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章 “卧槽!” “流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首先……无双,它应该是一种必杀级别的技能,而见闻色……是被动技能?很好……那不妨这样……”

    过了不知多久,白河忽然使劲揉了把脸,终于有了点头绪,然后再次行动起来。

    神识一动,识海中顿时便有龙吟声响起,这一次,白河不再开无双了,只是放开了神识。

    “我得好好捋捋……”

    口中呢喃着,脑中却有一个个念头飞快的闪过。

    神识扫描是有范围的,视神识强度而定。以白河如今的神识强度,如果将神识凝成一条直线的话,至少也有十里之遥。

    但是这样不行。

    “五里……不行,太模糊了!……那就一里?不行,还是不够清晰……”

    “五百米!”

    解除了无双状态之后,白河再次陷入了沉思。

    “见闻色……神识扫描……武装色……装备……真元……天子望气术……崩灭空气……真空环境……六式……剃……月步……”

    “太乱了……”

    一来扫描范围太窄,空档太大,二来距离越远,扫描就越模糊,到了极限距离的话,顶多就只能感应到微弱的波动气息——当然了,如果彼端有人主动散发真元波动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而见闻色,根据海贼王里的描述,那应该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全知全能,不应该如此片面。如果像圣后在甘露台上那样,一念观天下,那更是真正的全知全能。

    “浓缩就是精华,那就缩小点范围吧……”

    白河将神识扫描范围逐步缩小,最后终于定格在方圆五百米的距离。

    讲道理,如果是以元婴为假想敌的话,五百米已经是一个很危险的距离了。对于流风、李白这种已经悟透天地法则的高手来说,这个距离其实跟短兵相接差不多,动念之间,即可跨越。

    但是在这个距离,白河却可将周围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慢慢的,他就进入了一个很玄妙的状态。

    就好像上帝视角那样,大至树摇影动,细至纤尘飞舞,甚至风的轨迹,灵气的流动等,都尽收心底。

    “很好……”

    “记住这个状态……然后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再然后……”

    “无双!”

    无双一开,那种置身水底的奇怪感觉又出现了。

    一颗灵石在他的手中无声无息的化作糜粉,小流氓的三成真元涌入体内,然后化作强劲的动力,白河再次奔跑了起来。

    “轰”的一声!

    地上再次炸裂出一个半米深的大坑,白河化作一道白影飞了出去,然后……

    一、二!

    两秒钟之后,他再次出现在两百米开外的地方,比先前快了一秒。

    可是……

    忽然“噗”的一声,他便吐出了一口血来,整个人如同炸毛了的猫似的,皮肤也裂开细细的血痕。

    幸好他如今的无瑕之身确实强悍得很,随着喘息几声,伤口便已慢慢愈合,然后再深呼吸几下,便已恢复如初。

    但问题是……

    不对啊!

    速度是变快了,但是自己怎么会受伤?

    白河细细回想着刚刚奔跑时的情景,就仿佛……空气也变成了流水或者是有了重量似的,不停的牵扯着自己的动作,让自己慢下来。随着相对运动的进行,空气就变成了阻碍,如同无形的巨锤一样,一锤一锤的击打着自己的身体,自己就是这样受伤的。

    说白了,就是空气摩擦力。

    当相对运动速度越大,空气摩擦力就越大。当摩擦力到达了临界值,身体自然就受不了了,所以受伤。

    所谓流星,其实也是这样形成的。

    那些强者如同瞬移般的位移手段,白河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想来也是所谓的“法则”吧?

    他们领悟了法则,顺应法则而行,则自然有办法规避这种情况的出现。如今自己靠着蛮力强来,当然要遭到法则反噬了。

    “很好……”

    如今问题的根源是找到了,可是怎么解决呢?

    白河又开始思考了起来。

    “以直死魔眼作为切入点,将你身周的空气尽数消灭,甚至连灵气也消灭掉,营造出一个绝对真空的环境来……如此一来,你的速度就会达到最大值……”另一个自己说过的话忽然在脑中浮现。

    “……天子望气术……绝对真空……”白河轻声呢喃着。

    半响,他忽然拔出了手边的伞剑。无双一开,液状的空气再次出现,然后展开天子望气术,一剑刺向那个崩灭点。

    顿时,眼前的空气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一大片,然后很快又被其他地方的空气填补回来了。

    可是这时,白河已经趁着这一瞬间的空隙冲了出去。

    “卧槽!”

    “流弊!”

    一直在旁边观望着的小流氓突然惊叫了一声。

    因为他见到,随着白河一剑刺出,下一个瞬间他整个人就忽然消失了在原地。当他再次出现时,人已经到了百丈开外。略一停顿,他再刺了一剑,然后马上又消失了。

    每到一处地方,那里都会发出“轰”的一声轰鸣,空气出现肉眼可见的波动,如同水面的涟漪。如此一闪一现,涟漪一圈一圈,形同鬼魅一般,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咋舌。

    而白河这时的感觉,却是轻松极了。

    原本对自己行动造成极大阻碍的空气,在天子望气术的强大作用之下,已经变得犹如无物。所谓的绝对真空,不外如是乎吧?

    四周,充满着液状的流体。

    一剑下去,空了!

    然后一步迈出,自己已到了百米开外,这速度,就算不是瞬移也差不多了吧?

    “哈哈……”白河不禁大笑了出声。

    他知道,至少“剃”这一招,自己算是练成了。

    不过,如此高速的行动,肉眼已经完全无法捕捉了,因此,这时的他,干脆就闭上了眼睛,全靠神识去捕捉周围的景物。

    然后跑着跑着,就如同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一般,白河渐入佳境。

    他越跑越快,动作越来越熟练,身形也越来越鬼魅。

    识海中那颗被鲲鱼真魂精血改造过的金丹滴溜溜的旋转起来,吸引着四周的灵气疯狂涌入体内,金的、木的、水的、火的、土的,来者不拒。

    灵气有没有重量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轻,轻得……仿佛自己就是灵气的一部分。

    于是一步踏出,他就跑上了天空。

    脚下的空气,已经不在是空气,而是他前进的踏脚石。

    “这就是……”

    “月步!”

    “很好……那么接下来,剃!”

    月步与剃的结合,令到白河的身形更加鬼魅了。身体内各处,也源源不断的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不知疲倦。

    一开始他还会短暂的现出身形的,可是到最后,这个“短暂”已经被无限缩小,如同虚空遁影一般,整个人都变成了一缕风。

    到最后……

    在无双状态的最后一秒钟,白河忽然大喝一声:“破!”

    遮天剑不再用刺了,改而用斩。

    嗖!

    顿时,液体般的空气也被斩得流动分裂起来。

    只见一道真空出现在了剑尖与空气之间,接着这道真空划破空气直飞而出,贴着地上的小流氓的头皮狠狠飞过。

    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剑气,它没有灵气,没有真元,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则符术,那就是一道用蛮力砍出来的剑气。

    或者说,是岚脚的变种,岚剑。

    “我尼玛!”

    小流氓鬼叫一声,吓得脸都白了。

    这道剑气快到令人难以想象,哪怕是他这个新晋的金丹,竟然也来不及闪避。一剑过后,在自己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道深达数米的巨大划痕。

    而这,只是一剑的威力而已。

    “要是被正面砍到,咱这脑袋岂不是……”小流氓越想越后怕,不敢再想了,转而破口大骂道:“你丫的谋杀人命啊!”

    “说你要练功,小爷我好心过来给你护法,还想指点你两招来着……可你他娘的就是这样对待你兄弟我吗?”

    “你这是练功吗?”

    “啊?”

    “你这分明是杀人!”

    “我看你就是存心要杀了我好继承我珍藏的美酒!”

    “哈哈……”白河干笑了一声,打个哈哈道:“一时兴奋,没留住手……下次!下次我一定多加注意,绝对不会射偏的……哎呀我去!”

    话音未落,他就突然惊觉,如今自己正身在百米高空上。

    结果无双状态一消失,什么剃啊、月步啊、岚剑啊,统统打回原形,“见闻色”倒是还保持着,可是除了眼睁睁看着自己亲吻大地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讲道理,如今的他好歹也是个金丹了,虽然是被圣后“种”出来的,可是御空而行这种基本功能还是有的。

    可悲剧的是……

    到了这时白河才发现,自己的情况简直就跟个破麻袋差不多。金丹不转了,刚才灌入体内的灵气消失了,手头上的灵石存货耗光了,浑身上下更是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裂口,血花哗啦啦的冒,肌肉、筋骨处处拉伤,动一动就是钻心的疼,整得跟个血人似的。

    这状况,别说飞了,能动根手指就算是奢望了。

    白河只觉得浑身又痒又痛,这种难受的感觉,让他恨不得晕死过去。

    幸好小流氓嘴里骂得凶,可手下却一点也不懈怠,见状连忙飞起来一把抓住,这才没让他成为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摔死的金丹“高手”。

    稍事休息之后,白河那强大的无垢之身开始发挥作用,伤口在飞快的愈合着。

    二人吧啦吧啦吧啦的瞎扯了一通之后……

    小流氓想起方才的那一幕,便问道:“所以说,刚才那些招……都是你自己瞎捣鼓出来的?”

    “什么瞎捣鼓?”

    白河一瞪眼,一本正经道:“这是你哥我费劲脑汁才想出来的终极绝招,名为洞玄子三十六散手之终极第三十七式——教你做人!……首先无垢之身,让我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恢复能力,这是基础。而天子望气术,则是将这股力量施展出来的关键,再结合无双状态,就让我拥有驾驭这股力量的能力……怎么样?厉不厉害?羡慕不羡慕?”

    “厉害是挺厉害的,可是羡慕么,呵呵……”

    小流氓冷笑一声,鄙视道:“你这一招未伤人先伤己,只怕还没打倒敌人,自己就先趴下了,有什么好羡慕的?亏得是你这朵奇葩,要换个别人,恐怕早死了。”

    白河笑了笑道:“那是肯定的,既然要拥有更强大的力量,那就必须要有随时准备死去的觉悟。如果没有这种觉悟的话,那我还不如躲回神都混吃等死算了。”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你可别忘了,流风、曜日只是暂时退却而已,还没死的。我杀察木合在先,圣后毁她肉身在后,流风定然对我恨之入骨,早晚会回来找我报仇。我要是不拼命点,怎会是她的对手?更何况,在她的身后,还有站着一个曜日,甚至……大雪山!”

    说道这里,他的拳头已经用力握紧。

    小流氓沉默了半响,忽然说了一句:“其实……你没必要这样拼命的。”

    “为何?”

    小流氓道:“打不过流风,大不了就不打呗。大周能人无数,表面看去,的确是只有一百多个金丹,可是暗地里,谁又知道藏着多少元婴合体?只要你回去跟陛下说一声,想要什么高手护卫没有?区区流风、曜日,又算老几……”

    白河忽然打断道:“你知道,那天我看着你和小七掉进海里,心里想着什么吗?”。

    “……”小流氓呆了一下。

    白河接着道:“我在想……连兄弟和女人都保护不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老白……”

    “在那一刻,我甚至想到了死!但是在死去之前,我一定要亲手割下流风的狗头,踏平大雪山,给你们报仇!

    ……后来啊,虽然你们俩都没事,你小子还因祸得福成了金丹,但是踏平大雪山的念头,我却怎么也消不去。

    毕竟……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大雪山不除,我白河寝食难安!”

    登登登……

    轰轰轰……

    景物在眼前略过,白河逆流而行,每一步都踏出一个深坑,场面相当夸张。

    可是还没到三秒,他就后继无力了。

    “呼呼……”

    白河不得不停下来,喘了两口粗气,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出了至少两百米远。

    三秒两百米,这速度确实够夸张的了。可是想着李白、流风、宫本武藏甚至李元芳他们那种神出鬼没的踪影,几近于瞬间移动一般的速度,白河便忍不住摇起头来。

    “不是这样的……”

    “见闻色……不应该是这样的……”

    “还有……速度也太慢了……与元婴根本没法比……如果再次遇上流风……我只怕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我和院长谈恋爱陆离掌万界[快穿]万人迷反派总在怀疑人生[穿书]重启黄金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