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开那个女皇

第三八六章 我……我说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 作者:发情的野猪
  • 属于:历史军事
  • 收录时间:2018-09-15 17:42:07
  • 更新文字:11216字

白河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如今的“夺你命三千”猎团,已是今非昔比了。

“一二三四五……”

他认真的数了数,发现这一百个人之中竟有五十枚多金丹,而其中最强的苏裂大叔,更是稳稳的金丹中期接近后期的境界,这晋级速度简直快到没朋友了。

只见那群修真者之中,电池大叔苏裂、黑疯子兄妹,百里守约等人尽在其列,其他的也大多都是熟面孔——正是他当初一时兴起创立的夺你命三千猎团。

看来,应该是李白拿了内存卡回去之后,马上就开始行动了,这效率简直杠杠的。

不过想来也是……

从猎团一开始建立,所有成员最低也有凝元中期的修为,后来他们跟着李白和林家大小姐连连征战,各种修炼资源更是应有尽有,不时还会得到李白亲自指点几句,修为突飞猛进也是正常的。

整齐的口号。

整齐的阵型。

而在他的身后,跟着足足上百人。

“大哥?”一见到李白出现,白河不由微微一愣。

随后他定睛一看,看清了李白身后的那群人,忽然就笑了出声:“竟然是他们,夺你命三千,哈哈哈……”

“一二一、一二一……呼、吸、呼、吸!注意节奏!一二一、一二一……”

这时,在李白的带领下,夺你命三千猎团已经喊着口号,杀进了血河大阵之中。

五行聚灵阵的上限只有金丹级别,对于如今的“夺你命三千”而言,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了,但是他们却把这个习惯很好的保留了下来。况且,这阵法的本身,对修炼也有极大的好处。

整齐的呼吸。

那画面老壮观了。

还没落地,猎团之内就爆发出上百道群攻法术。

这些法术,全都是通过“致阳”铭文得来的低浓度阳属性真元催动,对怨鬼杀伤力极大。经过你法术轰炸了一波之后,他们齐齐冲入了血河大阵之内。

只是瞬间,阵内浓郁的血雾,就好像被太阳暴晒的积雪一般消融。

如同虎入羊群,又如入无人之境,在五十金丹的带领下,上百团员大杀四方,手下全无一合之敌——五十个金丹,与五十合一的整体,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你们这帮家伙,总算没有丢了老子的脸,哈哈哈……”

遮天伞上刻有强大法阵,其中涉及到“空间”的范畴,不但能隔绝影像,还能隔绝声音,所以白河笑得毫无顾忌。

“你认识?”圣后忽然问了一句。

“嗯,他们是我的兵。”白河点头道。

“你哪里招来的这么多金丹?”圣后有点惊讶。

“额……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是金丹的。”白河说着便将事情说另一遍。

圣后听完“哦”了一声,“夺你命三千……原来是他们。呵,这么古怪的名头,我早就该猜到是你的杰作。”

“小打小闹,陛下见笑了。”

“小打小闹……”圣后忽然有点哽咽了。

五十个金丹,这可是相当大的一股力量了啊,要知道,就连她的御林军,也没有这么豪华的配置呢。

二人正说着,那边的李白已经直接找上阵灵了。

阵灵高达百丈的庞大身躯,对李白而言却是形同摆设。

“我青莲剑不杀大周英魂,并不代表我对血河大阵无能为力。对比曜日,你这小小阵灵简直是弱爆了啊!——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李白一声长啸,下一瞬间,剑光如黄河之水倾泻而下。

唰唰唰……

阵灵瞬间分崩离析,变成比尘埃还要细小的粉末。就连“血肉盔甲”下的灵体,也在这一剑之下直接消失。

战斗来得突然,结束的也快。

阵灵被李白一招秒掉之后,余下的怨鬼、鬼将等也不成气候了,各处的阵眼很快就猎团拆除,然后李白大喊一声:“所有人听令,撤!”

“一二一、一二一……”

猎团毫不犹豫的撤了出去,口号嘹亮。

李白悬停在大阵的上空,眼中精光四射,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待所有人撤出大阵之后,他忽然大笑了一声:“找到了!”

然后抬手一扬,数道剑影飞了出去,“嗖嗖嗖”的插入地面。

下一刻,剑影消失的地方就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光柱,浓郁的天地灵气涌泉般喷薄而出——那是灵脉。

眼前这座血河大阵,正好是推演图上的其中一个关键节点。

随后,也不知李白做了什么,他只是双手一招,那些灵气喷泉就突然聚集了到他的双手上,形成了两个对比鲜明的气团。

左手一个,漆黑如墨,阴冷如冰。

右手一个,亮如铜镜,炽热如火。

随着灵气的聚集,两个光团充气似的膨胀起来,然后又飞快的缩小,变得更加浓郁,然后再次充气、浓缩,如此循环。

“喝!!”

过了半晌,李白忽然大喝一声,双手一合就将两个气团融合在一起,高举过顶——“www.44pq.com”,get!

顿时,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爆发开来。

白河正看得入神,见状当场惊叫了一声:“卧槽!”

这股气息,他绝对不会认错,正是元气弹……啊呸,是魔动炮的气息——强度没有正版的魔动炮这么夸张,但是这原理绝对是一样的。

将阴、阳两种能量极限压缩,然后碰撞、湮灭,从而获得巨大的能量,魔动炮是靠黑科技,而李白却完全是人形自走的。

“厉害了,我的哥……”白河眼冒星光。

这一招,自己还在构想呢,可李白却已经研究成功了,真不愧是大诗仙。

下一刻,就突然听到李白大喊了一声:“控制不住了,大家快跑!”然后手一松,他将那团光球发射了出来,哦不,应该是扔了下来——太重了,他hold不住,同时祭起剑光头也不回的跑。

远处的电池大叔、黑疯子等人见此情形,连阵型也不顾了,瞬间一哄而散。

巨大的光球如同刀切豆腐般,深深地陷入了脚下的大地。在它的屁股后面,还带着几根灵气尾巴,正持续不断的充能。

轰!

下一瞬间,光团骤然碎裂开来,巨大的冲击波如同涟漪般一圈圈向外蔓延,一里、十里、二十里、五十里,甚至……

一百里!

远在百里开外的白河,也受到了爆炸的波及。

眼看着冲击波蔓延过来,白河吓得脸都白了,如同见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这时他的脑中忽然闪过一幅画面,画面中李白正一脸热血的大喊:“他娘的二营长,赶紧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拉出来!”

意大利炮……

嗯,意大利炮是个好东西。

但问题是……

我是友军啊!

是友军、友军啊!

我他娘的都还没躺下呢,这也中枪?

白河欲哭无泪。

李白!

我有一句MMP,我今天一定要讲!我还要牵来十万头羊驼,在你头上狂奔一万遍!

魔动炮的威力,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你看东京,够大吧?轰,一炮,陆沉了。

富士山够高吧?

炸飞了。

——魔能动力歼星炮,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虽说李白这山寨版的人形自走炮没有正版的这么变态,但如今自己的距离也实在太近了点啊……

不过这时,白河也没忘记在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人——或者说,他情急之下已经忘了自己身后的人到底是谁了。

他只是下意识的返身一抱,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圣后,口中大喊一声:“陛下小心!”

同时疯狂抽取灵石中的真元,开启了“武装色霸气”——情况危急,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然后……

闭眼,听天由命。

只希望自己的身体够坚强,也希望庄梦蝶的生命力够顽强,能撑过这一波爆炸吧……

大爆炸对于圣后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她没想到白河居然会有这样的反应。二人之间本来就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猝不及防之下,她竟被他扑倒了在地,顿时愣住了一下。

“白河你……”她正要挣开,可是这时耳边却响起了白河的喊声。

然后不知怎么地,圣后的身体忽然僵了一下,然后又软了下来,心中有一股暖流淌过:你是……怕我会出事,所以已死相护?呵,天真……

不过我喜欢。

圣后反手抱住了白河,一只手搂住他的背,另一只手轻轻在他的脑后顺毛:有朕在,不怕不怕……

而遮天伞,却安静的悬停在二人的上空,滴溜溜的旋转。

下一瞬间,冲击波蔓延过来,然后很诡异的从二人的身边“滑”了过去。周围的一切都已化作了糜粉,而伞下的方圆一丈之地却安然无恙。

过了不知多久,白河缓缓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咦?我好像没死。

然后第二反应:“陛下!陛下你没事吧?”

话未说完,就感到身下传来柔软的触感,手中似乎还抓着一团什么东西,软软的。

“什么东西?”白河下意识的轻轻一捏,嗯,跟果冻似的,手感棒棒哒,于是又捏了一下。

耳边忽然传来“嘤”的叫了一声。

“额,这声音是……”白河顿时一愣。

然后一抬头,他就见到圣后精致而羞红的脸。

这才发现,圣后的手正搂着自己的腰和脖子,而自己的右手,却抓在她的……胸前,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白河石化了。

“……”圣后也石化了,面泛桃红。

此时此刻,二人的距离前所未有的接近,甚至还能闻到彼此的鼻息。

“陛下,我……我说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白河差点要哭了。

完了完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次!

不用左脚先进门了,天牢也不用去了,赶紧找块风水宝地,给自己订一副棺材吧。又或者去后宫订一套衣服,转职白公公?——陛下吉祥,洒家小河子给您请安?

毛啊!

老子打死不干!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圣后的声音传来:“你刚才为何不躲?”

“嗯?”

“爆炸过来的时候。”

“我……”

“那可是魔动炮。”圣后认真道,“虽然不是真正的魔动炮,但那威力你应该很清楚。”

“我……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你不怕死?”

“怕。”

“那你为何不躲?你当时在想什么?”

“我要是躲了,那陛下你岂不是……”白河忽然愣住了。

是啊,我为什么不躲?她可是圣后啊,魔动炮再强,那终究是李白自主研究的山寨版,又怎么会伤得了她分毫?

我当时到底在想啥?

圣后静静的看着白河。在他的眼中,她见到一个清晰的倒影——自己。

好像……什么都不用再说了。

虽然早已猜到,但当听到白河亲口承认的时候,圣后还是很开心,心中的那股暖流,忽然化作了悸动,然后神使鬼差的,她的玉手轻轻一压。

顿时,白河只感到一股微微的压力自脑后传来,就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

眼前一黑,唇上就传来了微凉的柔软触感。紧接着,有一条滑滑的小东西像条蛇似的钻了过来,在自己的唇上游来游去。

白河顿时惊醒:“陛下,你……”

抬起头,只见圣后霞飞双颊,凤眼半闭,眼神迷离,口中轻轻的“嗯”了一声。

白河不解:“嗯?”

圣后白了他一眼,玉手再次一压,于是白河就不由自主的又趴了下去,四片唇再次贴在了一起。

“别说话。”白河脑中传来圣后的意识。

“不是,陛下你这是……”

“……,白河,朕命令你闭嘴!

“……是!”

“眼睛闭上!”

“是。”

“然后……

“陛下有何吩咐?”

“吻我……”

“这不太好吧……”

“这是命令。”

“臣……遵命……”白河回道。

所以说,我不用进宫当白公公了吗?不管了,君命难违……

…………

事实证明,虽然是天下第一人,但圣后也不是无所不能的——至少她的吻技就很生疏,如无意外应该是初吻。

她的动作很生涩,只会伸出舌头就无脑的怼。

但是她很倔强,很坚决,毫不退让。

而这时候,就需要老司机带路了。

于是老司机白河正式上线,挑、拨、吸、引、撩……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操作,带你冲浪带你飞。

他的大手登上了高山,越过了平原,最后顺着修长的大腿一路向上,纵享丝滑。

二人在草地上,拥抱着,亲吻着,翻滚着,摸索着,神识也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到最后,都不知道是谁带谁飞了。

良久,唇分。

可是这时,二人的姿势已经对调了过来,变成男下女上。

圣后的手撑着白河的胸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露出满意的女王笑:“啊哈哈哈哈……白河,这次你再也逃不出朕的手掌了!”

白河躺在地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好扎心!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非礼了。

过了半晌,白河长叹了一声,开口道:“陛下……”

“叫我媚娘。”圣后打断道。

“好吧,媚娘……”白河道:“我只是想说,你这样做很不好。”

“怎么不厚道?”圣后问。

“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男子,虽然你是天子,但是天子犯法,也要与庶民同罪的。”白河认真道。

圣后:“……”

所以,你的意思是朕占你便宜了?还是你这死贱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或者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简直岂有此理!

信不信朕打你入冷宫?

不过他说得很有道理,天子犯法,应当与庶民同罪。于是认真的想了想,圣后便很霸气的说了一句:“别担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白河:“……”

这画风不对啊。

“日后我要做大。”圣后又到。

白河:“……”

陛下,哦不,媚娘,你该不会是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吧?

“好一个大雪山!好一个血河大阵!”

或许是因为物伤其类,白河此时显得有点义愤填膺,咬牙道:“我去毁了他!”说着他掏出空间袋,将四大金刚倒了出来。

而白河自己,却在默默回忆着“致阳”铭文,准备学以致用。

圣后默不作声。

毁去这个血河大阵,虽然有暴露行踪的可能,但总的来说问题不大。既然他想要发泄,便由他吧。男人嘛,总是憋着对身体不好。

“咔咔咔……”

换上新的灵石,四大金刚很快就已经准备就绪,白河就要出手。

谁知这时,圣后忽然心有所感,叫了一声:“慢!”

话音方落,南方的天空就“嗖嗖嗖”的飞来一群大周的修真者。为首的那个人,飞剑后面拖着长长的尾巴,身周围绕着一朵绽放的青莲虚影,十分骚包。

是李白。

阅读放开那个女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