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四章 “东瀛……保不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当初在平壤,宫本武藏“诚邀”白河来东瀛做客,白河死不肯来。而如今,人家却自己跑过来了,还带着强兵和战舰。这种变化,实在微妙得很。

    “当日一别,已有年许不见,先生别来无恙?”白河当先用一句废话打了个招呼。

    “有劳白君关心。”宫本武藏道。

    不过也好,来了就接着吧,总好过提心吊胆的干等。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白河在天吴号上接见了宫本武藏。

    二人相见,心中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先生此来,莫非是……”白河又道。

    “正是。”宫本武藏点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测。

    “以先生之姿,早已超凡脱俗,又何苦为执着于凡尘俗世的羁绊而不放?倒不如一心追求大道,以先生之能,天下之大皆可取得,世界这么大,多出去走走,必能对剑道有所增益。如此岂不过蜗居东瀛,坐井观天?”白河问。

    “既生于凡尘,试问又如何超凡脱俗?若独善其身,则非宫本之道。”

    或许是因为他太像李白——我指的是某种“气质”之类的东西,他有他的“道”,有某一些哪怕是死也要贯彻到底的原则,就连李白也对他赞不绝口。这样的人,哪怕是敌人,也实在让人恨不起来。

    然而如今……

    他终究是来了。

    果然……

    白河叹息了一声,劝道:“当日先生肯如约归国,劝说天皇归顺大周,足见先生乃是识大体之人。那先生应该明白,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鼾睡?如今大周国力日盛,圣后雄心万丈,天下归一,乃大势所趋。东瀛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新罗百济就是最好的证明。先生又何必要螳臂当车,逆天行事?”

    “故土难离,宫本生于斯长于斯,东瀛再小,终究是生养我之地,今国家有难,宫本自当挺身而出。”宫本武藏道。

    白河渐生不耐。

    他如此这般的又劝了几句,但都是被宫本武藏不动声色的顶了回头,终于忍不住了,一瞪眼便怒道:“宫本武藏,我敬重你为人,所以才跟你说这么多,谁料你这家伙油盐不进,简直愚不可及!现在我就问你最后一句,你是非要跟我作对吗?!”

    “非吾所愿,但不得不为,望白君见谅。”宫本武藏眼观鼻,鼻观心。

    “代价你可清楚?”

    “唯一死尔。”

    “不后悔?”

    “为国死战,不悔。”

    “愚忠!”

    “谢君赞美。”

    谈崩了……

    这让白河很无奈。

    说真的,他看好宫本武藏。

    他相当看好这个剑圣。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愿意走到这一步。毕竟,这可是连李白也十分看好的杰出剑客啊!若能将其收服,假以时日,他未尝不能成为另一个李白。

    到那时,圣后左有李白,右有宫本,定能大杀四方,西夷人什么的……统统死啦死啦地,那多好!

    只可惜……

    只可惜啊!

    看着眼前的宫本武藏,白河长叹一声。

    这时宫本武藏顿了一顿又道:“白君此行目的,宫本早已知晓。今将西夷天使项上人头奉上,望君笑纳。劣徒不知火擅闯船厂,刺伤长乐公主,罪无可恕,故而一并交由白君处置。”

    说着将手上的两个人头丢了过来,并对旁边的不知火喝了一声:“孽徒!还不过来伏法!”

    师尊有令,不知火乖乖的走了过来,然后“啪”的一声跪倒在小七面前,低头道:“火舞不识公主凤驾以致误伤公主凤体,请公主责罚!”

    小七顿时惊呼了一声:“是她!白河,那天带头闯入船厂的就是她!”

    对于不知火,白河曾经在泗沘城有过一面之缘,只是那时离得远,看的不甚清晰,如今近距离一看,果然是个尤物。

    面容精致,胸前巨大,堪称波涛汹涌,我见犹怜……

    白河看了一眼,命人将她押下去,便不再理会。然后再看那两个人头,方口阔鼻,五官轮廓清晰,果然是西方人的面貌特征。至于真假?他为人虽然贱了点,但还不至于这么阴暗到怀疑宫本武藏的人格。

    但问题是……

    前后迥异的态度,让白河有些费解,他看向宫本武藏:“你这是几个意思?”

    “如君所见。”宫本武藏默默道。

    这算是变相的让步了。

    至于第三个条件,他不说,白河明知他不会答应,于是也懒得问了。

    宫本武藏又道:“东瀛小国寡民,素来偏安一隅,与世无争,望君念在两国世代交好……”

    结果还没说完就被白河冷笑一声打断了:“与世无争?先生,你说这话,你自己也信吗?”

    宫本武藏顿时老脸一红。

    高丽国土上,被东瀛人杀掉的大周战士尸体还没凉呢,这话的确是连他自己也不信。但不管信与不信,他人就站在那里,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正如白河所说的,这是愚忠。

    为了东瀛,他愿意死战到底。某些条件可以妥协,但某些底线,却是不可动摇,这就是宫本武藏!

    “我明白了……说到底,你还是要我走。”

    “宫本定当目送白君远行。”

    “但是你要明白,要我走可以,但下次再来的就不只是我一个人了,而是大周铁蹄。”

    “东瀛国运,不劳白君挂心。”

    看着一言不发却态度强硬的宫本武藏,白河再次叹息一声。半响,他忽然挥了挥手,然后对小七说了一句:“走吧。”

    “走?为什么?”小七一愣。

    其余众人也是不解。

    自己气势汹汹杀上门来,如今却因为宫本武藏一个人而撤退了,丢面子什么的暂且不说,关键是……

    我为什么要走?

    我凭什么要走?

    宫本武藏很强吗?

    的确,他的确是很强。但是再强,也不是让自己撤退的理由啊!他再强,还能强得过圣后?白河有遮天伞在手,只要圣后神念分身一出,东瀛谁与争锋?

    所以了……

    为什么要走?

    白河并不解释,只是默默强调了一遍:“走。”

    然后……

    天吴号就真的飞走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战舰,天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哆嗦着道:“他……他真的走了?”

    揉了揉眼睛,

    真的走了?我没眼花吧?哈哈,我没有眼花!他……他真的走了!那魔头真的走了!哇哈哈哈……

    “宫本阁下,你做得很好!本王定会重重有赏!”天武对宫本武藏大赞特赞。

    宫本武藏只是默默说了一句:“退却只是暂时,他还会回来的。”

    天武毫不在意:“但是宫本阁下定会与我大东瀛同在的,不是吗?哈哈哈……”

    “……”宫本武藏沉默不语。

    而以为他是默认的天武却仍在大笑,心中十分感慨,到头来,果然还是自己人靠得住啊!

    什么天主?

    什么天使?

    我呸!

    回到二天一流道馆,那三位弟子却终于忍不住了,大师兄橘右京道:“师尊,弟子不解。”

    “有何不解?”

    “白河此人乃大周重臣,如今对我东瀛虎视眈眈,师尊为何要纵虎归山?”橘右京问。

    “是啊,师尊,弟子同样不解。”二师姐露娜也开口说了一句,又道:“以弟子之见,师尊何不干脆将其拿下,以挟大周圣后?有如此重要人物在手,就算圣后异日挥师东渡,想必也会投鼠忌器,为我东瀛争得一线生机。”

    老三条野吉川富不甘人后,支吾半天冒出一句:“至少……弟子认为,师尊不该将小师妹交给白河。我听说白河这人好色如命,家有娇妻还四处拈花惹草,就连刚才那位长乐公主,也与此人有不清不白的关系。师妹天姿国色,乃我大和民族之花,落入他手,那后果……”

    “闭嘴!”

    话音未落,就被宫本武藏一巴掌当场拍飞了出去。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简直愚不可及!”

    宫本武藏骂道,随后元婴强者的气势一放,橘右京、露娜二人当场跪倒:“弟子胡言乱语,还请师尊息怒!”

    “你们……”

    看着眼前的三个弟子,宫本武藏只气得浑身发抖。他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话到嘴边,他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他想说,你们是真的蠢!

    他还想说,不是我不想动手,而是我没法动手!

    你们真以为,白河不知道自己身份重要吗?但是他还是孤身前来东瀛了,为何?难道他就真的没有倚仗?

    那条鱼,那把伞,那艘船……

    算了……

    说你们也不懂!

    沉默了许久,宫本武藏终于开口了,叹息一声便说了一句:“东瀛……保不住了……”

    “师尊何出此言?”众弟子大惊。

    宫本武藏语重心长道:“白河君所言不差,大周国力日盛,圣后雄心万丈,天下归一乃是大势所趋。新罗、百济就是最好的例证。纵使为师一力抗拒,也不过螳臂当车罢了。你们几个……”

    他看了一眼三位弟子,忽然又叹息了一声,“明日一早,就前去投奔白河君吧,不要再留在东瀛了。”

    “师尊,为何啊?!”众弟子顿时大惊失色。

    宫本武藏道:“白河此人看似放荡不羁,实则最重情义。希望他能念在为师的情分上,收留你们,如此一来,不至于我二天一流传承就此中断。异日大周征战世界,所需倚仗之力必然甚多,你们若能立下些少功劳,未尝不能将二天一流发扬光大,去吧……”

    “师尊,弟子不走!”

    “弟子誓与师尊同进退、与东瀛共存亡!”众弟子磕头便拜。

    “为师为国死战,是为尽忠。让你们投奔大周,是为对本门尽义。如今为师有令,你们若不遵从,莫非要陷为师于不忠不义?”

    “弟子不敢!”

    “记住,此次一去,你我再无相见之期。你们效忠白河,定不可生出二心,以免惹人猜忌,这是为师给你们最后的忠告,去吧。”宫本武藏冷冷转身,态度坚决无比。

    “师尊珍重!”

    见师尊态度坚决,众弟子无奈,唯有含泪拜别。

    而另一边,白河等人虽然退了,但却并没有走远。与水师汇合之后,他便让天吴号在离岸数十里的海域上停了下来。

    众人再次不解,问:“老白,既然要走,为何还要在此滞留?”

    白河答道:“等。”

    “等谁?”

    “不等人,等时间。”

    “那……等到什么时候?”

    “明晚日落。”白河道。

    众人顿时明白了,敢情退却只是暂时的,白河还没有放弃。

    大家是昨天来到东瀛的,到明日日落之时,就刚好满两天。若是明晚日落之前还没见过东瀛的归顺国书呈上,他就要毁灭这一切。

    说好两天,那就必须两天,没人能改变他的主意,宫本武藏也不行。

    时间匆匆,一转眼就到了第二日。准确来说,是天吴号来到东瀛的第三日。这日一早,橘右京等人果然前来投靠,白河问明缘由,大手一挥就将他们收下了。

    毕竟是金丹。

    毕竟是宫本武藏亲自调教出来的,将其收归麾下,未尝不是一大助力。

    接下来……

    一直到那轮红日消失天际,白河要等那封国书始终没有出现。

    期间,他曾让橘右京回去问天武是否愿降,结果被天武赶了出来。又去问宫本武藏,是否愿意助大周一臂之力,宫本武藏只是默默摇头,一言不发。

    那没办法了……

    “出魔动炮吧。”白河叹息了一声。

    “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会不会太残忍了?”小七问了一句。

    魔动炮,她也有份参与制造的,所以它的威力,她是最清楚不过。

    说实话,魔动炮一出,整个世界的格局将会瞬间改写。

    因为那威力……

    说是“开天辟地”也毫不为过啊!

    白河默默道:“我给过他们机会,只是他们自己不珍惜。宫本武藏虽然很好,我也很想让他为大周效力,但是可惜,他做了一个最不明智的选择。”

    “那东京城内无数百姓呢?”

    “他们也很无辜,但是……总需要有人来扮演恶人的角色,不是吗?”白河道。

    小七无言以对。

    是的,这个世界,的确是需要一些“恶人”。

    站在大周人的角度来看,将来征战世界,当然是正义无敌的仁义之师,但是在彼方看来,大周又何尝不是穷凶极恶、穷兵黩武之徒?

    如今的白河同样如此。

    可以说,从他被圣后封为极品尚书,开创了大周修真时代的那一天起,他就注定要做这个恶人。别看他如今在国内人人称赞,可是在国外,比如高丽,比如新罗,比如百济,更甚至眼前的东瀛,“白河”两个字能治多少小儿夜啼?

    可是……

    如果有得选的话,小七真不愿意这个人是白河。

    阿猫也好阿狗也好,张三也好,李四也好,总之不希望是白河。

    因为……

    只要魔动炮一出,白河瞬间就会变成不折不扣的刽子手、屠夫!

    然而白河却不理会,他只是默默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空间袋,往地上一倒就倒出几个魔动炮的组件来,然后默默开始组装。

    魔动炮很快组装完毕,然后一座红衣大炮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银亮色的外壳,粗长的炮身,足有三米多长,二人合抱般粗,底下是精铁铸造的基座,重达千斤,整个造型很有一种“古代”红衣大炮的样子,并无多少出奇之处。

    要说真有出奇的地方,估计就在于这魔动炮并没有引线,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巴掌大小的装置,上面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宝石,与古朴的炮身一比,显得有几分突出。

    “这就是魔动炮?”这魔动炮众人听得多了,但是见还是头一次,纷纷围了过来。

    白河默默又拿出一个空间袋,里面装着很多灰、白两色的灵石,其中储藏的,全是大诗仙李白辛苦凝练来的阴、阳真元。

    然后白河就抓起这些灵石大把大把的往魔动炮里面塞,一边塞一边道:“人类需要发展,世界也需要进步……而战争,就是最好的动力。

    “大周人想要统一天下,但是反过来看世界列强,他们何尝又不是对大周虎视眈眈?比如突厥,比如吐蕃,比如西夷欧盟,就连高丽、东瀛这等弹丸之地,也日夜想着咬中原一块肉,吸中原一口血!”

    “我生为中国人,岂能坐视祖国任人欺辱?!

    “可是……

    圣后再强,神雷再无敌,终究是人力有时而穷,若是举世伐周,久守必失的道理人人都懂,其后果不言而喻……

    所以了……

    我们需要震慑!

    我们需要一股令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慑的力量,一股令整个世界都为之仰望的力量!

    只有如此……

    他们才会真正的服了,他们才会真正的害怕、甚至畏惧!

    而这样的力量,圣后固然是其中之一,但是只凭她一人之力还不够。还不够震慑,不够劲爆,不够惊人……

    所以,我就制造了魔动炮。

    而如今,

    我就要让整个世界都在我大周脚下颤抖!”

    说完的时候,“弹药”也装填完了,然后白河便启动船上的阵法,让天吴号飞了起来,同时默默调整炮口,对准东京城。

    过了一会,也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魔动炮的炮口就突然亮了起来,同时散发出一股毁灭般的气息。

    那光芒……

    如同太阳一般,直射得众人眼睛生疼。

    大神探等人仗着修为高深,才勉强看得见魔动炮的轮廓。可是随着光芒越加强烈起来,他们的眼睛还是慢慢眯了起来。

    当光芒到达最亮的时候,白河忽然笑了笑:“你说我为什么要选择向东瀛?呵呵,就只能怪他们是东瀛吧!再见了……东京!”

    然后下一瞬间……

    只见一道灰白相间的光柱自魔动炮的炮口射出,那反冲力之强,哪怕开启了“反重力”铭文阵的天吴号也为之猛烈一震!

    那光柱才出炮口时,仅仅只有拳头般大,可是当它到了天吴号千米以外时,就突然剧增到十丈之粗,当接近东京港口的那一瞬间,更是暴涨到上千米不止!

    这压根就不是光柱!

    而是一片光幕!

    当修真的能量,与来自异世的亚特兰蒂斯黑科技发生碰撞,绽放出所有人都难以想象的绚丽火花。

    阴、阳属性的两股真元,它们同出一源,却又截然相反,它们一经射出,就不断碰撞,同时又不断湮灭,而在这个过程中,却又生出了一股全新的能量。

    这股能量不属五行,也不分一样,圣后称之为“混沌”。

    混沌之力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只见大到夸张的能量光幕斜斜地射进了东京下方的海面,那一瞬间……

    山崩!

    海啸!

    地震!

    陆沉!

    任何靠近这能量光束的东西全都化作虚无,只留下了它冲击而过的一大片气化烟雾。

    一炮过后……

    东京,就这样消失了。

    这么大的声势,终究还是惊动了这位东瀛剑圣,随行的还有他坐下四位弟子——橘右京、露娜、不知火和条野吉川富。

    天武更加没想到,宫本武藏居然不声不响的把两个天使给斩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只斩了他们的肉身,还是直接来个形神俱灭?

    管他呢……

    临阵脱逃,死不足惜!

    看着两个头颅,天武“呸”的吐了一口浓痰,然后向宫本武藏求救:“但求剑圣阁下救我!救救东瀛!救救子民!”

    说得声泪俱下,浑然忘记了当初是谁怒斥他“卖国求荣”、“吃里扒外”,还命他自困富士山中“忏悔”。

    宫本武藏默默看了他一眼,又默默点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去找他谈谈。”然后就带着众弟子上了天吴号。

    对于宫本武藏的到来,白河的心情是复杂的,有一种“你终于来了”同时又有一种“你为什么要来”的纠结。

    说实话……

    如果可以的话,白河真的不愿意跟宫本武藏敌对。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人王杀神白起在都市妻迷心窍总裁再爱我一次考官皆敌派流年恰雪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