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五章 “这,就是大雪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嗯?”圣后回头看了他一眼。

    “我们就这样走下去吗?”白河没话找话。

    “嗯。”

    “果然是境界越高,压制就越强吗?我只是感到微微压力而已,而圣后却已经作用到身体了……”白河不由皱了皱眉。

    他想想就觉得不妥,可是究竟哪里不妥,他一时间又说不出来,于是便叫了一声:“陛下。”

    “一直走到大雪山?”

    “不然呢?”

    “那为何要御剑?”

    “我以为陛下你急。”

    他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大周国界。

    不过这时候,法则压制还是很小,几近于无。再看前面,却发现圣后也停下了,而在她的身后,出现了一排浅浅的脚印。

    那些脚印有点诡异,任由北风吹拂也清晰如故,就好像刻上去似的。

    “额……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准备点什么?比如坐骑啊,干粮啊,或者情报啊之类的。毕竟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突厥国境,再这么走下去,应该会出事吧?至少,御剑也比走路快吧。”白河道。

    “你很急?”圣后问。

    “不急。”

    “一年之期还有九天时间,朕不急。”圣后笑道,“做人就应该脚踏实地,御剑虽然快,但也难免会错过沿途的风景。说起来,自朕登基以来,已经很久没出过皇宫了。如今难得出来一趟,正好趁此机会散散心,领略一番草原风光。”

    猝不及防的一口鸡汤,灌得白河无语哽咽:“……”

    也不知道是谁一直离地九寸九分九厘飘啊飘的不肯下地,现在倒好,现在就来跟我说什么脚踏实地……

    然而纠结再三,白河终究还是忍不住了,道:“陛下,我们现在要去的是大雪山,是大雪山!难道你就不觉得,我们就这样走过去,实在是有点……”

    “有点什么?”圣后问。

    “有点过于轻率。”白河认真道。

    说实话,他一直觉得,在“爬山”这件事上自己完全就是个负累。

    突厥与大周分庭抗礼多年,作为“圣地”的大雪山又岂是轻与之地?虽说自己全力爆发起来,战斗力能跟元婴有得一拼,但就算如此,那也作用不大啊。

    雪山五大巫王,哪个不是元婴以上的存在?随便出来一个,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更何况,上面还有个巫尊。

    你说魔动炮?

    魔动炮不是法宝,也不是什么灵器神兵,它只是一件纯粹的武器,使用之前是不需要滴血认主的,只要掌握使用方法,并且有足够的能源,谁都可以开炮。

    圣后笑了笑:“轻率?不是任性?”

    “额……”白河尴尬了。

    “朕刚才就听见你跟李白说朕大姨妈来了,一时任性才做出这样的事来。”圣后接着道。

    白河:“……”

    尴尬+1。

    所以说,陛下,你知道什么叫私隐吗?偷听电话什么的,这习惯真的很不好啊,必须得改!

    圣后又问:“大姨妈是谁?我可不记得,原来我还有个大姨妈啊。”

    白河:“……”

    尴尬+2……

    幸好圣后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她看着白河无语哽咽的样子,忽然就觉得很开心,于是笑道:“所以说……你还有什么问题?”

    “没,没问题了……”白河长叹一声,“陛下您开心就好。”

    好扎心!

    这天没法聊了。

    没想到,圣后带节奏的技能也是满级的,聊着聊着这楼就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不过听你一说,朕还差点忘了……”圣后忽然抬头望天,似乎想起了什么。

    白河顿时心下一喜:“忘了啥?”

    是不是忘了带上一百万大军?

    又或者忘了带上一万几千个超级金丹、元婴、合体……额,好吧,一万几千个合体期估计不太可能的,金丹元婴倒是可以考虑……管他呢,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

    去大雪山打大boss,哪有孤军作战的道理?

    人多势众才是王道啊!

    正想着,却忽然听到圣后道:“有点晒啊。”然后“唰”的一声,她就打开了遮天伞,回头对白河笑了笑:“这下好多了。”

    白河:“……”

    心好累,好想掀桌。

    果然是不在一个频道所以无法交流吗?

    ……

    白河这时没有展开天子望气术,要不然,他就可以清楚的见到,在圣后头顶的天空,正有一条巨龙自云中探出了爪子。

    那是九州神龙。

    九州神龙咆哮着,摇头摆尾,想要飞扑出来。可是在它前方,却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它的去路。

    就好像一个……

    囚笼。

    不过随着圣后撑开了遮天伞,囚笼就忽然打开了一道口子,一个浩瀚的意志脱困而出,与她手中的遮天伞遥相呼应。

    而与此同时,身在大周的修真者却忽然心生感应,隐隐中感觉到,仿佛有一样十分重要的东西,正在离自己而去。

    心好慌!

    所有修真者都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慌,就仿佛刹那之间失去了主心骨一般,很彷徨。

    随着冥冥中的感应油然而生,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望向了北方,望向了圣后的方向。

    然后慢慢的,他们就开始向着北方靠拢,仿佛只有如此,才能让自己心安一点——越靠近,越心安。

    此时的白河,对国内的种种异象一无所觉,但是随着圣后撑开遮天伞,他却明显感觉到自己心头上那股莫名的压抑感,忽然减轻了许多。

    白河心想,莫非是遮天伞的功效?

    仔细想了想,还真有这个可能。

    要知道,遮天伞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威名,主要是看它掌握在谁的手中。

    在自己的手中,那就是一个特殊的盾牌加一把细剑的组合而已,顶多加上一条“永不磨损”属性,并没有太多神奇之处。

    但要是在圣后的手中,那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就算圣后说它可以变成金箍棒,白河也不会觉得惊奇。

    ……

    “趁天没黑,上路了。”

    这时,圣后忽然笑了一声。

    然后,她抓起白河的手就再次出发。轻轻踏出一步,于是又一个精致的脚印出现在地上。

    黄沙漫漫,残阳如血。

    打开了伞之后,圣后的脚步轻盈了许多。

    她这时仍是保持着敛息的状态,忽略容颜的话,妥妥就是凡人一个。但她走得老快了,一步跨出就是十里之遥,有点像传说中的“缩地成寸”技能。

    白河被她的手牵着,只感到眼前一花,景物就忽然飞快的后退,然后停顿一下,又开始飞退,如此循环。

    别说,这逼格还真的比什么瞬间移动、御剑飞行都高出太多了。

    圣后的手很软,很滑。感受着她掌心传来的温度,白河感觉更加心安,忽然生出一股豪气——

    靠,大雪山又如何?

    自己身边的,可是圣后啊!

    作为天底下一等一的最粗大腿,她带根腿毛单挑个地狱级副本也是日常操作而已,有啥问题?

    抱紧大腿,大喊666!

    不怕、不怕……

    大不了,一见面咱就先赏他们一发魔动炮好了。

    …………

    随着,黄沙渐渐褪去,草色映入眼帘,圣后和白河很快就进入了大草原的范围。

    大草原的风光,自然是极美的。虽不如高山大河那般险峻雄起,但也别有一番风味,置身其中,会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辽远壮阔之感。

    不过到了这时,法则压制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圣后依然是保持着“凡人”的姿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以致白河也无法判断,她此时的境界还剩继承。

    但是他注意到,圣后的神色虽然还是那么的……漫不经心,可是她的脚步,却不知不觉中变得沉重了许多。

    原本浅浅的脚印,此时已经变成了半寸深。仿佛每走一步,她都要花很大的力气,不复原先的轻盈。

    而且跨度,也有一定程度的缩水。

    不过白河也有注意到,圣后路线并不是直线,而是忽东忽西,看似四处瞎逛,但仔细一看,却又好像在沿着某些玄奥的轨迹前进,让人不明觉厉。

    原本以为,圣后一现身在大草原,就马上会引来一百几十万突厥大军围攻,或者一百几十个金丹、元婴甚至合体级别的巫师追杀之类的,谁知一个没有。

    骑兵和巫师并非没有出现过,但很诡异的是,好几次擦肩而过,他们都对自己二人视而不见,就好像瞎了一般。

    这情况让白河很是宽心,也忍不住开始偷着乐:看来,圣后不但擅长带节奏,还很很擅长偷家啊,哈哈哈……

    ……

    这时的突厥,很乱。

    作为一个生长在马背上的民族,突厥可以说是全民皆兵,只要汗王圣旨一到,无论精壮汉子抑或老弱妇孺,皆可上马出战。

    如今突厥主动出击,与整个世界为敌,于是草原上,就到处可见调兵遣将的痕迹。

    圣后带着白河走在草原上,却仿佛置身两个世界,很安逸,就仿佛……

    真的跟游玩散心一样。

    日出日落,又走了不知多远,圣后忽然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远方——在那里,有一股似曾相识的威压出现。

    “过去看看?”白河提议道。

    “不必。”圣后摇了摇头。

    她一直握着白河的手未曾放开过的玉手忽然微微一紧,顿时,白河的神识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就如同上帝视角一般,神识跨过高山、越过树林,足足飞出了上百里远。然后,白河就“见”到了那里的景象。

    那是一个血河大阵。

    不过看得出,这个血河大阵刚建成不久,里面的血色雾气十分稀薄,范围也只有数里方圆,远不如龟兹。

    在大阵前面,几堆篝火熊熊正燃烧着。

    有几个手持骷髅头的巫师正“叽里呱啦”的说着一些白河根本听不懂的话,抑扬顿挫,慷慨激昂。

    周围跪满一圈又一圈的突厥人,数量足有数千之多。

    他们的神情庄严肃穆,如同朝圣一般。

    当巫师演讲完毕之后,忽然“哗啦啦”的一阵乱叫,就有无数的马、牛、羊等牲口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异兽,在牧民的驱使之下前赴后继的进入大阵,以身饲鬼。

    牲口异兽喂完之后,就轮到人了。

    牧民们一手抚胸,口中喊着庄严的口号,成群结队的走进大阵,然后倒下,然后死去,然后站起来,变成怨鬼。

    牧民死光了之后,然后就轮到巫师……

    就这样……

    一个接一个,一群接一群。所有人都从容不迫地、毫不犹豫地……

    去送死。

    由始至终都没有哪怕一个人动容半分,更没有一个人想要逃跑——甚至连牲口、异兽也不。

    随着“饲料”的投入,大阵中原本稀薄的血雾,就开始慢慢变得浓郁了起来,然后开始疯狂的翻滚。

    尤其是当那几个巫师进入了大阵之后,阵内就突然响起“吼”的一声咆哮,然后白河就见到,大阵中出现了一尊高达百丈的巨大影子——阵灵。

    “嘶!”

    如此恐怖的画面,只看得白河毛骨悚然,一股寒气涌上心头。

    真是见过作死的,却没见过作得这么壮烈的。

    他收回神识,瞪大了眼睛,喃喃道:“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抱歉,陛下,我不是有心想爆粗的,但是……

    但是我真的忍不住啊!

    我、我特么的……你说那些突厥人到底是傻了,还是疯了?竟然……竟然……”

    说到这里,白河狠狠的哆嗦了一下,说不下去了。因为刚才见到的情景,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去形容。

    圣后只是冷笑了一声:“他们不是疯了,也不是傻了,用他们的话来说,此乃信仰。”

    “我去他妈的信仰!”白河不禁大骂了出声。

    信仰就要以身养鬼?

    信仰就要视人命如猪狗?

    这到底是信仰,还是精神奴役?

    白河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事实上,在其他人的眼中,他一炮轰沉了东京之后,就已经是一个满手血腥的屠夫——甚至连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此时此刻,亲眼目睹了血河大阵的养成过程,白河真的没法冷静下来。

    杀人不过头点地,两国对敌时,杀人再多也是各为其主罢了,他毫无心理负担。冷血点说一句,歪果仁死得越多,他心里其实就越开心。

    但是以身养鬼,那就另一回事了。

    谁知道那些牧民变成怨鬼之后,要过多久才会消散?

    一年?

    十年?

    一百年?

    还是……永世不得超生?

    白河真的不敢去想象——你可以说他矫情,但这是事实。

    “别激动,这只是个开头而已。”

    圣后倒是显得很冷静,从推算出那个超大型的血河大阵之后,她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一幕出现。

    这时看着白河的眼睛,她默默说了一句:“这,就是大雪山。”

    轻轻的,我来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大诗仙就这样带着内存卡轻轻的走了。

    而白河与圣后二人,稍事休息之后便继续上路。

    其时黄沙漫漫,四野渺茫,很有一种“西天取经”的既视感。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在圣后的脚下。

    走了不知多远,不知行了多久,白河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只是跟在圣后的后面面默默走着。

    圣后的脑中仿佛有个指南针似的,只会朝着一个方向前进,也不怕迷路。

    当天色再一次暗下来的时候,白河忽然感到脑中微微一沉,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下来,神识感应也开始出现压力。然后拿出玄光镜一看,果然已经没信号了。

    “法则压制,已经开始了吗?”白河停下脚步,喃喃道。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