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 “我……我打死你算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仅仅是“试探性”的进攻而已,两国边境便已有不下十城,于一夜之间被攻陷,将近五十万生命消失于天地间。

    修炼者的强大之处,在这种世界级的大规模战争之中,得到了极致的体现。

    那完全不是以人数可以弥补的巨大差距,再多的民众,在一支纯粹的修炼者大军面前,都是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然而如今,这两个不成文的规定,却被突厥给狠狠的践踏了一把。

    突厥汗王阿史那氏,在巫尊的默许之下,召集突厥全境巫师多达十万之众,以除阿史那氏之外的四大巫王为首,同时对大周、欧盟两国边境展开试探性进攻。

    更可怕的是,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的杰作,竟将“装完逼就跑”的游击战术发挥到极致。

    突厥的巫师大军从不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个时辰,每一次进攻,他们都是仗着彼此巨大实力差距,一拥而上,打对方一个攻其不备!

    而掠夺来的物资,则用于反哺突厥的普通军队。

    如此以战养战,短短一个月内,大周、欧盟边境已是烽烟四起,处处洋溢着一股“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味道,人人谈虎色变。

    至于后来的魔动炮事件,那就另当别论了。

    以上两个惯例,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修炼界认可。

    要不然,以某些顶尖修炼者的实力,例如大周的李白、狄仁杰,突厥的巫尊、巫王,西夷的安其拉、前东瀛的宫本武藏之流,战争就会变成一个“看谁杀得快”的残酷游戏。

    他们见人就杀!

    无论修炼者,还是平民百姓,所到之处,人畜不留。杀完人后,迅速掠夺城中重要物资,然后就一哄而散,组织下一次进攻,如此循环。

    等到两国强者赶来支援之时,突厥人早已人去楼空——就好像一群蝗虫、强盗,来无影,去无踪。

    每一次巫师大军的“试探性进攻”打开了局面之后,早已陈兵边境的突厥骑兵,就紧随而至,展开正面强攻,将战果迅速放大。

    这种战果,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攻城略地,而是……

    布阵。

    而此阵,名曰——血!河!大!阵!

    因为刚好有个“河”字,所以当白河第一次听到这个血淋淋的大阵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哇,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竟然要用老子的血来布阵……阿q一下你就很开心是吗?

    后来经过圣后的科普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血河大阵,据闻是出自那天下第一魔功——春阳融雪功,拥有吞噬一切的特点。

    布阵的过程也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粗暴。

    每一支突厥骑兵之中,都会有数名巫师相随,因为材料就是现成的,所以,只要骑兵们将尸体聚集在一起,然后再由巫师们施展大雪山那神秘诡异、层出不穷的巫术,然后再这样……这样……再这样,就成了。

    咳,总之不为人知。

    而血河大阵的作用……

    未知。

    准确来说,那不仅仅是未知而已,而是根本无从得知。

    因为所有进入血河大阵的人,全都一去不返,上至金丹,下至平民,无一例外。至于金丹之上的元婴、化神,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血河大阵诞生之初,大诗仙李白曾经亲自一探,结果三天三夜之后,他又跑了出来,然后带回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他说……

    拜血河大阵所赐,这个世界最具玄幻特色的生命形态终于出现了——怨灵。

    或者说得通俗一点……

    鬼。

    就如同传统意义上的“鬼”一样,怨灵是一种介乎于虚幻与现实之间的存在,他们有形而无实,拥有“物理免疫”的特性,哪怕强如大诗仙李白,也是束手无策。不过幸好,大诗仙境界够高,杀鬼虽然不成,但自保还是没问题的,要不然……

    同时,怨灵又能够吞噬血肉来壮大自身。

    李白说,每一座血河大阵之内,都会有一个类似于“鬼王”一般的存在,鬼王自血河大阵出现之初便已诞生,他称之为“阵灵”。

    随着时间的推移……准确来说,应该是随着布阵的材料“消化”,三日之后,阵灵就会逐渐壮大,变成鬼王,最后鬼王就会唤醒所有“原料”的生魂,那就是所谓的怨灵。

    随后,怨灵就会以血河大阵为中心开始活动,猎杀所有生命,实力非常强大。

    李白曾经遇到一个慕名而来,试图“普渡众生”的高僧,闯入了血河大阵之中。

    那高僧来自吐蕃,因为死得太快,所以法号当然不得而知了。不过那高僧拥有罗汉级别的修为,在吐蕃的地位应该不低。

    (注:罗汉,即相当于大周的金丹,分别为:僧侣,佛僧,金刚,罗汉,尊者,菩萨,佛祖)

    然后……

    李白就见到那罗汉高僧死在自己的眼前。

    ——以鬼王为首,万千怨灵就这么一扑过来,仅仅一个照面而已,那高僧就活活地吸成白骨,最后化成灰灰。

    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三秒!

    怨灵之可怕,由此可见一斑。

    ……以上,就是李白带回来的关于血河大阵的全部信息。反倒是圣后知道得更多一点,不过也仅仅是一点而已了——她说她看不见血河大阵之内的景象。

    言下之意就是……

    在那大阵之内,就连九州龙脉也被隔绝在外。就算她想降下神雷隔空毁灭大阵,也是力有不逮。

    如此可怕的血河大阵,给大周以及欧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大周还好点。

    大战一开始爆发的时候,大周因为猝不及防,所以被突厥人占了点便宜,可是很快,大周就已经反应过来,然后展现出极其强大的战争潜力。

    上有圣后神雷照拂,突厥人不敢过分深入。

    中有大诗仙李白、大神探等一帮气域强者四处奔走支援,不惧突厥人偷袭。

    下有七十三座传送阵已经架构完成,大周大军可以随传随到,正面战场根本不虚。

    另外那整个世界都为之颤抖的魔动炮……

    如此三管齐之下,情况很快就得到了遏制。

    虽然魔动炮只有一尊,但是……突厥人不知道只有一尊啊!

    自从在东京第一次露相之后,白河就带着魔动炮直接消失了,时至今日都再没有使用过,也没有展示过。所以,整个世界都不能确定,大周又制造了多少门魔动炮,更加不知道这些魔动炮到底分布在哪里,在谁的手上。

    作为一股震慑力量而存在,不得不说,魔动炮已经做到了极致。

    而反观欧盟那边,情况就惨烈得多了。

    讲道理,在亚瑟王统一了欧洲之后,欧盟的总体实力完全不在突厥之下,俨然世界第二。

    但坏就坏在,这个“世界第二”只是表面上的,欧盟凝聚力,实际上,甚至比吐蕃还要松散。

    吐蕃好歹是个宗教国家,上面还有个“佛主”坐镇的,虽然国内诸侯林立,佛国遍地,谁也不服谁,但至少,佛主的号召力还是有的。

    只要佛主一声令下,万佛朝宗,爆发力相当惊人。

    可是欧盟呢?

    天使与恶魔对立,血族与狼人厮杀,此外还有传统的魔法师公会视以安其拉为首的一众“革新者”为异端,就算有亚瑟王从中斡旋,通过圆桌会议将之强行整合起来,但彼此之间也是面和心不和,今天算算旧账,明天报报新仇,闹个不停。

    再加上前不久又因为传送阵的事,被白河狠狠的剥削了一笔,国力正虚,如今面对突厥人的突然发难,东欧防线瞬间就被无情凿穿。

    突厥人多狠啊!

    由始至终,他们都透露着一股“就算死也要拉你垫尸底”的决绝,就好像要毁灭全世界似的。

    不要钱,不要人,拒绝谈判,拒绝俘虏,总之“杀”就一个字!

    上百座血河大阵,就如同瘟疫一般蔓延向中欧地区。如果从高空望去,甚至可以清楚的见到血花朵朵开。

    国内诸多势力,今天你幸灾乐祸,明天我落井下石,完全不知道“团结”两个字怎么写的,更遑论同心戮力,八方支援了。

    有鉴于此,仅仅两个月不到,突厥人的“试探”就已经升级为全面进攻,然后很快,欧盟的人就开始怕了。

    无数百姓逃往大周、吐蕃,以寻求庇护,刚刚建立不久的欧盟,瞬间被冲击得摇摇欲坠。

    没办法了,亚瑟王只好亲下国书,向大周以及吐蕃求援。

    结果……

    吐蕃自然不消多说了,他们本来就是“佛系玩家”,最擅长“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那一套把戏,如今突厥人没有入侵他们就暗自偷笑了,哪还会主动去撩战?

    于是大门一关:“阿弥陀佛!正所谓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施主信仰天主,与我佛无缘,请回!”

    结果吐蕃非但不出兵,就连难民也拒之门外。

    而大周呢?

    这头求援国书刚到,圣后就立马在御书房里召见白河了。

    “白河,这事你怎么看?”圣后直接将国书扔到白河面前。

    如今的白河,不夸张说一句,真的是大周国宝了,但凡有事,无论大小,圣后都喜欢听听他的意见。

    “什么事?”

    白河这时候正醉心于研究“鬼”的课题呢,闻言看了一下,发现是洋文,然后就扔一旁了:“看不懂。”

    “你啊!”

    圣后白了他一眼,大感无奈。

    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懒散过头了。

    他感兴趣的东西,比如说血河大阵,以及阵中诞生的“鬼”,他不吃不喝也要研究透彻。可他要是没兴趣的话,拿刀架脖子上也绝对不会多看一眼,比如说洋文。

    洋文多简单啊,圣后只学了一天就能说出一口流利的伦敦英语了,可是白河呢?他看一眼说头晕,看两眼直接装死,谁也劝他不动。

    当初与西夷人谈生意,随身带个翻译也就算了,就连当初大法师安其拉亲自送来的《蒸汽魔法概论》,他也是要让人翻译成中文,才舍得看一眼。这样的白河,也是没谁了……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西夷语言虽然不如汉语华美,但也有其可取之处。朕早就让你多多学习,就算不求精通,至少也要掌握,以你的悟性,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如今倒好……”圣后有点碎碎念的数落了几句。

    白河不以为意,笑道:“大周乃天朝上国,由来只有洋人学中文,哪有华人学洋文的道理?”

    “还敢顶嘴!”圣后眼一瞪。

    “咳!”

    白河连忙转移话题:“……所以说,这国书里面,到底说了些什么?”

    “……”

    圣后又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摇了摇头,最终还是亲自给他翻译了一遍,并结合当前的时事,如此这般的解释了一通。

    白河静静听完,然后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如今西夷求救,却不知陛下有何高见?”

    “你!”圣后顿时就气笑了:“朕找你来,就是想问你的意见,如今你倒反问回头了?”

    “额……”白河楞了一下,想了想便道:“这事倒也简单,选择无非两个,一是拒绝,二是接受。”

    “言之有理,然后呢?”圣后问。

    “然后……”白河又愣住了,“陛下,这不应该是您下的决定吗?”

    “我……我打死你算了!”

    圣后那个气啊,说了半天,这小子终究还是不想管这件事,甚至连过问一下的意思都欠奉!

    真是见过懒的,从没见过这么懒的!

    啊呸……

    他压根就不是懒,而是……而是李元芳说的那样,他压根就是咸鱼一条!

    想想,圣上垂问,这是多大的光荣啊!

    大周九千万人口,多少学子十载寒窗苦读,就是为了争一个在朕面前露脸的机会,可你小子倒好,紧巴巴的往外推,就好像那是烫手山芋似的。

    手掌举起又放下,电光闪了又闪,圣后终究是还是舍不得。

    然后她就盯着白河,有点悻悻然的道:“朕……朕就是想问问你的意思而已,有这么难吗?如果接受,该如何出兵?如果拒绝,又该如何拒绝?若是一口回绝,岂非、岂非……”

    “嗯?”

    圣后顿了一顿:“岂非让天下人寒了心?”

    说到这里,白河忽然笑了:“寒心?那倒不一定。”

    圣后顿时眼前一亮:好小子,终于舍得开口了,连忙问:“你有何良策?”

    “良策不敢当,诡计倒是有一条。”白河笑道。

    “莫要卖关子,快说!”圣后笑骂道,她就是欣赏他这种“谦虚”的作风。

    于是白河清了清嗓子,便开口道:“首先,陛下你要明白,无论出兵与否,无论西夷战况如何,大周与突厥之间,早晚必会有一战,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如今突厥的拿西夷开刀,我们大周大可坐山观虎斗,让西夷人消耗突厥人的战力——尤其是高端战力,如此一来,其中种种好处,陛下自然比微臣更加清楚。”

    圣后点点头:“话虽如此,不过……”

    “陛下,且听我说完。”

    白河打断道:“微臣知道,陛下所顾虑的,不外乎世人如何看待罢了。想我大周以仁义立国,素来兼济天下,得万国拥戴。若是坐视不理,必会惹来诸多非议。关于这一点,我个人是觉得……说得自私一点,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吧,我大周将士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去替西夷人挡刀。

    不过,既然陛下垂问,微臣自当尽心竭力为陛下排忧解难。

    因此,以微臣愚见,兵,我们一个不出,但是西夷流民,陛下不妨尽数接纳。如此不费一兵一卒,即可获得数百万子民,还能博得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你是说……尽数接纳?”圣后闻言一惊。

    “没错,要么一个不收,要收就全收,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白河点头肯定道。

    “收容不是问题,以大州如今的国力与疆域,漫说区区百万流民,就算整个欧盟搬过来,大周也装得下,问题在于收容之后如何安顿。”圣后有些犹豫。

    白河点头道:“诚然,关于流民的安顿,历来都是最令人头疼的问题。人数众多,本身就是骚乱的根源。更何况,就算你今天救助了他们,等灾难过后,他们还是会回迁祖国去。非但吃力不讨好,还容易养活一帮白眼狼。”

    圣后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就好。”

    白河笑了笑,忽然问了一句:“但是……陛下有没有想过,那些流民来了之后,会不会就不想回去了呢?”

    “这怎么可能?!”圣后皱了皱眉。

    毕竟,此地虽好,终非吾乡啊!

    落叶归根的情结,并非大周人才有的,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植根于每一个人的心里。就算是神,也不可能控制得了人心,何况白河一个凡人?

    “西夷有一句话,叫做nothingimpossible!”白河顿了一顿,笑容满满道:“陛下,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见他如此自信,圣后不禁喜出望外:“若是如此,自然再好不过,那快说你的计策!”

    “哦,这法子倒也简单,眼下就有一个很鲜活的例子。”

    “哪个?”

    “朝阳郡。”

    根据国际惯例:战争伊始,往往是在修炼界中最先爆发的。

    因为修炼者速度更快、杀伤力更强大,而且数量相对较少,更加容易聚集——尤其是在突厥、吐蕃这种建立在“信仰”基础上的宗教国家。他们神权高于王权,凝聚力更强。

    情况有点像三国时期。开战之前,大家都会派出几名先锋大将上前叫阵:“谁来与某大战三百回合!”、“主公,某请战!”

    然后大家就开始打。

    胜者,当然士气大增。而败者,有可能一蹶不振,但也有可能会知耻而后勇,以一泄前耻。

    等大将的较量过后,才轮到小兵登场。

    国际还有一个惯例:祸不及平民。

    这句话,当然是针对修炼界而设的,原因自然不消多说了。当初宫本武藏率兵攻打平壤城,也只是针对大周的修真者下手,别说平民了,就连军队,他也不曾伤害过半分。

    正因如此,李白当初才会放他一马。

    也正因如此,白河攻打东京的时候,才会给宫本武藏这么大的面子,说退就退,毫不犹豫。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归来[快穿]综影视寄居而生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你的口红真好吃我儿奉先何在御掌天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