作就开始慢了下来,有气无力,仿佛垂暮老人。

    照着趋势,如无意外出现的话,它的结局最终也会像T1000那样,身死道消。

    就在这这时,圣后忽然开口了。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魔教教主在现代拯救三界老师驾到1三哥的拳头魂穿二十年生存计划深情不枉此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